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17年的诗:我们兄弟成双,而王位只有一个。 (阅读856次)




◎对面
 
在一次答谢晚宴上
我遇到一个从新疆过来的男人
他就坐在我对面,之间隔着
红酒,白色康乃馨,点燃的蜡烛
 
他主动与我打招呼
并提出互留电话号码
我假装没听见,我想知道的是
他是穆斯林还是非穆斯林
他倾向于恐怖分子
还是倾向于打击恐怖分子
2017/1/16
 
 
◎总有人
 
住在海南岛
想起喜马拉雅山
那是一个多么高远的存在
终年积雪
那是一个多么冷的存在
总有人向着它而去
一直向上
有人死在半路上
有人登上了峰顶
总有人向着海而来
与登山者不同
他们喜欢
站在海边看海
他们不会一直向下
下到深不见底的海底世界去
2017/1/30
 
 
◎爱
 
咖啡豆,到这里来
到我的屋子来,到我的桌子上来
让我磨破你,磨碎你
碎成沙,碎成粉,粉身碎骨。
 
我冲泡你,喝下你,吸收你,又排泄你
我先叫你一把咖啡豆,再叫你一勺咖啡粉
然后叫你一杯热咖啡
每一种称呼都是爱称,我爱你。
2017/2/2
 
 
◎敲钟人死了
 
敲钟人死了,人民公社时期
他常常跛着脚上坡
钟挂在坡上一棵大树的树枝上
每一次钟声响起
可能是要开会了,可能是要散会了
敲钟人是我老家的人,钟是我老家的钟
开会的人是我的乡亲
散会的人也是我的乡亲
 
敲钟人年轻时是军人
说敲钟人是因为打仗时不怕死被打伤了腿的人
是我的乡亲
说敲钟人是因为怕死
当逃兵时被摔断了腿的人,也是我的乡亲
2017/2/2
 
 
◎散场
 
有十年他们没有在一起打麻将了
这四个男人,刚来海南岛时
来往密切。两天一顿酒,三天一次麻将
轮流坐庄。妻儿伴随左右
每一次见面都是非常高兴的样子
互相点头,握手,拍肩
互称李总,张总,刘总,王总
2006年,李总有了情人
与老婆离婚,去了另一个城市
2009年,张总的老婆有外遇,与他离婚
2013年,刘总被双规判刑
2015年,王总血管破裂,死于壮年
2017/2/3
 
 
◎叛逆者
 
我的胸口
长出一个人头
有鼻子有眼
嘴唇比我的嘴唇还苍白
我左侧乳房不认识他
右侧乳房也不认识他
他们都不开口说话
不问来路
不说去处
我去看医生
咨询这多出来的部分
是怎么回事儿
外科医生让我去内科
内科医生让我去妇科
妇科医生让我去神经科
在神经科
医生说这是疑难杂症
我去找算命先生
先生告诉我
我体内长出的是一个叛逆者
我的后半生
将由他带着走天涯
2017/2/5
 
 
◎立春
 
立春日,在殡仪馆
朋友为母亲举行告别仪式
辞世的人终年八十四岁
一生做过的角色有
女儿,教员,妻子,母亲,寡妇,奶奶,外婆
 
辞世的人功德圆满
做教员没有怠工,做妻子没有出轨
做寡妇没有招蜂引蝶
做母亲没有虐待和溺爱
做奶奶时慈祥,做外婆时卧病在床
 
我想问老人家
会不会觉得没有污点的人生格外漫长
她平躺在玻璃棺里,双目紧闭
玻璃棺四周,塑料花旧了
 
春风里,万物复苏
万物荡漾
良家妇女在春风中被吹醒
良家妇女在春风中被安葬
2017/2/6
 
 
◎老虎
 
离森林远一点
离到森林的路远一点
离动物园远一点
离动物园的门远一点
离老虎远一点
离老虎的眼睛远一点
离它的爪子远一点
离它的牙齿远一点
离它的沉默远一点
离它的嚎叫远一点
离一只老虎远一点
离它的孤独,压抑,不如意远一点
它孤独,压抑,不如意很久了
它的愤怒将一触即发
2017/2/6
 
 
◎毒杀
 
毒杀发生在妻子红杏出墙
丈夫喜新厌旧
西门庆看上了潘金莲
潘金莲厌倦了武大郎
毒杀发生在
官路不畅,财路被堵
副部级想升正部级
千万富翁想摇身一变
成为亿万富翁
毒杀发生在
民宅,酒店,飞机场
毒杀发生在古代,现代和今天
毒杀发生在一小时
甚至十分钟,甚至五秒
毒杀发生在你我之间
我们兄弟成双
而王位只有一个
2017/2/21
 
 
◎进妈祖庙
 
进妈祖庙以后
就与妈祖没有什么关系了
就被庙里的工作人员领着
在香火箱里放香火钱
在公德箱里放公德钱
就被另一个工作人员领着
去算命,报生辰八字
听一个年轻的算命先生
指点人生
进妈祖庙,就像进所有的庙一样
在庙里,我,一个诗人
总是陷于困境
他们对我无所不知
我对自己一无所知
2017/4/15
 
 
◎橡胶树
 
我根据一些刀痕来辨认橡胶树
丛林里,我在橡胶树的身上找到了刀的余光
拿刀的人已经走了
拿刀人留下伤疤给我看
让我抚摸,让我在众多的树中
找到橡胶树
在众多的伤口中
找出最深的那道伤口
2017/4/15
 
 
◎痒
 
散步时,一颗石子蹦进我的鞋里
路边不方便停留
我带着它走了三分钟
这段时间
它有时滚向左边
有时滚向右边
有时滚到我脚底心的位置
由它引起的痒恰到好处
恰到好处的痒
存在于疼痛
和无知无觉之间
2017/4/20
 
 
◎事故
 
我们吵架了
我们站在路的中间吵
吵架后,我们以深深的长吻
来证明我们深爱
仍然在路的中间
好心的司机绕过我们前行
好心的司机不忍心看
相爱的人受伤
如果有一个司机
开车撞向我们
我们突然飞起来
然后落地,血肉模糊
2017/4/21
 
 
◎备忘录
 
4月16日
在备忘录上
我写下
狗粮,吹风机,天然气卡,浇水,条纹布
4月30日
再看这一行文字
再看一次我在四月里的生活
狗粮被吃得剩下不多了
新的吹风机
放在旧吹风机的位置
旧吹风机扔进了垃圾桶
如今不知道去了哪里
天然气卡充值了足够的钱
一直都不敢忘记浇水
有一些花草活得好
有一些还是死了
蓝白双色条纹布铺在沙发上
沙发已经旧了
沙发是这房子里最旧的物品
占据着房子最中心的位置
进入房子的阳光
总是首先照亮它
照亮皮革上的裂痕,污迹
金属腿部一天比一天多的锈斑
这让我想起昨天散步时看到的一条狗
只有三条腿
却蹦跳自如
当时我惊异于它的快乐
它快乐地跑出我的视线
2017/4/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