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半夜旗袍(3首) (阅读375次)




◎紫花地丁
 
露珠清澈了眼眸
黎明,她们鼓动着紫色圆裙
一盏一盏
点亮了这片旷野
 
精灵的歌吟
自旷野深处纷纷传至
这神秘的歌唱
这美好的浮现,向着爱的方向
无限荡漾
 
这样的旷野
我们曾深入其中多少年啊
秘密的野心
沿着紧张的生活
依然到来
 
我喜欢这样的人世
如花如梦
悲喜交集
就这样吧,让我们携带着不为人知的剧情
继续飞翔
我们是另一片紫花地丁
 
 
◎在夏津桑椹园
 
你用饱满的汁液
——呼唤了我;你用骨子里的酸酸甜甜
——诱惑了我
 
五月的黄河故道,桑树碧连天
——而绿色的
红色的、紫色的桑椹果,精灵一样
纷纷出没,蹦跳
 
——从摇晃的枝条上
——从我们的十指间
——从我们的嘴巴上,是一粒粒光
落下来?
 
不,是你!是你带着一滴滴黄金的蜜
——疾驰着
——蹦跳着
快速抵达了我们的心脏
 
是的,在夏津桑椹园
恍惚的光影里,我爱上了一种酸一种甜
我爱上了酸酸甜甜
那爱情的味道
 
桑椹园内我爱上你
如同激情
遭遇了激情


◎半夜旗袍
 
低血糖把我唤醒,我的天空都是星星
一尾旗袍飘荡在夜风中
装满了半世的风情
 
可是总有隐患
从妖娆的腰部上升,在长发遮盖的背上横行
如同中年的婚姻
 
我开始不停地审视那些孤独的丝绸
我知道旗袍也想
模仿主人的样子:嫣然一笑。
 
可是抑郁,从来都是黑色粘稠的
到了硫酸都无法稀释的时候
有人就想死。如今拽住她的只有儿子。
 
今夜的旗袍从半空中,向着我弯曲下来
带着所有女人的计谋
 
旗袍偷笑。旗袍说:“嗯嗯嗯,都一样
儿子是贴心的,男人是不长心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