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村庄(组诗) (阅读1250次)



1.泥土
 
泥土不会说话
以无法描绘的形状
或疏松,或坚实地
密布在我们生活的周围
以很好的质地
使大地瘦削的骨架丰满起来
透过季节斑驳的栅栏
我们吃惊地发现
泥土以不易察觉的毅力
养活了各种各样的生命
在时间反复揉搓的空间里
泥土信守宽厚、随和的美德
任我们拓展出田地、道路、村庄
或者烧制出精美的瓦罐
在我们生命的终点
泥土毫不犹豫地敞开胸怀
将我们缝合进它的身体
我们竟来不及道一声感激
之后的日子
谁也不能从泥土那里抢走我们
我们多像一棵庄稼啊
被泥土亲切地含在嘴里
我们的生命被吹响了
在这美好的音乐里
我们幸福地舞蹈
并且在泥土的奉献中延续了种子
疲惫不堪的时候
是泥土屏住呼吸支撑了我们
起于泥土
又归于泥土
这是一个多么漫长
而又短暂的过程
 
2.麻雀
 
泥土的乡下一派天然
太阳从早晨爬上房顶
傍晚,高翘的檐上还滴着
淡淡的阳光味
檐下住着麻雀。此刻
它们的叫声早已跟天色一样
模糊不清了
 
若是白天,很容易在幽静的场所
找到它们
一些无忧无虑地散步
嘴里反复念叨同伴的乳名
一些无故打起瞌睡
天空在它们微闭的眼角摇摇欲坠
 
其中的一只突然飞临树枝
其余不加思索陆续跟随
树枝开始下垂
终于发出不祥的警告
麻雀还是一只只飞来
树枝断了它们也不怕
反正它们有翅膀
 
树枝继续下垂,眼看
就要忍不住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
麻雀们张开翅膀
顷刻弹向四面八方
树枝整一整凌乱的衣衫
面孔平静得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3、父亲
 
父亲亲手播下的种子年内就有收成
父亲从小结识的朋友,长大了
才看清他的面目
父亲坚信一辈子不离开一个村庄
才能听见大地的心跳
 
小地方,小中有大
鱼儿离不开水
瓜儿离不开秧
一棵寸步难行的树
摆平来自四面八方的风
 
早晨,父亲从墙上摘下锄头
傍晚再把锄头挂起来
仿佛他根本就没动
而大片的麦地里,哪一朵幸福的麦穗
没有得到父亲的关爱
 
父亲走上地头的神态有一种王者气派
大口吸烟
浓烈的烟雾在他的身边前呼后拥
父亲抬起手往掌心猛唾一口
明光光的锄刃倍加锋利
父亲坚信一叶知秋
大路小路都是大地母亲躯体上鲜红的
血管
 
4.叶子
 
树的意义全在叶子上
没有叶子
光秃秃的树干扎得我们心疼
从贫瘠的田埂归来
我们夜夜梦见阳光
梦见阳光缠上手指
在床上
我们温暖地打一个翻身
 
还是阳光理解我们
一大早就起来
在树上不知疲倦地爬上爬下
终于爬出了效果
终于把树爬得生动起来
几乎在同一个早晨
我们撞上叶子诞生的消息
 
以后的日子
我们总想着出来走走
总想来在树下做一个慈祥的姿势
像探望久别的孩子一样
用亲切的目光抚摸它们
每次见到叶子健康的模样
我们都掩饰不住心头的兴奋
 
就这样,叶子在我们暖意的牵挂中
绿绿地拓展出自己的空间
我们在绿色的天空下
乘凉,避雨,或者做一些
令我们心动的标记
这是叶子对我们的报答
抬头仰望的时刻
叶子会心地一笑
我们便看见了幸福
 
5.知了
 
一万只鸣叫的知了里
有一只是我早夭的小姨
慈眉善目,红颜命薄
抱树而栖的神态
像一次贪婪的吮乳
 
七月的天空热浪翻滚
一万只知了在浪尖上引吭高歌
谁能从一万种声音里辨出
我那早夭的小姨
谁就是我这一生致命的亲人
 
热浪翻滚鼓荡着天空
我的小姨流落七月的一棵树的枝上
小小的叶子,小小的袒护
我的小姨露在阴影外面的翅梢
像一把刀磕下的锋利的刃
 
草木疯长的七月啊
请不要,不要责怪我早夭的小姨
赤日炎炎烧炽了天庭。请允许她
把短暂的一生没来得及说出的话
一口气说出来
 
6.玉米地
 
地里挤满了玉米
我是说玉米棵
 
玉米粒只在自己的芯上挤
排着队,像三年级一班的学生
不像三年级二班
三年级二班的班主任是个女老师
爱哭,排不出这么整齐的队伍
 
三年级二班的学生像玉米叶
交头接耳,随便搞小动作
男生把女生的头发缠在课桌的钉子上了
女生把男生的脸抓破了
有的女生撒起娇来
男生也吓得掉眼泪
 
真是不可思议,一下子冒出这么多
前护后拥,喊声震天
他们在拥戴谁
他们在声讨谁
 
7.夏天
 
草叶上长满夏天
阳光摇曳。我的乡亲背靠大树
坐在宽敞的阴凉里
一手紧握农具
一手抚弄脚下龟裂的泥土
知了的叫声直插云霄
透过树叶的间隙
我的乡亲看见它们透明的翼
 
一群孩子沿对面的山坡上升
皮肤黑暗,星星一样的眼睛升上额头
许多年前,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一只衔着梦幻的野鸽落在崖畔的野榆枝上
我小心翼翼地靠近
梦幻距我最近时野鸽扑棱飞走了
我开满高粱花、酸枣花的记忆里
至今悬着一个空空的巢
 
夏天洇透了草叶
歌声浮动,我一直守在乡下的妹子
面颊鲜红
心事随乌黑的发辫低低垂摆
一阵风在田里吹出些起伏
一场雨唤醒角落里一大片蘑菇
歌声中抬起头来
我一直守在乡下的妹子看到两朵
越追越近的云
 
早晨,腿上系着红布条的老母鸡从鸡窝里飞出
现在已蜷在鸡窝上专心致志地打盹了
祖母还托着一件老掉牙的衣服
反复摆弄上面打了补丁的补丁
陷进褶皱里的祖母啊
你想把自己也缝进去吗
我多想伸出一条胳膊
挽你从深深的褶皱里走出来
当年我就是在你的牵引下
歪歪扭扭地走遍了家乡的
旮旮旯旯
 
8.热爱
 
除去春天,我还热爱那些丝毫
不为春天所动的事物
远天高高在上
与其相对的是一洼陷进丘陵的
小小的村庄
乡亲们嗅到花香爬上山坡
眺望了一冬的梯田
像一群受尽委屈的孩子
终于抱住镢头发出一声声沙哑的
呜咽
 
追赶粮食,同时
也被粮食追赶着的乡亲
我的目光又一次缠绕你们不慌不忙
安抚土地的姿势
风踩着草尖不停地
翻弄你们敞开的衣领
除去劳动,我还热爱乡亲们小憩时
不修边幅的懒散
 
石头在寒冬出尽风头
从枯败中崛起
在霜雪里屹立
寒冬一过,就要被无边无际的绿色
一天天淹没了
而我无论何时一打眼就能看见它们
不是拔开草丛
是从乡亲们随便一个劳作的动作上
炊烟袅袅升上高空
除去温暖的黄昏,我还热爱灶堂里
拔旺火苗的那些手
 
9.六月
 
六月,我的心性同天空一样高傲
大地丰腴。山峦华贵!
美丽的阳光普照四方
 
我的父亲还是那样瘦小
从村庄溢出,沿小路流淌
我的父亲一跃上地头,田里的麦穗
便对着他明亮的额头拼命鼓掌
 
天空盘旋的鹰啊
家乡绽放得最高的花
我要爬上崇山峻岭中的哪一个峰顶
才能嗅到你超凡脱俗的芳香
 
晴朗的远方像一张微启的嘴巴
此刻,面对六月
它在说些什么
 
河流欢腾
圆滚滚的卵石如孩童埋进水里的头颅
我屏住呼吸,等待我的童年
猛然从水面上扬起来
 
10.连日的雨水
 
连日的雨水也没有洗尽人间的幽怨。
风哑着嗓门一遍遍呼唤谁的名字。
我梦见早逝的祖母在老家的土炕上摇动纺车。
洁白的棉花,细柔的线,
我要咽下多少辛酸才能把地里的棉花,
想象成天上的白云!
老家的坟地寂静丛生。
父亲总忘不了在祖母的枕前种两畦棉花。
艳阳高照,父亲在蓖麻叶下沉思默想的神态,
像是听到了祖母在老家的土炕上摇动纺车的
声响。
 
11.秋日的月光
 
秋日的月光一泻千里
她照耀,渗透,以水的明净
洗涤新生的谷穗和苹果
亲人们围坐在面饼似的场院里
围坐着渐凉的时间和风
用过来人的口吻预见今年的收成
 
月光流过明净的额,滋润粗糙的皮肤
浇灌出眼里一束小小的光亮
夜鸟的叫声掠过天河
挂在院里蓬松的树冠上
亲人啊,除去鸟的叫声
还有什么把你们领进了高高的天堂
 
月光反复叩问过的窗前
我的姐姐对镜而坐
劳动使她变黑,使她娇好的身材
增添了一种结实的美
月光挽着秋天静立肩头
我的姐姐一言不发
滑过头顶的梳子将她凌乱的幸福
梳理进对面的镜子
 
亲人围坐面饼似的场院
时间和风像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孩子
谷穗和苹果的香味阵阵袭来
亲人们站起身,扭头看一眼远处
沉甸甸的田地
忍不住畅快地活动一下关节粗壮的四肢
亲人啊,这是月光多少次
满脸慈爱地目送你们回家
 
12.陶罐
 
只一眼就注意到农妇手中的陶罐
这说明你的目光十分敏锐
十月的乡路上,一只陶罐的重量
使农妇的手握成拳头
陶罐便成为农妇身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十月的乡路起伏不平
农妇的影子忽高忽低
如果非要问起农妇手中的陶罐是否平静
我只能红起脸指一指农妇颤动的乳房
让你看
 
这是一位籽粒饱满的农妇
籽粒饱满,对了
就是禾苗在风调雨顺阳光充足的年景下
结出的那类种子
 
陶罐随农妇饱满的乳房颤动
陶罐与地面的距离
约等于路边摇摆的野草的高度
陶罐以上的空间
蕴涵着难以表达的美和无穷无尽的容量
 
只一眼就注意到陶罐上的鱼
这说明你的目光如水
十月的乡路上,一条和陶罐一起
从烈火中游来的鱼
将农妇丰润的手指含入口中
这说明农妇身上有一种不可抗拒的诱惑
 
十月的乡路起伏不平
陶罐里的水随农妇的心情一起荡漾
日光照射强烈的一刻
鱼肯定游到了农妇的最深处
 
农妇的脸上依旧安详
像她手中的陶罐
永远保持着一副为人解渴的面容
日光强烈的一刻
如果有人非要坚持鱼还静止在陶罐上
我情愿承认,是我
游到了农妇的深处
 
13.美丽的天空放牧着羊群
 
 
美丽的天空放牧着羊群
我的妹妹在下面愉快地生活
偶尔高扬的目光脉脉含情
这是十月和秋天
阳光穿云破雾来到村庄的身边
妹妹低声哼唱不知名的小曲
细心照料晒场上的谷子和玉米
 
妹妹耳后的黑痣像一小片珍贵的夜晚
星光时隐时现。潺潺溪流
是她甩向远方的发辫
我的妹妹不声不响坐在月亮的对面
秋天使她安宁
劳动的幸福使她微微有些疲惫
 
收获过的田亩一览无余
妹妹辛勤描绘的风景转眼不见了
这是收获过的十月
与无边无际的泥土相比
等待入土的种子多么渺小
但我丝毫不怀疑它们会在妹妹的呵护下
蓬勃起来,淹没一切
 
十月的秋天道路宽敞
风戴着老花镜反复挑拣树冠里的黄叶
妹妹拖着长长的影子归家
肩上的玉米和谷子统统沉重成粮食
炊烟袅袅绵延上高空
村庄像一只大蜘蛛
多少年了,我还能清晰地忆起
妹妹肩负粮食自投罗网的情形
 
14.天色微明
 
我一次次深入这早晨
天色微明,大地的面颊
在寂静中徐徐展开
还有什么没有经受过黑暗的洗礼
 
渗透草根的乡下
七只绵羊像七位性感的农妇
横竖躺卧成海岸
或者相互拥靠成山峦
她们丰满的轮廓
让满是泥土和石块的生活充实而
风情飞扬
 
冬天的早晨,雾色奶白
候鸟到远方寻找新居
剩下的留鸟在老家的周围反复摆弄
一片烂熟的天空
七只绵羊在鞭声的指引下
依次走过整洁的堰边
 
这是曾红火过豆角和蓖麻的堰边
豆角细长、鲜嫩,戴着紫花
蓖麻一抽穗就密过天上的星星
旺盛的豆角秧曾缠住过一双青春的男女
他们娇贵的恋情
就是在硕大的蓖麻叶下蔓延开的
 
而现在是冬天。早晨
七只绵羊有条不紊地走过
沉着,冷静,眼里含着
迎接新一天的喜悦
像七位忙于事务的农妇
我草草构思的这首诗歌
丝毫不能惊动它们
 
15.清明
 
天门洞开。亲人们
陆续从阴界抬起头来
他们的面庞越来越模糊
他们的手里,还握着幼时
我们丢弃的玩具
 
几缕纸烟虚幻出亲人的表情
几杯淡酒,濡湿了
亲人尘封的喉咙
泪眼迷蒙,我们凄切的祷告
终于唤出亲人乏力的咳嗽
 
亲人啊,这个清明
都轻松一点吧
学学阳光
学学春暖花开
让我们换上单衣
一起到宽敞的田野走走
 
踏青而来。一路上
土地用新禾的清香
淡淡地抚慰我们
我们傻傻地想,这个清明
亲人们能够从岁月里坐起
说说笑笑地跟着我们回家
该多好啊
 
16.远山
 
鸟声滴翠
大地在遥望中起伏如海
那排险峻的浪头就是远山
大地浩瀚
大地蕴藏的力量被远山表达得
惊心动魄
 
太阳照在季节河上
几朵云在水里游泳
一条鱼是水的一个关节
从一条鱼
我看见水的腰肢多么柔软
 
而我还是不能忽略远山
天地高远
作为一排牙齿
远山与什么应和
把岁月咀嚼得悲壮、苍凉
 
远山像一群人
铁骨铮铮走到了前头
也将坚持到最后
一只盘旋的鹰
仿佛是在度量我和远山的距离
 
17.活在乡下
 
活在乡下
你便拥有了
同遍地的杂草一起生长的
经历
杂草们长着长着突然不长了
你还在长
所以你感到了幸福
 
村庄的周围
总有一些供你发挥想象力的地方
某棵老树
某座老宅
你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
梦见光彩夺目的宝石
 
下雨了
弯腰躲进路边的石屋
里面恰巧躲着一个避雨的女子
后来
她红着脸做了你的妻子
 
活在乡下确实是一种幸福
挖一个深坑埋起一生
多少多少年以后
你的坟墓
被误认为埋藏某个大人物的地方
生前做梦也想不到的荣耀
顷刻让后人创造了出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