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17年的诗[1]:总有人 (阅读1120次)




◎对面
 
在一次答谢晚宴上
我遇到一个从新疆过来的男人
他就坐在我对面,之间隔着
红酒,白色康乃馨,点燃的蜡烛
 
他主动与我打招呼
并提出互留电话号码
我假装没听见,我想知道的是
他是穆斯林还是非穆斯林
他倾向于恐怖分子
还是倾向于打击恐怖分子
2017/1/16
 
 
◎总有人
 
住在海南岛
想起喜马拉雅山
那是一个多么高远的存在
终年积雪
那是一个多么冷的存在
总有人向着它而去
一直向上
有人死在半路上
有人登上了峰顶
总有人向着海而来
与登山者不同
他们喜欢
站在海边看海
他们不会一直向下
下到深不见底的海底世界去
2017/1/30
 
 
◎爱
 
咖啡豆,到这里来
到我的屋子来,到我的桌子上来
让我磨破你,磨碎你
碎成沙,碎成粉,粉身碎骨。
 
我冲泡你,喝下你,吸收你,又排泄你
我先叫你一把咖啡豆,再叫你一勺咖啡粉
然后叫你一杯热咖啡
每一种称呼都是爱称,我爱你。
2017/2/2
 
 
◎敲钟人死了
 
敲钟人死了,人民公社时期
他常常跛着脚上坡
钟挂在坡上一棵大树的树枝上
每一次钟声响起
可能是要开会了,可能是要散会了
敲钟人是我老家的人,钟是我老家的钟
开会的人是我的乡亲
散会的人也是我的乡亲
 
敲钟人年轻时是军人
说敲钟人是因为打仗时不怕死被打伤了腿的人
是我的乡亲
说敲钟人是因为怕死
当逃兵时被摔断了腿的人,也是我的乡亲
2017/2/2
 
 
◎散场
 
有十年他们没有在一起打麻将了
这四个男人,刚来海南岛时
来往密切。两天一顿酒,三天一次麻将
轮流坐庄。妻儿伴随左右
每一次见面都是非常高兴的样子
互相点头,握手,拍肩
互称李总,张总,刘总,王总
2006年,李总有了情人
与老婆离婚,去了另一个城市
2009年,张总的老婆有外遇,与他离婚
2013年,刘总被双规判刑
2015年,王总血管破裂,死于壮年
2017/2/3
 
 
◎叛逆者
 
我的胸口
长出一个人头
有鼻子有眼
嘴唇比我的嘴唇还苍白
我左侧乳房不认识他
右侧乳房也不认识他
他们都不开口说话
不问来路
不说去处
我去看医生
咨询这多出来的部分
是怎么回事儿
外科医生让我去内科
内科医生让我去妇科
妇科医生让我去神经科
在神经科
医生说这是疑难杂症
我去找算命先生
先生告诉我
我体内长出的是一个叛逆者
我的后半生
将由他带着走天涯
2017/2/5
 
 
◎立春
 
立春日,在殡仪馆
朋友为母亲举行告别仪式
辞世的人终年八十四岁
一生做过的角色有
女儿,教员,妻子,母亲,寡妇,奶奶,外婆
 
辞世的人功德圆满
做教员没有怠工,做妻子没有出轨
做寡妇没有招蜂引蝶
做母亲没有虐待和溺爱
做奶奶时慈祥,做外婆时卧病在床
 
我想问老人家
会不会觉得没有污点的人生格外漫长
她平躺在玻璃棺里,双目紧闭
玻璃棺四周,塑料花旧了
 
春风里,万物复苏
万物荡漾
良家妇女在春风中被吹醒
良家妇女在春风中被安葬
2017/2/6
 
 
◎老虎
 
离森林远一点
离到森林的路远一点
离动物园远一点
离动物园的门远一点
离老虎远一点
离老虎的眼睛远一点
离它的爪子远一点
离它的牙齿远一点
离它的沉默远一点
离它的嚎叫远一点
离一只老虎远一点
离它的孤独,压抑,不如意远一点
它孤独,压抑,不如意很久了
它的愤怒将一触即发
2017/2/6
 
 
◎橡胶树
 
我根据一些刀痕来辨认橡胶树
丛林里,我在橡胶树的身上找到了刀的余光
拿刀的人已经走了
拿刀人留下伤疤给我看
让我抚摸,让我在众多的树中
找到橡胶树
在众多的伤口中
找出最深的那道伤口
2017/4/15
 
 
◎事故
 
我们吵架了
我们站在路的中间吵
吵架后,我们以深深的长吻
来证明我们深爱
仍然在路的中间
好心的司机绕过我们前行
好心的司机不忍心看
相爱的人受伤
如果有一个司机
开车撞向我们
我们突然飞起来
然后落地,血肉模糊
2017/4/21
 
 
◎备忘录
 
1月16日
在备忘录上,我写下
狗粮,吹风机,天然气卡,浇水,条纹布
1月31日
再看这一行文字
再看一次我在一月的生活
狗粮被吃得剩下不多
新的吹风机
放在旧吹风机的位置
旧吹风机早被扔进了垃圾桶
天然气卡已充值足够的钱
 
新买的蓝白双色条纹布
铺在沙发上
沙发已经旧了
沙发是这房子里最旧的物品
占据着房子最中心的位置
进入房子的阳光
总是首先照亮它
照亮皮革上的裂痕,污迹
金属腿部一天比一天多的锈斑
 
一个月过到最后一天
我履行着
修改备忘录的习惯
留下一些词
删除一些词,添加一些词
浇水这个词始终保留
我有三盆绿萝,一盆白掌,一盆迷迭香
2017/4/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