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鬼怪猛吃我们思想》 (阅读815次)



《那一块女孩石头》
 
一块女孩石头,明净的,纯粹的
不是别人的,她一定是她自个的石头
听到她一种发育声音
女孩生长杏仁牙齿
生长乌亮黑发充满乌鸦翅膀飞走的神秘
女孩羞涩,含苞待放准备怀孕
她美丽聪明活泼这一切仿佛没有敌人
但她不能接受社会非法分子
她的泪水值得一个孤独狷介男人用一生品尝
她到来不是还你前世眼泪
她往冷漠石头里点燃不熄灭的灯芯
呼唤出你心脆弱善行
一个如此奇妙女孩,她活在你思想石头里
石头可以生长玫瑰
甚至生长一对翠鸟清丽而公正声音
可以从瞎子变出看见一切的眼睛
这也是一次春雨进入池塘接受抚摸
你与石头一见钟情
从此与生命订立一个坚定方向
并接受可以经常得不到石头回报柔情
 
《微笑》
 
我的微笑是有痛的
也有过柔弱无骨日子
微笑被我埋入泥土
暗夜里我也知它位置
我不把微笑挖出
过些日子,由它生出根
发芽后,生长树叶
如果运气好也可长成大树
某个炎热夏天
我经过它乘凉歇脚
 
把微笑吹入天空朝霞
当然,我更愿它随浮云到处走
别人嘲笑浮云
我不想嘲笑
在我口渴时落点雨还给我
让我感谢它
甚至不知道它原是我自己的微笑
 
微笑不痛的就撒它在路边
当块石头可坐人屁股
长些草,开点小花也行
蚂蚁与蚱蜢为此唱歌
到某年某天某个时分
微笑或越过千山万水找回我
为此我可以去爱夜空
 
另外也可藏点在小时玩具里
让儿女们摆弄玩具时
多少也得点儿温暖
知冬天不太冷涩
 
《方言》
 
她不是走向我
是照向我
是光——阁楼天窗的光
我倒是光里尘埃
簌簌落下
她用手把我捧起
一些残缺破碎躯体
在我尘世
被时间炸弹炸粉碎
忽感觉
我某次从幽暗楼梯
走上来天台
安静地走入永恒池水
为她
生长起第一根肋骨
 
《一枝七星花》
 
我认识自己是一枝七星花
别人不认识我是一枝七星花
我走进澡堂把自己洗干净
想保持点儿不与野兽争宠的骄傲
七星花出生后还算身体健康
缄默等待奇迹并感谢命运
我站在自己额头与七星花仰望星空
有眼睛黑色与头发黑色
有我黄皮肤的黄金
七星花也在诸多事物里纠结不安
我看到七星花也看到的白天鹅
水泥地上,你烦躁走动,不能跳天鹅湖
我想干掉戴假面具的自己
想问七星花你的灵魂有多重
我不知道我自己灵魂有多重
在植物纯洁天平上
我不知道我是左倾还是右倾
但相信这枝七星花没有肺痨记忆
只有一个孩子把手
放到母亲奶房上的记忆
根植在泥土里的记忆
 
《悲凉的借口》
 
白发中有强壮的悲凉
月光树影,午夜流转
生之一粒沙,生之一匹马
生之渺小,生之伟大,生之怯弱与勇敢
 
凝视一条时间伟大的水
悲凉自在水底生长
世界不是一个神照顾
怎么把水底的水钓上水面
 
夜尽月光束之高阁
不朽是自己在悲凉中
想到的借口
你在水边钓出历史孤独
 
命运扔下几件破衣服
寒风里的诗人高兴
一个英雄荣耀在睡梦
被梦自己用手悄悄打开过
 
《鬼怪猛吃我们思想》
 
你与思想走在饥俄荒原
手里抓满无用黄金
死亡的唇,贴近你脸颊
难道你还得意不消化的富有?
 
在诗歌里,坚硬的知识
与坚硬的梦一样让人难受
不如去海边看小孩跳沙丘
还能坚守对真实事物不愿放弃
 
世界持续增多平庸的思想
灯光照不透窗外忧郁城市
梦里,鬼怪猛吃我们思想
是我在诗歌里碰见最奇怪的事
 
《静静地沉思》
 
我的眼睛比手脚接近沉思
是这样的,额头比眼睛接近沉思
心就比额头接近沉思
天空比书桌上的书接近沉思
夜来了,星光走遍世界
那些窗口多用灯光思考卢梭
我像小孩在书里拆字
我这一粒沙感受黑暗比光亮接近沉思
在光亮里的人忙于行动
而我眼前这颗我不认识的苹果
它被什么人的手
从什么地方高枝上摘落
摘苹果的手一定是不要沉思
在这时拜访我家
安心地坐着书桌的
苹果也在静静地望我
仿佛城市广场一座小教堂
它确比想象的文字接近沉思真实
比《圣经》接近存在
它也不心惊肉跳
它不发一言已阅尽生死
是它把“我”置入苹果内的
我静静地触摸到某个瞬息的宇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