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抢救诗歌(12首) (阅读1254次)



非亚诗12首
 
 
 
 
 
 
 
 
 
《天使》
 
有一个天使
她在傍晚
在我走出小区大门时
准备降落到一条我即将走过的小路上
 
这个天使
具有极其特别的能力
和才华
 
除了用语言,肢体动作
用温柔的眼神
安慰第五人民医院在操场上绕圈的疯子
 
尤其擅长修补心灵
 
我拿着不小心在台阶上摔碎的心
请求她缝合
 
我流失在大海上的时间
请求她帮我
统统装回到瓶子里
 
晚上,我梦见发光的月亮
挂在屋檐上
天使扭动着身体
坐在云层上面
 
请带着微笑
看待这人来人往的世界
 
请带着爱
看待这个被陆地,海洋分离的岛屿
 
2017,2,3
 
 
 
 
《柜子》
 
柜子,柜子
适合放衣服,杂物,多余出来的手脚
柜子,柜子
适合放灵魂,头颅,夜晚关闭的眼球
与合上的舌头
柜子,柜子,适合放信件,发夹,指甲钳
与女人的口红
柜子,柜子
适合放书本,月亮,梦,以及一枚太阳
柜子,柜子
呈四方形
由松木,铁钉,油漆制成严肃的表情
柜子,柜子
打开就会看到皮鞋,手提袋,和一把准备
敲击墙壁的铁锤
柜子,柜子,柜子
生活的容器
多美的
柜子
 
2017,2,6
 
 
 
 
《月亮穿过大街》
 
月亮穿过大街
又一次带来去年的消息
 
有人站在土坡
折断一截向上的树枝
 
老鼠趁着黑暗
横过马路
 
一个青年踢着一只易拉罐
大骂着想找人打架
喝一次大酒
 
老年人的枕头压着棉花与回忆
一根烟囱在夜空一直
向上冒烟
 
我从小区出来
走在一条人迹稀少的马路
 
月亮穿过大街
路边站立的芭蕉树像哀伤的女人
一幢出租公寓的阳台
又传来飘渺的歌声
 
死者在有月亮的夜晚
纷纷从墓园跑出
他们在沥青路上,滚动一只又一只圆形铁环
 
我关上大门
返回六楼的房间
 
离我二百公里的大海,在鱼群和海妖的扭动中
动荡不安
 
2017,2,6~8
 
 
 
 
《香蕉》
 
香蕉本身并不邪恶
邪恶的
只是你脑子里的一种想象
 
女性工作者
喜欢把香蕉作为一种暗示
 
放在嘴唇
去吸引大街上路过橱窗的水手
和被孤独煎熬的男人
 
香蕉
仅仅只是一种普通水果
用来缓解你紧张的情绪,治愈你的心灵
 
我的堂姐,在她郊区的菜园
种植了几株香蕉
它们长势良好
 
我的妻子,今天去超市
买回了一打香蕉
 
我剥开,吞食
 
多么愉快啊
它甜美的肉质和我的身体
在瞬间
融为了一体
 
2017,2,2
 
 
 
 
《孤独》
 
在公园,每一棵树
看上去都是
孤独的
 
或者说,每一棵树
都是孤独自身
 
它们的树枝
向周围张
 
彼此呼应,却没有任何
联系
 
今天我,作为一个突然闯入者
在一棵树与一棵树之间
不停移动
 
它们和天空以及虚无的云朵一起
认为我
 
也是孤独的
 
我也是树木
和孤独
自身
 
2017,2,2
 
 
 
 
《晚餐》
 
在灶台上烹饪晚餐
在火之上烧制一种食品
火的舞蹈带来温暖,也带来一个家庭的幸福时光
我们坐在各自的椅子上
肩并着肩,或者
面对着面
哦,现在,请在灯下拿起筷子,举起酒杯
请张开嘴
吞食上帝带给我们的美食
用咀嚼和吞咽
忘掉肉体的痛苦和忍受过的任何不愉快
 
2017,2,6
 
 
 
 
《抢救诗歌》
 
诗歌不再主动说话,在现实面前变得胆小
得了晕眩症,看见血就腿软
诗歌躲到了房间
那里特别安全,没有抗议和子弹
诗歌,很多时候变成一种玩具
被一个两个人拿去充气
玩腻了然后扔到
楼道和墙
 
抢救诗歌!我的脑袋向我发出指令
我把诗推出门
让他完全站立到人群中间
让他去了解人们为什么会发出呼啸
给他的腿鼓劲
让他在秘密警察的恐吓面前别颤抖
有自己的独立见解
大声争取自己的权力
抢救诗歌,我让他跳上救护车
像一个真正的医务工作者
出门,带着药箱
去给濒临死亡者打上一针
让他像一个志愿者
戴上帽子
去街头承担更多的社会意义
抢救诗歌,当他受伤,发烧,我给他输液
处理他的伤口
重新接上他被黑夜撞断的上肢
把他的头颅扭正
眼球搽明亮
手洗干净
抢救诗歌,现在他是一个全新的具有勇气的人
代替我站在语言的监狱
带铁钉的椅子
和十字路口
 
2017,2,7
 
 
 
 
《我的灵魂没有破损》
 
灵魂应该没有破损,只是
蒙上了一些尘埃
就像一只蝴蝶,翅膀仍然是完整的
可以飞,用力地煽动空气
如果这只蝴蝶
真的有一些破损,无论那个部位
看上去都不再美丽,而只会像一块胶布
搭在一块石头
或树枝上
我想我的灵魂应该没有破损
只是蒙上了空气中的一些尘埃
翅膀上没有一个洞
也没有被利器,碰掉任何一小块皮肤
甚至一条裂缝也没有
我在新年的第一天,走过我家附近那片
树林时这么想
这真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
在仇恨,争斗,诋毁
威胁,在善与恶犹如乌云交织的日子
我很惊讶我的灵魂没有破损
只是蒙上了一些尘埃
我拿一块毛巾,一盘清水
在房间,一个人
就可以慢慢地,重新擦亮
它的翅膀
 
2017,1,1
 
 
 
 
《瓶子》
 
瓶子有时装满了水
 
有时充斥空气
 
有时是水和空气的混合
(水在下而空气
在上)
 
有时从瓶口,插进去一束花
 
不代表什么,尽管我为它的美折服
盯着这只瓶子
大约十秒
 
我知道我的心有时也是一只瓶子
由大海,痛哭,和悔恨
构成
 
我的心在瓶子里跳动
我的沉默在瓶子里,固化为一种新的物质
和感情
 
晚上,这只瓶子会被我放在餐桌上
然后我关掉灯
 
而我那从身体内部分离出来的很小的灵魂
和这只瓶子一样
 
也是由空虚
和一种极其透明的物质构成
 
烟。雾
大。海
碎裂。的。天。空
 
2017,2,3
 
 
 
《孤独是一块饼干》
 
孤独是一份密封得非常好
非常好的
饼干
 
每天都会在上午,就着光线
慢慢地
吞食一块
 
在我那
黑暗
巨大
以及温暖的口腔
 
孤独这块饼干
和我的唾液一起,混合成为一种糖分
通过咽喉
 
去喂养我
身体里面的那头
怪兽
 
它没有头
没有手
没有腿和爪子
 
只是跳动
跳动
 
隔着墙壁
我总能听到它一阵一阵
在木板上的
不停敲击
 
2017,1,16晚~17日雨中的早上
 
 
 
 
《他身穿一件黑色的雨衣出现在我房间的门口》
 
哎呀,有一个人
他躲在
离我一百米的地方
 
当天色暗下来
我们,像两株发光的树
顶着一团树冠四处
走动
 
互不相干
各干各的事,但又不停地
出现在街道我的某些虚空之处
 
我们玩着空气堆积起来的气球
然后刺破,或者
放飞
 
又一幅夜幕,像从云朵上面垂下的毛毯
挂在我们面前
路灯不停地
烧出一个又一个洞口
 
当雨泼下来
我们一个撑着伞,一个
低头猛跑
 
然后我们
各自消失在看不见的黑暗之处
 
我想打一个电话
无人接听
然后我离开了皓月大厦
 
当我穿过一株榕树
用钥匙刷第一单元的门禁
进入电梯
 
哎呀,那个人
已经双手交叉正站立在我房间的门口
 
2017,1,12
 
 
 
《在夜晚》
 
在夜晚,房间里的一个A
在焦急地寻找出口
 
他后来
在迷宫般的车库找到了一个
折返楼梯
 
循着楼梯
他上到一个玻璃大厅
 
另一个进入这个大楼的B
穿一件黑衣
想尽快找到他要去的
那个房间
 
作为这个大楼的保安
告诉他们
每一条通道
其实都通向一个安全出口
 
当下班的人走掉
夜晚只有很少的几个
待在这个灯光昏暗的大楼
 
我通过一楼的视频监控
先后看到了A
也看到了B
 
他们都有些紧张
而我窗口外面的树
看着却那么轻松
优美
 
2017,1,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