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流水似走,也似不动(13首) (阅读300次)



《活着》
 
那个扑倒在地
血肉模糊的人
心脏还在微弱地跳动
还有脉搏和呼吸
 
他还活着
黄昏时分的耳畔
传来一声惊呼
 
他还活着
在这片被死亡覆盖着的
满目疮痍的土地上
所有的鲜活似乎都已被安葬
只有这一条命
被一声惊呼
唤回人间
 
2017.3.30
 
 
《聚会》
 
大多数人都已今非昔比
我夹在其中,被他们称呼为老同学
 
我想起那次失业后
和老友去爬山
 
大山好久不见
为这些年的不知感恩我有些羞惭
 
好久不见,我还是喊不出那些植物的名字
但它们一点也不愧疚地各活各的
让我感到放心和亲切
 
2017.3.22
 
 
《瑷河》
 
雨季过后,瑷河你平息下来了
你平息下来的时候
河道真宽
 
河里的生灵
在沉缓的水面下
繁衍和隐逸
 
河蚌硕壮,长舌肥美
黄昏时分的鱼篓里
常常盘桓着一条结实修长的鳝鱼
 
瑷河你平息下来了
就不再惊涛拍岸,泥沙俱下
把你的浑浊
灌满沟沟坎坎
 
瑷河你平息下来时
河水真清
那些疮痍,横卧的庄稼和断木
就原谅了你
 
2017.3.21
 
 
《怀念》
 
孙儿回来
祖母的春天才一声令下
 
一群小鸡和母鸡
率先登场
它们走过的泥土上
小草发芽
花儿吐蕊
 
青草之绿
由深至浅
由大河边的农田
一直爬到山巅
 
回望山谷沟壑
果树扬花
杂木生液
 
人在田间穿梭忙碌犹如精子寻找卵子
日暮的产床在大河边静静地洗漱
 
那时
我与祖母在石磨中不停地放入陈粮
驴子蒙着眼睛
我被遮蔽在瓜田李下
在黄瓜和豆角架下
 
过去的事情沉入梦乡
窗纸上一灯如豆
照见青丝成线
 
2017.3.18
 
 
《岁末》
 
黄昏时分,脊柱里立起一根稻草
近在眼前却永无抵达之时的
地平线上,正孕育新一年的秧苗
斑斓的夜空下,我仰望一个人的老泪纵横
 
水田稼穑,池里青蛙
在夏天的胎盘里,坐胎和生育
小虫和长舌上演新一轮的诱杀
在一地车前草的引导下
朝阳日渐匍匐,露水进入根茎
 
这一年的秋天终被连根拔起
一场大雪后,炙热的凛冽
灌满草垛,稻草和雪水一同化作炊烟袅袅
萧杀天地,在节气的繁花绿叶中栖息
火炕上,谜语和九连环因答案既出而一夜蒸发
扑克牌是滚烫的,最后成为灰烬
 
稻草被一节节地续入炉火
一直烧到新禾苗跃跃欲试,在又一年的夏天里
与天上的繁星遥相呼应
风一吹,蛙鸣与籽粒一同摇曳起伏
一直摇到秋天,那时
夕阳大如磐石,云翳下如有一口深井
 
2017、3、4
 

 
《剪刀》
 
我爱打磨这样的世界
一根线,一张纸和一把剪刀相安无事
 
我也钟爱这种时刻
一针一线当断则断
一双手揭开对某个生灵的遮蔽
 
这样的剪刀下
一切栩栩如生,一匹布不经生育而具人形
 
2017.2.21
 
 
《天真》
 
听流水的声音
人会被粉碎在水中
 
一同被粉碎的
还有此地的
草木,石头,泥土
 
听久了
一切尽在其中
流水似走,也似不动
 
2017.1.21
 
 
《杏花》
 
比童年还要久远的记忆
是四月的杏花
清明节过后,跃上枝杈
 
浓云密布,风夹杂着细雨
它们白得像为天空
安排的一场葬礼
 
一切旷世的,痛的,和美好的
似乎都在
从此时此地路过
 
蹲下身来,在一树花朵中
发现腐叶之美
 
2017.4.5
 
 
《讲述》
 
用战争消灭战争
如同用一个谎言去掩盖另一个谎言
今晚我在团结路,和谐酒家
一番觥筹交错里
堆满杯盘狼藉的妥协和争论
 
长夜是烟消云散后的风轻云淡
大街上亢奋游走的灵魂未必都是酒鬼
不念过往,不惧未来
小老百姓的日子也可以是一种境界
喝笨鸡汤的,不见得弹不了钢琴
 
像锋刃一样被捶打
在烈火中,孤独是一种抒情
 
2017.4.1
 
 
《在江边看水》
 
反复所见还是所见反复
重逢的喜悦由此可以洞见
 
浪,一个个教会我们
放下和执念也是反复的
 
在一个个浪里寻找亲人
还是亲人在一个个浪里邂逅我们
 
下午的一束光
得以烛照幽微,投水而不自尽
 
2017.4.6
 
 
《早晨》
 
动物生来就是诗人
比如这只小鸟
在枝头所做的一段举重如轻的咏叹
 
 
2017.4.12
 
 
《在江边》
 
并不存在,不值得一过的一生
只有,被你我所不见的此刻
 
此刻,这水中的浪
也像风一样地在人群里穿行
阵阵抚触肉体的荡漾为一些闲杂人等所见
 
2017.4.3
 
 
 
《看了一下午的影子》
 
这块石碑打开了窗子
支起了幔帐
 
阳光和心神每日来回踱步
树上的鸟窝拆了又筑

这些蛛网,应早于树木和我而存在
应比所见编织得更深

一座人形的洞窟
被阳光所透露和反复设想
 
2017.4.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