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叹息国 (阅读530次)



         
  叹 息 国

  吕 约


从前地球的东边有个国家,
那儿的人民有一个脑袋,两条腿。
他们发明了世界上最美的语言,
想说心里话却只能发出没词的声音。

不,他们不是哑巴,也不是幸福的聋子,
皇帝虽然威严,却没有割掉他们的舌头。
该说话的时候他们会张开嘴巴,
只在关键时候把话吞回肚子,吐出一口气。

有人记得,他们的祖先有说有笑,热爱辩论,
辩论时滔滔不绝,老天爷都插不了嘴。
谁也记不清,到底从什么时候起,为了什么,
有人发出第一声震撼人心的叹息——
他们突然停止辩论,迷上了新的游戏。

出生时不哭也不笑,只是叹一口气,
睡觉前叹一口气,睡醒后再叹一口气。
婚礼上,围着新娘叹息一声表示祝福,
葬礼上,叹息一声再把死者忘记。
紧闭的嘴里传出深沉的叹息。

自从发现最美妙的语言是叹息,
智慧的民族就停止了废话。
世间万事都是命定,何必吵吵闹闹?
只有叹息才能让自己和别人安宁,
只有叹息才能给人世间带来和平。

说话需要学习,说错了还要付出代价,
还是叹息轻松,自然而然又安全,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彻底闭嘴,
不用提问就已回答,不用倾诉就已理解,
叹息是变成气的语言。

对着月亮叹息,是在表达爱情,
月亮也只对着他们叹息。
跪在地上叹息,是在祈祷,
神灵也用叹息回答他们。

从此告别搏斗和战争,野蛮人的游戏,
谁希望在擂鼓声里唉声叹气?
“傻瓜才打仗,打仗还不如坐牢!”
牢房里更适合无忧无虑地叹息。

爷爷望着孙子叹息,孙子望着爷爷叹息,
狗呢?狗忘了吠叫,学会了默默叹息。
老天爷保佑我们好好活着,还能不时发出叹息,
不要剥夺善良的人们叹息的权利。

代代相传的最深刻的道理,感人的心声,
不管是舌头吐出来的,还是笔尖流出来的,
最后都以叹息结束,洞悉一切又无可奈何的叹息。
每个人的叹息,混合成一团巨大的叹息,
笼罩在他们的头顶和心底。

不,叹息并不单调,音乐哪有它微妙?
好和坏,对和错,喜和忧,爱和恨,
应有尽有,融化成一团混沌。
绝望里藏着希望,希望里来点绝望,
最伟大的叹息变化无穷。

每声叹息都蕴藏着特殊的意义,
只有傻瓜才觉得听上去一模一样。
竖起耳朵仔细听,聪明人一听就明白,
听明白后就只能跟着它一起叹息。

桃花开的时候,像酿酒一样酝酿叹息,
双腿盘坐,双眼紧闭双唇紧闭,
无数词儿像米粒在胸中发酵,
喉咙里涌动又苦又甜的醇厚气息。

比叹息更醉人的唯有叹息后的寂静,
叹息后的寂静里隐约传来更悠久的叹息,
猫竖起耳朵,老鼠不敢吱声,
妖魔鬼怪也满怀惆怅地侧耳倾听。
  
月亮最圆的时候举行叹息比赛,
看谁能用最少的语言表达最长的叹息。
获胜的人被称为诗人,他们注定命运不济,
为了替全民族创造流传百世的叹息。

画家画出他的叹息,用山水,用云烟,
音乐家奏出他的叹息,用五弦,用琵琶,
将军在决战前夜像诗人一样用笔写下叹息。
多情的皇帝深深感动,签完死刑命令后,
他在重重帷幕里发出无声的叹息。

为全天下叹息忘了自己的叫做圣人,
他对着河水发出深远又无奈,无奈又深远的叹息,
河水又用这声叹息这声魔咒哺育一代代子孙。
躲得最远的是那位无名的老人,为了摆脱这一切,
他正在练习变成婴儿回到叹息之前。

叹息国的敌国是野蛮的咆哮国,
那里的一切正好相反,那里的一切都充满错误。
错就错在什么都想说个明白,只好咆哮,咆哮,
叹息国的人民只能捂着耳朵为他们深深叹息。

那些只会吵吵嚷嚷的民族,管不住自己嘴巴的民族,
以为什么都能说个明白的民族,
说完就要行动的民族,至今没有开窍的民族,
怎么能指望他们理解世界上最深沉的民族?

唉,不幸的是,来了一场大火,
这个最迷人的国度从地球上消失了,
带着它的皇帝,大臣,它的圣人和诗人
它的爷爷,孙子和小狗……
到另一个世界传播他们可爱的声音

只有一只鹦鹉从火里飞出来了,
对着没有主人的世界生气,
突然抖了抖烧焦的羽毛,
用学来的音调发出传神的叹息。

唉,这首诗也只是一声短短的叹息。
收到为纪念他们而写的这首诗,
他们决不会夸我,也懒得谴责我,
只是叹息一声,再叹息一声,
告诉我什么才是真正的叹息。

(2015年11月8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