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他的眼和她的眼 (阅读92次)




 
今天我第一次来这里吃饭,
这个没有差别的工厂食堂。
我看见了他,和她,
还有他们的眼睛,他们的脸,
他们的啤酒和他们的汗珠。
安静的食堂,没有人说话,
只有木讷才适合这样
永无止境的疲劳、恶劣、酷热。
厨师像车间质检员,
询问你要吃点什么:水煮白菜,
尖椒鸡骨架,龙骨苦瓜汤。
其实我们没有选择。
是没有选择让他们这样安静,
安静得就像一种屈服。
今天上午我刚刚和他们在一起,
一个垃圾处理厂房,那里
堆满了猪尸,刚死不久的,
猪皮白嫩紧绷;死了两天的,
猪皮发红,红里透黑。
更多的猪尸已经腐烂,长满了蛆。
他们告诫我不要进来,
我没有听他们的,我要证明,
自己没有分别心并且富有同情。
打开那扇门,再打开一扇,
一阵猛烈的恶臭像巨浪向我扑来。
我窒息,又要拼命呼吸,
吸进这温热像蒸汽一样的恶臭,
就像被人在脑袋上猛击一拳,
晕眩得站不住脚。
我看见了他,他戴着口罩,
所以我看着他的眼睛向他点了点头,
拿起铲子和他一起清理那堆烂肉,
努力展示我的农民气质,
努力想和他们站在一起。
于是我又看见了她,一个
在坑道里打扫的女人,和她
布满血丝的眼睛,溢出油汗的额头。
半个小时之后,我逐渐习惯了这里,
习惯了这里的恶臭和闷热,
黑色的污水和白色的蛆,
习惯了头晕和胃痛,并且习惯了
作为一个臭人不能和人靠近的
自觉,于是习惯了沉默
和屈服与无动于衷的眼睛。
现在我们一起坐在这个食堂,
我将就着这几样食物,
我们静静地吃着,吃啊吃,
就像在逃避这沉默的尴尬,所以,
你终将像我一样清楚,
这里并不是没有差别的地方,
然后知道这个世界所有的
木讷和安静,屈服与怨愤
以及罪恶与耻辱的来源,
最后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