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盲杖》等6个 (阅读759次)



盲杖

我们曾丢失的青春
常常回来寻找我们。在梦中,
在一杯低度的红酒中。

那一瞬间有些感人(甚至于
感动了我们自己)——
虽颤栗、慌乱,但不乏拥抱,
以补偿我们早年的孤单。

每当旧事所带来的漆黑
遮蔽了又一双疑惑的眼睛,
我们都将喉咙张大,
让蝴蝶迅速地飞出峡谷。

只是希望:能保留下的
是我们对七彩的世界的眷恋。
纵使盲目的旅程,自一开始
就有些漫长而隐秘。

我们只想重新相遇
于一段清澈的旋律里,
并从许多游移的身影之间
辨认出那个稚气的自己——

“他”已扔掉了盲杖。痴迷于
在词语中叩探心底的古道;
或去拨开云雾,用一首首诗。

             2017.5.20.




滑翔

一串流散的诗句中,
始终躲着一个猎人,
在目击逃逸的美。
灼灼的眼神如火,
可引燃四野的风。

奇迹自此而发生:
那复活了的词语,
于意念间砌起一道虹。
它们拼命地闪跃着,
以炫示青春的霓彩。

空气变得骚动不安,
轻浮的人们更加轻浮,
羽毛般漂游在歌声里。
仿若爱神刚刚经过,
一路滑翔向孤远的心。

        2017.5.21.




行乞者

至少那非雕塑,
而是搏动的心跳。

倾听:口琴之外,
之绵绵的呼救。

不必悲悯,不必;
“请拿出善意!”

在马路的扰攘中,
路灯忽明忽灭。

那时,命运之女神,
并无偏袒或残忍。

却以哀矜的眼神,
医治残疾的都市。

     2017.5.22.




大雨中作

狂风自诗行中刮来
——这不是真实的!
幻想不曾淋湿后背。

而这是真实的:溃逃,
在暴怒的雨幕中,
四处窜跳!人群尖叫着。

以狂野来对抗狂野!
再无忌于原形毕露,
只顾放肆地冲浪。

但惊喜来得并不太晚。
被浇透了的头发上,
一个盛夏刚刚登场!

       2017.5.22.




致颈椎书

请容忍我微醉的神经
暂不能接受你的感召。
请成全我午后的慵懒。
请稍稍小别,让我的喘息
来得更加粗犷无羁一些。

请莫再苦恋我,请收回
我们之间无果的爱情。
请相信:疼痛并未给我带来
无以抹杀的深切回忆。
请不必用小疾考验我。

好了,请尽情惊诧于
我的镇定。请任我的得意
蔓延在偶感酸困的筋肌里。
请再腾出一点时间,恩典我
写毕一首未竟的小诗,亲爱的。

             2017.5.23.




旧地书

一切已淡远,
如天边的流云。我们漫步,
在埋葬了荒芜的青春的校园,
重温着从未完结的课业。

孤独地成长,至今仍在进行。
与尼采的初恋,无疾而终——
秘密的爱情从来不受庇佑。
生活叛变了哲学。

但图书馆尚存,
早也旧貌换了新颜。在这里,
我们曾经所有的谦卑与绝望,
都像有了神奇的回音,冥冥传来。

沿着回廊,盘桓于紫藤之间,
二十年来那香气并未有过改变。
而从指间滑落的梦想,还在吗?
时间在一旁偷笑。

               2017.5.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