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7年2月)之三 (阅读883次)



截句集《点射》
 
 
 
我厌恶百分之一百的混混儿
我也厌恶百分之五十的混混儿
 
 
 
我对行为艺术心存一点疑虑
艺术家能否不以自虐来完成
 
 
 
 
岭南某个猥琐教授
在新红颜面前似猫
在口语诗面前扮狗
 
 
 
 
没听你说过我的优点
所以你无权说我缺点
 
 
 
扳着指头数一数
从未公开赞美过
同行的诗人
有哪些
 
 
 
 
揪着屌丝数一数
从未公开批评过
同行的诗人
有哪些
 
 
 
 
推荐她时
我就知道
她不会走正路
诗内诗外
专走歧途
 
 
 
 
各位江湖老大
看看几年下来
贵寨兄弟的名声
上涨了多少
便知你的能耐人品
如何
 
 
 
诗写得酸
是因为
认识浅
 
 
 
 
哪里有学院派
不就是一些校园诗人
希望永不毕业嘛
 
 
 
 
有多久
在中国大陆的大银幕上
看不到穷人的踪影
 
 
 
 
巴萨的足球哲学
深得我心——
把球控制在本方脚下
让对手踢不着球
 
 
 
 
读我之诗
翻山越岭
 
 
 
 
他是一个好诗人
装了一肚子坏诗人
明天他必是坏诗人
 
 
 
 
 
凤凰台的主播们
说话快得像要
随时咬舌自尽
他们怕红色资本家
给的这点话语权
随时被吊销
 
 
 
 
电视台搞的中国诗词大会
是用来给新诗培养敌人的
糊涂哥糊涂姐跟着瞎高兴
敲锣打鼓给自个儿送葬去
 
 
 
 
儿时看电影
有两大隐密高潮
一个是女特务
卖弄风骚
一个是阶级敌人
花天酒地
 
 
 
 
 
明明打不了几炮
却被包装成男优
我说的是
官方特捧的某男诗人
之创作与出诗集
 
 
 
在微信朋友圈
看到一些名字
我本能地做了一个
躲闪的姿势
在现实中
 
 
 
 
人类啊
唱个歌都能异化掉
下一次
直接请头海豚来
 
 
 
 
我最厌恶的诗人
是把诗当戏装
把诗坛当舞台的
戏子
 
 
 
 
有的菜
只有当配菜
才是好吃的
 
 
 
 
写,是一把
打开世界的钥匙
如果你将此当作格言
这把钥匙就不属于你
 
 
 
 
你要真强真大
真崛起了
就先把缅北
可怜的果敢子民
救了
 
 
 
 
选稿日黄昏
妻回家前的寂静里
忽然发出一阵哈哈哈的大笑
我在读旅美诗人洪君棋的诗
 
 
 
 
跟谁都混的年轻人
自信地以为
他会取百家之长
最终只取了一家之短
最高大上的那个混子
 
 
 
 
 
是小北漂们
觉得首都的诗歌
就该高大上
给了过气老倌们
继续蒙世的空间
 
 
 
 
读稿时我心中有话:
"你不是那谁的铁粉嘛
你没学到他一丁点好啊
那还铁个锤子!"
 
 
 
 
也许在他人看来
写平了——写作中的
“平胸现象”没有什么
在我看来是奇耻大辱
那是你才华的激素
与生命的爆发力不够
 
 
 
 
在诗中说教
面目尤其可憎
 
 
 
 
回看比赛
每一个观念的栏架
他都是打栏勉强过
怎么可能冲在前面
 
 
 
我一直认为
她是美人儿
在发现她是毛粪之前
 
 
 
 
没听过他为真诗
鼓与呼
他忽然为伪诗
聒噪
便如一声怪叫
 
 
 
 
五十老将打先锋
该国诗歌成熟了
 
 
 
 
我为《新诗典》付出的牺牲是
在我诗歌创作的黄金时代
还关注到了中国诗歌
毫无价值的另一部分
 
 
 
 
 
在三写剧本前后
我看了太多好电影
顺便为后半部的
《中国往事2》
加满了优质汽油
 
 
 
 
 
不要光怪制度
我们的艺术家
我们的文学家
对平凡的生活
对普通的人性
缺乏热爱与激情
 
 
 
 
如果你唱功不硬
就用摇滚去死磕
 
 
 
 
有一年在北京
我误入四川诗人饭局
跟一桌袍哥坐在一起
穿越到清朝末年
 
 
 
 
在汉奸一事上
貎似不存在脸谱化
长得像就他妈是
 
 
 
 
中日再战
蒋涛必当汉奸
惟一不能确定的是
级别
 
 
 
 
当年革命时
就厌恶这个词:精英
如今深恶痛绝
除非它先确定诗人
 
 
 
 
本来是件高兴的事
但因为期中夹杂着
几多可疑的人儿
我的高兴度便大为降低
我警告自己
五十以后别这样
 
 
 
 
你无法预设
初到异地的
风景与心情
所以要在大地上
继续前行
 
 
 
 
让我与小丑同行的人
我也要全心全意感谢
我只须一线阳光
 
 
 
 
诗的灵感光顾
天大的事
给我滚一边去
 
 
 
 
凤凰台秃主播
在教育特朗普
在题板上写了一个
大大的意味深长的"中"
 
 
 
 
别把朋友的朋友当朋友
 
 
 
 
诗亦有官腔
还有学生腔
 
 
 
 
惊回首
我不把此子当人看
已经很多年
他甚至不是机器人
而是人机器
 
 
 
 
在诗里寻找韵脚的小鲜肉
他们的爷爷是三寸金莲控
 
 
 
 
市场上
什么肉最便宜
知识分子的舌头
 
 
 
 
朝鲜:一只毒盆景
它存在的价值
是让一座纠结的植物园看
想走回头路
就是这下场
 
 
 
 
坛中势利人儿
在诗里装洁癖
你们装得像吗
 
 
 
 
诗无邪
不等于
长平胸
行割礼
 
 
 
淫贱的大众
接受了歌中的叙事
但拒不接受诗中的叙事
前者是声音后者是文字
 
 
 
第二次在书架前
找不到我的某本样书了
在我的书出到92本的时候
捉急、焦躁、抓狂
但转念一想心情便好了:
"难道我要的是屈指可数?"
 
 
 
 
当我看到某个名诗人
对自己没有名作的现象
也能阐释得天花乱坠时
我想起我那句
早已流传在同行间的
牛屄语:"不解释!"
 
 
 
 
有人在练好台词
有人在逼近心声
 
 
 
 
我没有耐心说服你们
我只有兴趣写垮你们
 
 
 
 
一路走来
既追求成功
又要谨防被成功异化
被成功学的猪油
糊住了一颗诗心
 
 
 
 
朋友
在总结我的特点时
千万别忘了这一条
对相声深恶痛绝
 
 
 
 
当第N个人对我说:
"过去我只欣赏唯美的诗
现在才懂得欣赏口语诗⋯⋯"
我在心里第N次回答:
"你这叫弃丑投美!"
 
 
 
 
 
三十年前我便知
创新之诗
当从杜绝诗歌腔开始
那是庸才毕生追求的
 
 
 
 
如果机器人写诗
首先灭掉的是
没有自己的
译诗+大师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