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那些被出版社毙掉的诗篇 (阅读1223次)



那些被出版社毙掉的诗篇
 
 
减法
 
多年后,我会将我的肉身
还给父母
不过此前,我要将多余的偏见
还给教科书
将可耻的贪欲,还给这个
卑鄙的时代
那时,油葫芦泊将昔日重来
我把自己涂成一条泥鳅
我要让过路的人,捎话给
正烧柴做饭的母亲
我是干净的
那时,大地上蹲着几个土丘
蜻蜓低飞,诡秘不语
 
2008.12.31
 
 
 
 
理想
 
 
有时候,感觉自己
就是一只蜣螂虫
多年来,推着一个
被称作理想的粪球
一直,往前滚
泥土啊腐水啊草末啊
粪球,越滚越大
远远超出我的承受
如果我不选择逃离
终有成为齑粉之日
 
2008.12.24
 
 
 
 
革命犹如一场盛大的寂寞的欢爱
——致陈独秀
 
吾人之政治主张,岂容他人匡正?
对于反对者,惟有痛骂之一法
——老子人犯了法,老子的性欲
却没有犯法
 
2015.7.14
 
 
 
 
死于自然
——致邢台洪灾死难的孩子们
 
早晚也得死
 
要不也得死于毒牛奶
要不也得死于毒馒头
要不也得死于地沟油
要不也得死于毒自来水管
要不也得死于毒空气
要不也得死于毒跑道
要不也得死于大爆炸
要不也得死于藏猫猫
要不也得死于嫖娼
 
孩子们,你们死于洪峰
属于自然死亡
相当于大人们的寿终正寝
只不过他们死前穿上了绸子料的寿衣
而你们还光着嫩白的小身子
那些污泥、杂草、烂菜叶子
断不是你们留给这个世界的墓志铭
 
 
2016.7.23
 
 
 
 
关于诅咒的诗
 
我的文字
决不会
为刽子手而写
即便是
诅咒的文字
 
那些靠屠杀同类
而上位的人
那些杀人如剃头
如割韭菜
有如狂欢的割草机
却死不悔罪
连以死谢罪都惧怕的人
以及那些
为上述人作假证
翻案、供奉、招魂的人
 
就是他们
死前也会高歌——
“此一去
尘世高山从头越
弥勒佛边唯去处
何其乐”
 
原谅我
不写出
这些人的名字
因为他们
几个被无辜占用的文字
也蒙羞
因为他们
我为自己生而为人
深感耻辱
 
2016.03.13
 
 
 
 
祖国
 
要爱就爱她狭长的疆域,多一寸肌肤都是浪费
要爱就爱她耸峙的山峰,任何的旁逸斜出都是败笔
要爱就爱她暗夜的清溪,鳞光乍现,源头难寻
她有良田万顷,可敷一吨雪,可反射千里银辉
足令一个粗糙的灵魂滑进那窄窄的天堂
一颗孤悬尘世的心,自然要呼唤她:不给自由的祖国
一条丧家犬,也会叫她:荒凉的故乡
而对于一个沉沦和挣扎中的攻占者
她,就是巴士底
 
2016.12.18
 
 
 
 
出名要趁早
 
华雄借关羽的青龙偃月刀
出了名
出名即死亡
关羽借华雄的人头
出了名
然后杀颜良,诛文丑
过五关斩六将
劈庞德,擒于进,水淹七军
简直如削瓜切菜一般
以前靠名气杀人
此后靠名气
夜读《春秋》
义释曹操
单刀赴会
刮骨疗毒
直至失荆州,走麦城
这名气
如东汉末年那片昏黄的月光
一直照耀这小小人寰
 
2016.4.18
 
 
 
 
恩格斯论婚姻
 
众所周知的是
诸葛亮是山东琅琊人
后,迁居襄阳隆中
他的老婆黄月英
虽丑,但有才
鲜为人知的是
黄月英的父亲黄承彦是襄阳名士
与上层社会圈子中庞统、庞德公、司马徽、徐庶等人相交甚好
黄月英的母亲
是荆襄一带统治者刘表的后妻蔡氏的亲姐姐
蔡氏也是当地豪族
这对一个外来户来讲
多么重要啊
 
2016.2.19
 
 
 
 
参禅
 
在权贵者争相趾高气扬的时代?
我低下一颗高贵的头颅
 
首先要向大自然低头
我食其肉、饮其血、茹其毛
还天天糟蹋他
俨然一个不孝之子
 
还要向一生舍己而无怨的人低头
我虽小恶不为,也偶有善举
但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我不能企及
 
更多的时候,面对人世间太多的苦难
我无法抬起这颗卑贱的头颅
仿佛隐姓埋名多年的逃犯
自知罪孽深重,惟等老天和时间的审判
 
2011.5.23
 
 
 
 
祖国
 
 
请允许我先拒绝一些什么
允许我把你具体到家乡的
一座山,一条河,一片森林,一寸土地
具体到我的油葫芦泊和父、母亲
请允许我在天朗气清之日或月黑风高之夜
读一读《论语》、屈子、李白、苏东坡
允许一介小民有他内心的家国天下
并希望它们永世合安
 
2009.9.30 
 
 
 
 
由一个13岁的中国小女孩因偷巧克力跳楼轻生的事件想到的
 
故事是听来的
1935年冬,一位60多岁的老妇人
因偷了面包,被告上法庭
“是的。我是饥饿,但我更需要面包
来喂养我那三个失去父母的孙子……”
旁听席上,响起一阵低低的议论声
“你有两种选择:10美元的罚金
或10天的拘役? ”
“我要是有10美元,就不会去偷面包
选择后者吧……”
这时,旁听席上站起一个40多岁的男人
他向老妇人深鞠了一躬
“请你接受10美元罚金的判决。”
说着,转身面向旁听席上的其他人
掏出10美元,摘下帽子放进去
“我是现任纽约市市长xxx
现在,请诸位每人交50美分的罚金
这是为我们的冷漠付费!”
 
2016.1.4
 
 
 
 
口罩歌
 
它应该戴在驴子或马嘴上
以防它光吃饭不干活
它应该戴在环卫工嘴上
他们整日面对的是垃圾
它应该戴在大夫嘴上
病菌传染最恐怖
如今,它戴在你我他的嘴上
上至八十翁妪下至三岁幼童
无一幸免
流浪汉要戴
宝马女也要戴
待遇均为3M
世界在这一时刻实现了大同
鼻梁高矮无所谓了
牙齿黄白看不出了
三瓣嘴与性感厚唇
都一个德性
爱你与骂你
全被PM2.5消了音
一个人人吸毒、全民捂嘴的滑稽时代
一个卑贱者无须仰人鼻息的绝妙时代
一块遮羞布
遮不住真话者的机锋
同样遮不住说谎者的滔滔不绝
爱人啊,我将揭开几亿层铅炭布
才能辨认你?
我将穿透多少粒贪腐者的黑心
才能粘住你十面霾伏的唇?
 
2017.1.8
 
 
 
 
大风颂
 
小风易迷醉
大风可醍醐
 
我有烂尾楼
我有一沟绝望的死水
我有数座秃山待葱茏
请连同那具黑暗腐烂的躯体
一并铲除
但别伤害无辜者的性命
 
此刻,谁手里握着什么都没有用
怀揣一棵小草的心
垂下你貌似高贵的头颅吧
哪有什么青天可言
颠狂红叶上阶飞
惟风而已
 
小风穿堂过
大风心中留
 
2017.1.9
 
 
 
 
杨改兰说,你不理解
 
我的孩子我要全部带走
活着5口人挤在10平米大风都能吹塌的土坯房,死了也许会宽敞些
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蝼蚁不需要户口,可孩子们是黑户
村长有低保,村支书有低保,他们的亲戚有低保,而我们没有
就算给我们,每天不足7块钱,连孩子上学一天的伙食费都不够
全国公路修到100多万公里了,为什么我的四周全是泥淖?
盛世阳光普照,但我看不见
黑夜无边,斧头是岸,除草剂是岸
 
2016.9.12
 
 
 
 
诅咒贫穷
——为贵州毕节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当我开口诅咒
从不知所在的上帝
到蝼蚁般疲于奔命的父母
从逐利的时代
到盲从的人民
从掠夺者的城市
到被掠夺的乡村
从大而无当的国度
到具体而微的毕节
纷纷露出
一副无辜者的嘴脸
 
孩子们,你们的死
与政府——这个毫无生命的大词
应没什么干系
而你们的父母,远离家乡
有不在场的证据
你们的死
我敢肯定地说
一是因为饥
二是因为寒(2012年11月)
所以,在这个并非饥寒交迫的年代
一个锦衣玉食者
要替你们诅咒一下贫穷
只有诅咒贫穷
才不伤及无辜
只有诅咒贫穷
才皆大欢喜
 
2015.6.10
 
 
 
 
和梅子探讨坐怀不乱
    
梅子有了新男友
她说,他可不像你那样没出息,总是爱动手动脚的
并十分自豪地说,他可真有点坐怀不乱
我说,坐怀不乱是古代一个叫柳下惠的阳萎患者说的
我说,梅子你还别不爱听
我说,梅子你冬夜躺在一块冰上的感觉和结果是什么
一是你肯定会冷,那是由内到外的,十双棉被也没用
二是冰可能会化,但水决流不进你的身体
那你就惨了,你得为此付出一生的心血
去抵抗你自己的旱情
 
2002.7.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