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途中的秘密》等7个 (阅读687次)



途中的秘密
(记于2017年生日)

往日,车窗外已是峰峦,
无须尖叫即有松鼠,
从绝壁间窜跳而过,
将一道道奇美的弧线留向幽谷。

山林中,微风亲吻着双颊,
松枝的气味令人迷醉,
无论走失于任何歧路,
都有壮丽的暮景在前方指引归途。

远处的村庄也隐约可见,
在花草最繁密的圣境,
那如童话一般的生活,
总诱使更多蜂蝶纷纷结队栖居。

(而今日再不同于往日;
而今日风雨大作,气象骤变!)

今日,旅程开始于静坐,
茫然于淅沥和泥泞,
但纯朴的爱尚在唇边,
吞吐着半首缥缈的歌,“愿山高水长……”

                    2017.5.14.




母难日

低吟终变为了圣咏。
我们一起,咀嚼一块蛋糕,
如饕餮一段青春。

颂词献给谁呢?
母亲在厨房,腌制着唠叨,
她从不为花招动情。

音乐显然停不下了。
飞速奔跑的、无法赎回的,
是那曾挥霍的日月。

渐渐被雨声替代。
自然的乐章中,时而激亢,
在灵魂出窍的一瞬。

          2017.5.14.




神圣的小丑

围墙之内,皮囊之内,
一个人蜕变为一只蛾,
或一只鼠——如此神奇的还原。

匿身于一个个替身中。
常常,人并不完全熟识自身,
只戴一副“人性”的面具。

但顽劣是可被容忍的;
稍稍蔑笑一下自己的伪装,
都何其稚拙!简直无救了。

那极度愚蠢,当自恋时,
又恰是一种绝伦的真诚。
甚至未及擦拭羞愧和腮红。

胸中的魔鬼就跳出来捣乱,
“如何去做回一个纯洁的人?”
是啊,暗藏的戒律从未泯失。

在从旁注视,再无论出丑。
竟和自己的影子一起共舞,
亲热如一对暧昧的宠物。

            2017.5.17.




沉思者

“喔,他的灵魂里长满了痱子。”
在初夏,已有人不断窃窃私语。

“他是神吗?请勿盲从,也勿轻信。”
怀疑论者的头颅,总是摇得最响。

“我们不能拿贫瘠的生命冒险。”
或者与其说,龟缩远胜于蛮勇。

“不应沉痛,在如此轻佻的时代。”
而唯有自拔出深陷入泥潭的小腿。

“怜悯几乎是无用的,妒忌更无用。”
反而孤独的哲学,似一味提神的药剂。

“好吧,请收下我无比绝伦的温情。”
五月并不会因此失眠,或者是沸腾。

“去一起勘探幸福吧——至少有人见过。”
但一定悄声、蹑足,不要扰动惺忪的大地。

                      2017.5.19.




回归之路

不停绕圈的下午,不及于一次瘫坐
——在松软的沙发上,妄想
从未休止。请好好地回味
上一次逃跑吧,从一个近乎甜蜜的
醉梦中,或许能掘出一枚生锈的吻。

欲望早已被悬挂,像一串葡萄
发出淡紫色的光。人群曾
为之诱引、逗留,但热浪
一旦在空气中起哄,就任性得
仿佛解除了一切戒律。无人再能避开。

焦虑在相互传染着,比一次感冒
更其流行。已爆发过的症状
以及尚在酝酿的眩惑,无疑
都使前方遍布迷障。却又莫名地
带来一种隐秘的兴奋,当灵感悄悄逼近。

                    2017.5.19.




廊道

不再回旋。在遥远的终点,
总有一小扇窗子悬浮着,
透出微渺的光——那足够幸运。

在逼仄的长廊中,时常,
呼吸是窘迫的。幽森之气,
未经察觉已然浸入每个毛孔。

那是最后的神秘之境,
悚栗也不足以遁逃。“后退,
绝无出路。”那边正有人敲钟。

冥想可以终止了。睁开眼,
被唤醒的不止于孤独的楼梯,
还有墙壁间镌刻已久的笑声。

              2017.5.20.






1
神秘地闪现于街角的
那丛白光,突然,
由游离变得亲密。

多日不见,雪白的毛
已染作橘色。那有如幻术。

2
至少,可重逢她的狡黠、
她的顽皮。

或都并不曾看见
雪迹里,她匿失的爪印。

也可静静等待。

3
只蓦然滑过,又好像
总如影随形。

一道弧线竟从未走远,
仅忘却了数秒钟
——为什么?如许悬念?

4
某一刻,她在攀上你心尖,
带着她独有的温顺
和独有的腥味。

在独有的时刻,她占领你。

5
已不止于一种暗示。
在灼亮的蔚蓝的眼神里,
散发出一抹香气。

整个屋子都在旋转,
晕眩于奇异的舞步。

6
然而,她又是矜持的,
不动声色地
猫在一边。正暗暗聆听。

一段古老的弦乐都不及
一阵咳嗽,更动听。

——那咳嗽来自于你。

7
如此美妙的、荒诞的下午。

瞬间温热的胸膛,
不仅因于酷日。

心头微微一颤,
似被诡灵的风轻轻挠了一下。

             2017.5.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