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李浔四月的诗 (阅读774次)



李浔四月的诗
 
 
白露
 
天气转凉,汗珠纷纷落地
在草尖上滾动着白露。
现在,你应该放下肩上的担子
面对冷静下来的
田野、小河、朩桥和回乡青年
说说春一转身河就去了远方
说说姐的眼里好看的喜鹊飞远了。
白露,白露
为什么你眼角的热泪一下子变凉
都说出来吧,你说
白露,打湿了姐做的那双布鞋。
2017-4-25于湖州
 
 
陆上的水手
 
爬惯了浪尖的水手
现在安靜的山里,草和树无聊
鸟与风散漫,昔日勇士走过的路
因腐败的落叶已不忍落脚
在海上无数次晀望过的山
有着如此松散的前景
面前的山,深远而迂腐
陆上的水手,从登山开始
已有了晕船的感觉
2017-4-2于湖州
 
 

 
中堂上的鹤有了私语,松听懂了
有人在写家书,抬头是云
在自家的院里锄地,种下了十万颗星星
此刻是蓝色的,河水绕在梦的脖子上
月亮不忍再出来了,天越来越黑
只有狐狸的眼睛像两块明镜
 
每一个屋顶都有天上的声音
不信,你可以再等些日子
雨说来就来,彩虹和瓦上的太阳花说开就开
远方的路啊,那些纸上的字
挤垮了那么多的有才华的人
风在树上,传闻都在路上
你也在其中,三生有幸在又圆又大的抱负中
在梦里跑出的狐狸,它偷窥人间
路上的人啊,你要小心
总有一片云会压痛了你的肩
2017-4-29于湖州
 
 
观白鹭
 
一只白鹭在湖边看见了自已玉立的身影
啄冼着洁白的羽毛,那么专注
仿佛这一刻是真正的目中无人。
 
湖边还有我,一个对美过敏的人
专注着另一个专注。
我一直在等白鹭飞起来的样子
不会飞的人,用一生在看飞
仿佛这专注已目空一切。
2017-4-4于湖州
 
 
没有比家乡更缓慢了
 
风吹过树之后,又吹了你
你看见草动了一下,天凉了一会
风走了,你和草一样安安静静
有名有姓的村子,都在隔河相望
你蹲在那里,躬着的背上有时光缓慢流过
没有比家乡更缓慢了,等一只红薯长大
慢慢浇水,慢慢结果,再慢慢老去
在如此缓慢的时光里,也有快的事情
二婶的黑发变白的时候,小妺出嫁了
昔日追着你讨喜糖的小屁孩当上了县长
风又吹了你一下,草动了一下
你没动,你蹲在那里
远远看去,二叔安祥的坟包
像一粒饱满的种子,慢慢地等着清明
2017-4-21
 
 
在来路上
 
可以看见夕阳在他的眉际下一点点下沉
这和绝望无关,和冲动的乡恋无关
你看,这条来路上,野草和人一样
来历都无关紧要,只剩下别人眼里的过程
你还可以看见路在他的脚下一次次偏离,
这和目的无关,和舍取无关
你再看,人少的地方,羊会赞美小草
天会染白角落里的妄想
在那里,一个忘掉蛛丝马迹的人
已和来路绝交,像草一样热衷于埋装人迹
2017-4-17
 
 
顽石
 
这顽石,面子上的事都到了下游
剰下一付铁石心肠,继续磨水。
 
这不开窍的顽石,它应该要露出水面了
水抚摸过它,给它冼过脑
还许诺过那么多的远方。
 
天上的水,离地这么近
还有什么可以称为源头?
也许就是顽石挡过水的地方
2017-4-14改于湖州
 
 
桃的中国
                   
仅仅二三株桃,历代的私塾
有停不下来的痴,说不完的粉红。
你运气真好,找到一块好地
还有一个好人家。
为了你的前世,现在
我在桃前,面若桃红
而桃花,一点也不像我。
2017-4-2日于湖州
 
 
 

 
一个迷路的人
像蚯蚓的兄弟一样
走在看不见的路上
他所看见的远
像根须一样
盘根错结
他留下的远
已经长出了白发
2017-4-9改于湖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