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好东西可能是这样 (阅读898次)



灯光是从街对面照过来的
 
 




它以一个角度扫过6车道
同时以另一个角度快速穿过几棵刺槐和一排黑栏杆
又同时用第3个角度瞬间照亮草丛土丘蔬菜
几乎同时
也透过阳台上窗帘的间隙
以第4种角度照进我没有开灯的卧室
我以为
一切都完了
 
四仰八叉平躺在床上
开灯有没有必要?
并且
我想知道
到底
什么完了
 




 

好东西可能是这样
 





 

在西北,选择一处广阔荒芜的高山,背对着风口
坐下来,等很久
等一个好运气
 
当你看见一只黄羊
孤零零的一只
翻山过来
跟你一样
只为了绕过风口
你走运了
 
碰见一群
不算走运
碰见一群
你要花更长时间
才能等到
独自出走的那一只
 
就这样,你跟着它
从天亮
跟到天黑
保持一个恰当的距离
惊动它不行
它跑起来
你功亏一篑
 
你这样跟着它
跟到它不走了,蜷卧在地
慢慢咀嚼干草
你升一堆火
把火焰
烧到
高出附近的灌木
 
这只孤零零的黄羊
看到火光
一定会起身
然后小跑
最后奔跑而来
如果是一群跑过来
你还是功亏一篑
 
越靠近大火
它走得越慢
它停下来死死盯着腾起的火焰
你靠近它
手持一把斧子
 
在所有事情还没开始之前
你要学习掷斧
靶子可以是枯桑木
枯杏木
枯核桃木
你学习掷斧
最终是为了
杀死一只黄羊
但不是在一群黄羊面前
杀死其中一只
 
你和这只黄羊
几乎是一一对应的关系
你走近它
 
也是在所有事情还没有开始前
你还要学习
怎么悄悄接近
一个活物
找一个
你认为最孤独的人
但这种学习
可能是徒劳
最孤独的人
不会在意你靠近还是离开
 
这里需要
另一个好运
如果已经走到了
掷斧的最好距离
用尽所学吧
向着它的脖子
就那一下
 
你的斧刃快速划过它的咽喉
现在,你往火堆再添点木头
坐下来
你看见它疼得高高跃起
第一跃它几乎要舔到
窜得最高的火焰
以后每次跃起,力量
都不如第一次
 
你还会看见它始终朝着火堆
碎步后退
又碎步向前
双蹄腾空
但始终不会离开
你想想
这一生为了什么
又不为了什么
 
它对疼痛的忍耐
超出你的估计
你坐下,等更久
等它倒在火堆旁
你走过去
你看它的眼睛啊睫毛啊
还在扑闪,呼吸
你轻轻挪动它的头
正对火焰
直到最后的鼻息停止
 
这不是好东西
还远没有达到好的程度
它几乎与你对应
并且被你杀死
在处理它时
不要犹豫
它的头你要找附近最大的一颗树
挂上去
 
它的肠子
你取出来
绑在两跟棍子中间
尽量拉直
 
你可能要花几天
才能吃完它的躯体
你要保证火连续烧个几天
把所有骨头都扔进火堆
你时刻都要仔细听
除了风声
有没有另外一种
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细微声音出现
 
你再回到那个开始等待的地方
背对风口坐下
花点时间
是不是总有火焰莫名腾起?
直到黄羊肠子
变成一根长长的细丝
就别想了
不要试图去拨动它
你可以走了
走出高山
远远离开风口
把斧子
留在那里
 
在这些事情都发生之后
你可以去学习好东西了
你要终身学习
如何去拨响
一根细丝一样的黄羊肠子
你可以更少说话
在细丝发出
声音时
你至少变成哑巴
眼睛睁不睁开
都是多余
 
在这些事情都发生之后
并没有完,你还要学习
用剔刀挖空一块木头
枯桑木
枯杏木
枯核桃木都可以
你要挖出最好的一块
你拨响的那根细丝
在那个木洞中
发出广阔荒芜的回响
 



 
 
 
在夜间游荡
 



 

天黑后坐阳台上,你推开窗户
所有迷障,你都没看出问题
所以你眼珠内翻看着自己
 
你下楼,楼梯间雪白的墙还是雪白
好奇城市那头的热闹
你眼珠内翻看看自己
 
你最终是去看了一棵树,它亭亭如盖
看见的是一棵楸树或梓树
看见树影晃动之前,你都在看自己
 





 
 

充血闪电
 





 

早晨
透过浴室的镜子
他嘀咕
“又是红血丝”
没有一天例外
每天都攻上他的眼球
精致的红色闪电
略带惊悚
直击中央的黑色瞳仁
 
我见过那张照片
把玩闪电的特斯拉
坐在实验室
他制造出众多电球
浮在空中
竟像他托起后
放开的白鸽子
 
今天,在7点59起床
窗户大开
晨风徐徐灌入
房间内的光线
比以往充足
 
2010年秋以降
极少
与众不同
光的变化就像咏叹基督再临
只有充血的闪电来了
没来的
正在来的路上
 





 
 

镜子们照出一张张关闭的脸






 
 

清早,在住院大楼的厕所内
他点烟
提起一股劲
把烟雾朝窗玻璃上狠狠吐去
一夜过去
窗玻璃那么脏
嘴里边,苦杏仁的味道
不停翻滚
他看见一面面镜子
悬挂在那个与医院一街之隔的小区
那些正对着住院大楼的住户的窗玻璃上
发出反光
 
期间拉链反复拉响
便池吭哧哗啦两声
他没动
把烟抽完
在小便器壁沿上刺灭后
转身出门
 
 





 
论圣水寺的汉桂老祖宗翘辫子
 





 

诵经声中
不知不觉
出钱几十
我们也从寺庙后院的
水井内
取走一瓶井水
走时看见
松树的虬枝
扎入身后的灵泉山
于右任倒没写什么
一个白河人
在民国某年
写了俩字
 





 
 
进阳平关






 
 
嘉陵江江面开阔起来
江水裹着泥沙
公路边开着紫鸢尾,风儿徐徐
有一家汉阴人的女儿
嫁到阳平关已经多年
 
 





 
 
自由搏击、太极、美朝局势
 





 

一个男人
打倒另一个男人后
有必要
继续按住打
像赵晓冬在成都
按住魏雷那样
我是说
一支军队
击溃另一支军队
情况
也不复杂
需要冷静判断
是否追打穷寇
 
打自由搏击
像使用口语
无聊的炮火
属于修辞
恶心现代战争
是因为
修辞
不代表本质
口语书写
也不是
声音
才是
本质
 
今天
我还是对
一次具体的杀戮
感到震惊
那是一场献祭
两个持刀人
一左一右
用砍刀
慢慢剁砍
一头耕牛
负轭的颈部
砍出
一个V型凹槽
祭司唱歌
鼓吹手
把音乐
吹得很响
人群不断起哄
少数人把心
提到嗓子眼
黄牛被栓在
木桩上
忍痛
围着木桩打转
 
艰难时世
不忍卒读
不对吗?
我没有
坚持看完
声音不断
将我掀翻在地
血液的叫喊
一样不容置疑
我是说
只有战争
才叫战争
 
任何预见
屁用
没有
炮弹升空首先
划出优美弧线
死神总是
左手
一把蓝药丸
右手
一把
红药丸
 





 
 

鸟鸣研究
 






 
 
听见不同的鸟叫
但不知道是什么鸟在叫
你用心记住它的叫声
用口哨模仿
入夜后你在网上听各种鸟叫
听了上百种
都不是你要找的
你想:怎么用文字
精确描述鸟鸣?
 
你看见夜空中
将近一半的月亮
捋出更多线索
你确定它是一种
体型较大的鸟
叫声有花腔的凄厉
 
你还是没找到
你在想你错在哪
你用遍了能想到的办法
最后
房间一片寂静
 
肯定是哪错了
鸟鸣无解
但鸟本身可以理解
你只是想
陈述一个基本事实
但不是这种:
五月,你听见一种鸟鸣
你要陈述的类似:
五月,你听见
四声杜鹃
叫了多个四声
 
这种鸟鸣只有三声
第二第三声是个
明显的滑音
难道鸟鸣的音乐性
在它寻偶时
表现得最好?
你无聊地吹了
几个三声
滑音也很像
你带着失落睡去
 
在这个国家
有计划地
把人口重新
向更远的山野分流时
你在城里
对着附近
茏苁的山坳
研究鸟鸣
 
第二天一醒
你出门
像往常一样
跟他见面
你们在楼上
并排站着
俯瞰着山坳
那种鸟鸣
又出现林子里
你问
这是什么鸟在叫?
如此啁啾鸣啭
 
他回答
催麦熟的鸟
麦收后就不再叫
名字不知道
你开始上网索搜
催麦熟的鸟叫
 
你还听见他指着
那道山梁说
那十几家人
把住所筑在了
刀面上
鸟鸣从刀背传来
对,你找到了
就是它
你点开那个对的音频
不停地听
你看见
莫名的寒光
在向夏日逼近
但你
没有告诉
任何人
 





 
 
一个古稀老头
 





 
 
我跟他
建立了
一定友谊
我们
在他
独居的房子里
喝酒
他清炒了一盘
引以为傲的
秋葵
他给我读
他写的
狗屎一样
硬的
古体

长着反骨的
幽默脑袋
却珍视
这种
无聊东西
到现在
近20天
闭门外出
他没回来
可能
在东南沿海
流连
可能
回了
武汉
有几次
我一个人
去他的后花园
跟他的
薄荷
建立友谊
也跟他
馥郁
透达的忍冬
建立友谊
还有一些
坚固友谊的
东西
被他深藏在
后花园内
我认为
是一件
趁手的
工具
他从来就没
舍得拿出来
昨天
我去他的
后花园
拍照
花开得更多
在小块
浓荫下
我感受到
他的卓越创造
和他与我之间
毫无章法
的默契
我对他的
有限友谊
出现
单方面
暴增
 
 




 

真正的烟草
 






 
 
夹着
一根点着的
艾条
像夹着一支雪茄那样
沿着
腹白线
来回走
频繁地把烟灰
弹进
烟灰缸
我并不想抽它
你抽过
艾条吗?

不会
想抽艾条
你不会
让艾烟
在你嘴里
呆上哪怕一秒
更不
可能
吸入双肺
更多烟灰被掸落
静静躺在
烟灰缸里
接下来
那根变短的艾条
去了腹白线
的左边
和右边
两个
区域
那么光滑
但又那么不同
你不知道
那个声音
干脆
尖利
短促
像什么东西
突然被颠覆
在我
把艾条掐灭
之后
还隔了一会儿
今晚
我的
烟灰缸
碎成了两半
 





 
 
摆脱地狱
 






 

雨水把泥土浸透
再经过一整日暴晒
土表变得干燥、蓬松
向日葵长到
胫骨的一半那么高
一根更瘦的腓骨
与它并列
番茄匍匐在地
架子还没有搭好
土豆开出淡紫色花簇
球茎势必更加坚硬饱满
你走过去
在它们中间
毫不费力地摆脱地狱
你也在听
卑劣的血
不知道为什么
已经放缓了流速
 





 
 

非法分子







 
 

晚餐过后
下午6点一刻的
最好时光
我去锄草
踩在一堆拔除后的干草上
脚下发出啪啪几声
翻开后发现
几只灰白的蜗牛
已经殒命
更多蜗牛
簇拥着藏在那里
我锄草
用锄头砍断大蓟
和疯长的野胡萝卜
使它们
茎叶分离
却意外砍断了
多条蚯蚓的
头或身体
它们流血
极少量的血
也流进土里
我觉得
我最好离开
但还是停留了一会
想起前两天
没有歇过的雨
我撑着黑伞
穿着雨靴
只是来这里观察
没有发生这些
 





 

噪鹃的十二次叫
 





 
 
接近凌晨1点半
它的叫声出现
音速平缓
然后加速
音调不断上扬
直至最高
戛然而止
接着从头再来
此时月亮接近正圆
你不可能看见它
在不远的某棵树上
它通体黑色
融入黑夜
羽毛的幽蓝光泽
无法显现
深红色的鸟眼
偶尔向月亮瞥去
月光如瀑倾泻
你想象过
在去除
虫鸣鸟叫的
寂静之夜
连微风都停止
光瀑打在物体表面
产生悦耳的响动
四溅的光
形成
另一种形态的河流
噪鹃的叫声引出
四声杜鹃的叫声
但它才是
真正的主角
它的眼睛像
两颗烧红的铜豆
噪鹃的十二次
叫声过后
能被一次蛙鸣
轻易推翻
蛙鸣停止
它才又一次成立
入夏以后
没有声音
能跟蛙鸣较量
如果你能看见它
只能看见
它凭着一双血目
艰难扭转局面
那两粒火
在树杈间晃动
无法捕捉
它突然转身掐灭它们
又突然擦亮
此时对它的
任何判断
都难以成立
直到十二次叫声
再次清晰出现
 
 





 
感怀






 
 
那一次
在山脚下
那条无名溪边
你被
大蓟刺中
指肚
戳出个小洞
 
现在
我经常拔
小蓟
它们每次刺中我
 
我都想起
就在你疼的那一下
溪水
特别
淙淙
 




 
 

希特勒的钢盔
 




 

1989年济南政府
拆老济南火车站
学者民众反对
这座西德人建立的
远东第一站
仍然被拆
“那钟楼的绿帽子
像是希特勒
军队的钢盔”
这个理由太好了
其实还可以
更强硬地指出:
那钟楼的绿帽子
就是首屈一指的
独裁者和杀人狂
希特勒头上的
那顶钢盔
拆了理所应当
让少数人苦恼的是
他们拆了之后
只造出了
公厕一样的东西
对其他人
是纳粹钢盔
还是一座公厕
都无所谓
几十年来
他们只要求
火车准点到达
这个当然
也无法实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