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春天的小学校园 (阅读101次)



 
毫无疑问春天来了,并且
来了有段时间,雨在下,
但还很小,树枝在落叶或者
长出新的叶子,有一些风
 
在你可以感觉但听不见的地方。
事实上春天来了,但是
雨并没有跟着来,云像柳絮,
如果是晴天;或者像脏被子,
 
如果是阴天,仿佛要下雨。
但你在雨中找不到要去的地方,
也找不到要做的事情,
要去看望的人,所以你就站着,
 
像是在等待,像是
站在漫长的走廊里,接着发现
自己来到这所小学,
在雨的边缘,空望一个篮球场。
 
这校园有二十亩大,四周
是教室做的围墙,外面是菜地
还有水田,在朦胧的时光中闪亮。
你看不见但知道这一切。
 
你看见的是上课时的校园,
下课时的操场,有人或无人的分别
就像落雨或不落雨的分别。
吹在头发上的微风带来
 
一种气味,卷起的树芽有点苦,
抖落的花粉温暖而腥,像
那个男孩很久没有洗过的头发,
没有换过的衣服。
 
但他总洋溢着笑容,他的脸
让你想起雨天躲在家里打扑克,
三个人打,两个人看,
雨下在屋子外面让人感觉很幸福。
 
真实的芬芳可能也是这样的,
浑浊而浓郁,滋生细菌,充满汗味,
但死亡时的芬芳可能更清澈,
像割草机碾过的草坪,收获后的
 
种子。好吧,还有
涨水的河岸,飘零的花瓣。
树林在变绿,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绿,
就像涨潮与退潮,然后又重复了几次。
 
就这样吧,春天来了,
你听见和没听见的声音,你看见
和没看见颜色,一把张开又收拢的伞,
一种劳动,像用锄头锄着大地,
 
像在收拾田垄,像
在移栽菜苗,在雨中或不在雨中,
戴着斗笠或者披着塑料布,
有点热或者有点冷。
 
真的,什么都有可能,
可能你已经老了,无人的校园
像垂暮的青山。可能你是个女人,
雨后的微风像心里涌起的浪花。
 
什么都有可能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思念的心情,怀旧的心情,
忧虑的,惆怅的,欢乐的,
烟花般的朗诵的声音。
 
所以就在这儿等着吧,
蚯蚓拱出泥地,然后被阳光熨平,
朽木长出菌丝,接着被落叶覆盖,
你等着春天来,等着它消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