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高考那一场不堪的数学考试 (阅读502次)



高考那一场不堪的数学考试
     
  【注:今年是高考恢复的40周年,作者应某报纪念专刊的需要而翻出了此篇旧作。作者先后经历了两次高考,第一次高考(1991年7月)因为偏科严重,数学科只考得了31分而落榜。经过一年补习之后,第二年(1992年7月)第二次参加高考,数学取得了78分的好成绩,比第一次高考数学分数31分翻了一倍,终于考取了广西师范大学。作者写作此文时为1991年10月补习期间。这篇文章,真实地描绘了作者1991年7月第一次参加高考时数学科那一场考试的真实情景,反映了作者在关系命运走向的关键考试中的复杂心理,也写出了众多参加高考落榜者的辛酸苦辣的五味俱全的心理。如今刊登以作纪念。】

     
    也许我被考试考怕了,尤其怕考数学,所以在高考考数学的那天早上,我特地洗了个凉水澡,希图这样头脑清醒些,有利于考场发挥。一想到发挥,我不禁苦笑了:凭自己那一点儿数学水平,要想在高考中发挥,谈何容易?
    而且昨夜睡得不好,迷迷糊糊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在考场上拼命想解数学题都解不出来,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还是白搭。那些数学题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了似的,可是偏偏解不出来,解呀解呀,草稿纸划得花花的,试卷上就是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我醒来之后觉得这个恶梦不祥,几乎出了一身冷汗。
    走在去考场的路上,我又想起了昨夜的恶梦,心里不禁发毛。
    见鬼去吧!什么恶梦!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说:“我要战胜所有的对手!我要统统打败你们!我自信我一定能够考出优异的成绩……”我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这些老师教给的法宝——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信心!——果然,这些伟大的语句发生了神奇的作用,给我增添了不少勇气。
    天阴沉沉的,仿佛要下起雨来。那些早早来到考场附近的考生,一群一群在那里等待着开考,个个满不在乎的模样。可是仔细一看,有的轻轻松松,有的心事重重——大家却又竭力装出无所谓的样子,有人低声谈着什么,有人来回走动,有人一声不吭。
    忽然身边传来一个声音:“老考,你来啦!昨天考得好不好呀?今年你肯定考上去了!”
    “嘻嘻,兄弟我今年考不上——谁考得上?!”
    “厉害!北大非你莫属了!”旁一个附和道。又一个大声说:“老考,考上的时候别忘了请哥儿们搓一顿呀!”
    “当然!当然!”那个被叫做老考的急急忙忙走过去了。背后留下一阵哄笑:“我猜他准考不上!这小子!”
    铃响……
    进场。按号坐下。监考人员例行公事。我闭目养神。发卷。抓起试卷。迅速浏览。
    答卷了。世界上仿佛什么也不存在了,只有一片肃静。
    那个可恶的监考员——一个老头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边,盯着我的试卷看,让我觉得光线怎么一下子暗了起来。待我觉察是监考员,心里巴望他快些走过去,可是他偏偏不走,盯着我的试卷还是别的什么地方出神地“欣赏”,好像我是个作弊的被他发现的人。我心里想:“我怎么啦?我又没有作弊、偷看、递纸条,你盯着我干什么?走开!”然而这老头似乎很有耐心,待到发觉我对他没好脸色时,才从喉头里咳了一声,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威严地背着双手走过去了。
    我的思路被打断了,铅笔在手中捻了几个来回,方才静下心来。别人都快做到第二页了,我还停留在第一页上。我猛然对自己说:该死!做呀!赶快做呀!
    于是又做起来,渐渐地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什么时候,遇到几道相当困难的选择题,我不懂得如何下手,就跳了过去,先做别的题目。做完了第Ⅰ卷的时候,觉得不能白白放弃,于是又回过头来解。心里想:不会做,猜也要猜,选A?选B?……可能是A,可能是B——排除了C,排除了D,自然就剩下A、B了,究竟是哪一个,究竟选哪一个?排除A好像不行,排除B也好像不行!究竟哪一个才是正确答案呢?我愈想愈糊涂了,觉得好像两个都对,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正确答案只有一个!时间不知过去了多少,我心里叫了一声:“糟糕!”——干脆选A,于是在答案纸上涂A。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想找手表看看,一摸口袋才意识到忘了带来。窗外好像下起了雨,但我不知道是否,我没空抬头去看。这时侯,我做到了第Ⅱ卷,但是愈来愈吃力了,只好顺着思路解下去。至于时间还有多少,不去管它!
    可是愈来愈难,难得不知如何下手。那些题目看起来容易,其实充满了“陷阱”,步步设有难关,我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竭尽全部聪明才智,想方设法地解呀解啊,可惜进展不大——不是钻进了死胡同就是得出一个天文数字;脑子也愈来愈乱,越来越慌了,焦急得使我抓起这种方法解一解,拿起那种方法试一试,结果就是解不出来!——实际上,忙中出错,我本来可以做对的也答错了。
    舔了舔又苦又涩的嘴唇,咬了咬牙,我瞥了瞥周围,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怨气:这么难!难死人了!难道就像梦中出现的那样吗?……我理了理思路,重新扑入题目中,忙忙地解起下面的来,下面的也许好解一些吧。
    然而又错了。实际上正碰上难度最大的题目。方寸早已大乱,简直看见试题就心悸了——这是用来拉开优秀考生与一般考生的距离,便于高校更好地选择优秀人才的题目——我哪里能够解得出来呀?这道题虽然考的是椭圆,求解椭圆的方程,但我却不知从什么地方下手!——连下手的可能都没有,哪里谈得上解出答案?我的天!怎么办?干脆倒过来做前一题,做不出;又干脆再做前一题,也做不出;再干脆做前一题,又做不出;只好又回到最后一题,如此轮流反复,翻来覆去,手心都汗湿了。
    忽然想到时间,完了!时间恐怕没有多少了!糟糕!太糟糕!几道高分题目一题也做不出来,这怎么行呢?——看看试卷,每一道题目下面都仅仅写着一个“解”字,接着就是一片空白。这样怎么行?这样休想考上大学!至少要写一两行字:“解:根据题意可知……按照题目要求,可以推出……”我胡乱地把公式套上去(也不知对不对),计算了一些数据,算来算去就是算不出结果来,只好中途而废。蓦地我想起另一种计算方法,仿佛看见了光明,又急忙擦去刚才写下的,用新方法计算了起来,不料刚做到了一半,又被一个壳卡住了,只好干瞪眼,心里直冒火,无法可施。转而一想:我多多少少做了一些,这样也许会得一两分吧?计算过程我也多多少少做了一些,这样也许会得两三分吧?又转而一想:“屁!你想得美!你以为改卷的是你的老师吗?这是什么?这是高考!铁面无私、竞争激烈的高考!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分之差压死多少人?谁会凭空给你一分两分?半分你都得不到!!……”我乱涂乱写下的那些数字,仿佛在跳舞,在唱歌(四面楚歌!那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了孤独的西楚霸王失败的悲凉和悲痛),在冷笑——笑我不争气,笑我不中用!我心里忿忿地骂了一句:“我高考败就败在你们身上!他妈的!为什么出题出得这么难?——要是叫我出题来考你们,看你们也能答得出?……”我心里直冒火,头上冒出冷汗,忿忿然恨不得把试卷撕个粉碎。
    时间!时间!还有多少时间?该死!还剩下多少时间?
    “考试时间还有15分钟!没有做完的请赶快做,做完了的请仔细检查!”监考员——那个老头在讲台上大声宣布。
    几乎所有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一片手忙脚乱……
    “啊?!”我心里一震,脑子里嗡嗡地回旋着一个声音:时间没了!时间没了!……
    这一刻仿佛过了一万年,又似乎只有一分钟,我根本做不了什么……
     ……时间……时间……
    时间停止!
    时间停止!!
    时间停止!!!
    时间停止!!!!
    我几乎想拼尽全身力气,惊天动地地大吼一声。
    然而,滚滚的泪水和苦涩的悔恨,在心底重重的阴影中直化开去,我无力地闭上了失眠而又沉重的眼睛……
    天空中陡现一个红闪,轰地一声惊雷,雷雨猛地倾泄而下……
    后来,我高考失败了……
    因为我数学考砸了,考得糟透了。
    所以我失败了。
 
    再后来,我去了补习。
    补习的同学经常聚在一起,一齐骂高考,骂它科举,骂它害人,骂得义愤填膺——都是高考非改革不可之语;更有甚者,恨不得把高考打倒在地。然而大家散去了仍然不得不埋头努力苦学,寄希望于来年的高考。有些时候他们忆起了自己的高考,说自己怎样怎样的失误,应该怎样怎样的做题——然而骂过之后却不见他们怎样的觉醒,似乎仍是一个老样。
     “你呢?”他们一次又一次问我。
    我自知牢骚没有用,但晚上就寝时多次被问之下,也就不由得提起了我的高考,从头至尾说了一遍。说到那个老头时我特别气愤,好像他是导致我惨败的冤家,我高考败就败在他身上。说到那个“老考”——那个我不知道他姓名,但不知怎么一直忘不了的人时,一个同学突然插嘴道:“老考?你也知道他?——他‘北大’(败北)去了!”
    于是一阵哄笑。
    只有我笑不出来。
 
    谁知道我又将面临着一场怎样的考试呢?我的去向又将如何呢?我命运中的这些一场又一场的考试,无休无止的考试,我该怎么迎接你们啊?又何时是个尽头呢?
 
                       1991年10月写于补习期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