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冬眠》、《雾都孤儿》、《再也没有我的冬天了》、《给艾晓明一个武汉》、《平哥带我们游东湖》 (阅读728次)



《冬眠》
 
——贺王娟音乐新专辑出世
 
二百年后,你将努力唤醒一位古人
他一身的病痛随着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彻底消融
那时的泥沙独自咆哮
 
人生无故被拉长
居无定所。告诉他真相
为何把温暖掩在月球的背面;黑暗也在
 
它们有自己的宗教,深如矿井
赐你所有的意外
独独复活在意料之中
 
亲爱的,指纹失效是因为搂着非洲的腰
亲爱的,一天写一句,然后删掉
 
 
 
《雾都孤儿》
 
——杨家和他的母亲
 
1
 
我走路,你不要回头
我莫名其妙消失了,你也不要停下
有三个时辰那么高——从前,现在,滴下冰冷
 
2
 
胆大心碎,一步一刀
刀刀捅了罪恶
我也恶,尤为甚;我也怕,血常鲜
 
我杀的是偷偷摸摸的烈士
他们枪毙的是光明的凶犯
 
3
 
我的眼睛给黑暗的攀登
我的腿留下
让它们一个接一个,信
 
4
 
我的死对得起母亲
她在祖国的病里必须捱过余生
 
母亲在我生前死后
不吃药,不打针,不信任
她是自己的护士,是主心骨,绝不被精神
 
5
 
养活那些流产胎儿
四壁,床单,成了最后的判决书
 
留下记号,以便惹祸上身
以肆无忌惮之名
翻越铁栅栏;以死神之实逃脱人间地狱
 
6
 
耳朵在飞。银亮的河是否知道我喊你
水上妈妈,水下妈妈
一个哨兵等于一个上海加上空濛
 
7
 
万物都在啊!睁一万只眼闭一万只眼
唯独尊严不放过我们……
 
 
《达利,达利》
 
一个赤裸的人就要醒来;冰块浮上海面
一头大象请你去天边漫步
鱼,虎,刺刀步枪从原子核里出来
扑向睡女
久别重逢不是你我的约
前进的速度太快了,好像倒退
 
 
 
 
 
《再也没有我的冬天了》
 
你的羽毛在春天变成一场大雪
变成天鹅湖,如履薄冰
 
我给你换了电池
我的吻,多累
 
老老实实说话,尽管你听不懂
慢慢腾腾走路,打开胃,那里,哨兵依旧忠诚
 
三月,又一个三月
一艘沉船让潜水者寻到佳肴
 
三月,又一个三月
少了贫穷
 
船头的雕塑
崩溃的云。满纸中文多轻浮
 
一夜之间翻遍广场。自由
别忘扫走
 
三月,我知道写什么但我不写
三月属于天鹅湖
 
 
 
 
 
 
 
《给艾晓明一个武汉》
 
 
我想要回我的长江。
江水洗净肠胃;然后还你。
 
武汉从未写出的,我从未丢弃;
 
武汉,三月抱怀,
你不能以我的凶悍挟持
每一个中国。
 
 
 
 
 
 
《平哥带我们游东湖》
 
除了把身家性命灌进记录片
还有很多的梦想,容我慢慢活
 
除了锯齿般的诗句,燃烧的木屑
嗓音太明亮。除了黑白的孤儿,草莓的女子
 
除了我们的黑舞蹈
太多的痛,灯笼提着走
 
东湖停在两棵水杉之间
你顺势搭桥;桥的一头可以高高翘起
除了风,植下骨与血
不会刮走半山腰的人生
 
当你不屑时,丢掉不屑——
除了我们
从湖里拔出黑暗。东湖,东湖,如敞开的蜜
与其品尝,不如吞咽一辈子泥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