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2017年诗选 (阅读923次)



◎雾
 
他轻手轻脚
像一个影子,在河边行走
 
他张开嘴巴,发不出声音
四周也无人说话
 
他像一个去国的皇帝,坐在石头上
四处潜伏着杀手


◎有没有一条路
 
有没有一条路
走着走着就到那儿
不必乘车穿过旷野,江河和雪地
不必开门,穿过街道,人群和季节
像梦里
 
黑暗尽头就是你
花开的声音就是你
黑暗中的黑眼睛,深潭里的星星
忧郁的明亮
照见我一生的忧伤
 
有没有一条路
走着走着就到那儿
不必道晚安,也会通向黎明
不必说您好,雪花也会飘下来
梅花开在南山
 
你住在那儿
所有花草都是你的孩子
所有鸟兽都是你的邻居
没有君王,没有臣民
没有你我


◎庭院
 
再也没有庭院
可以容下这样一个月亮
月光照在小溪上
照在木柴堆上
照在倒挂在竹竿上的大白菜上
照在梨树旁的那口水井里
 
月亮,像是妈妈黄昏时分点亮的灯
木柴是爷爷用斧子劈开的
大白菜是大姐姐蹲在溪边
用手一颗颗洗干净的
水井是先人挖的
奶奶总在这个时候一边掰玉米一边给我们讲故事
 
 
◎小酒馆
 
大海在酒杯中摇晃
海风从门窗的缝隙中带来了一条蓝围巾
你围着它坐在我对面
我忘了我们说过什么
只是记得长途车经过一夜颠簸之后
天色刚刚泛白
一闪一闪的晨星
寂静地照在海边大片的苹果树上
整个平原曾经掠过我孤独而青涩的身影
 
 
◎马语者
 
风轻轻拂过每一片叶子
远处江水,在慢慢流着
落日惊醒了谁?
伫立的马,使我们安静下来
在马的眼里,我们看见自己
内心未曾熄灭的火焰
 
时间筑起的山水就横在我们中间
春天虽然来了,大雪还在黑夜里下着
 
 
◎啊,春天
给儿子
 
落日之前,带你来到江边
水面通红。垂钓者坐在堤岸
 
你一会儿蹲下来捡贝壳
一会儿把石头扔到江里
 
波浪让你格格格笑
遇见一朵小野花
你就唱“两只小蜜蜂……”
 
你对一切保持好奇
就像我对一切保持默然——
 
春天让我看见古老的事物
而你让我看见
 
她们都有一颗年轻的心。
 
 
◎西藏的蓝
 
蓝穿过骨头,像神坐在身上
四面八方的风吹过来
我们仿佛回到时间的故乡
 
站在亿万年的石头之上,我们是
又苦又咸的海水
也是风中飘动的经幡
 
是掠过群山的鹰
也是磕长头的朝拜者
是沾满额头的尘土,也是山顶不化的白雪
 
那些丢失了的神祗和荣耀,那些悲伤……那些蓝……
在这里伸手可及
 

◎刮胡子
 
早晨
起来刮胡子
刀片滑过肌肤
发出唰唰唰的声音
坚硬的胡渣
顷刻就没了
我突然觉得
这太像锄草了
我小时候一直很困惑
为什么妈妈
总是在地里锄草
为什么草永远锄不完
她带着帽子,背对蓝天
唰唰唰,唰唰唰……
草很快锄干净了
但很快又长出来了


◎无所忆
 
鹰已飞走。虎重返森林
绿皮火车停在旷野。吹过的风
忆起了它的轮子
它偶尔轰隆隆驰进我的梦里
黑暗的梦,像一个漫长的隧道
快要触及到什么
却因梦醒而消失
 
整个三月,我去过一些地方
离开就已遗忘。一个人时
我总是默默坐在那里
很想有人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
说:这个春天没有雪,也无悲伤
你不必杞人忧天,也不必
为中年的冷漠而羞耻
 
 
◎白鹭
 
那是一个下午,其实应该是
很多个周末的下午
去山谷看你的父母
途径一片水稻田
一些白鹭站在稻田中央
一些在空中飞旋
它们像大地上的精灵
使整个山谷
充满羽翅振翼的气流
和晃动的光芒……
我们一直无法知晓
每天早出晚归的父母
是否与白鹭带给我们的一样:
哪怕是片刻的惊喜和宁静
甚至长久地在心中回响、起舞
 
 
◎给刘年
 
在朋友圈看到你发的照片
有磅礴的云天,苍茫的山水,和风尘仆仆的旅人
就知道你的真去旅行了
你说:想买一匹马,沿玄奘的路
渡黄河,经河西走廊,穿黄沙茫茫的莫贺延碛…… 
结果你是骑着电驴只身前往
你说:世上已无经书
眼里尚有泪水
需到恒河,痛哭一场
我想:你一定会如愿的
我只是奇怪,为什么
你翻过的山,走过的路,遇到的人
都因你而充满悲怜
你说你喜欢落日,落日是否为你在风中
多停留了一会儿
我每次想到你,内心总有深深的祝福
祝福你。也祝福这人间
 
 
◎清明,桃花吟
 
清明,桃花就会突然出现
在路的拐角
在墙边,在荒林
一身惊艳
像风中一声声叫喊
穿透灵魂——不,是它的灵魂穿透我们
 
在追忆的途中
记忆也在找寻我们
面色悲切的人,迎面而来的人
都是亲人。我们不忍直视
也不忍悲伤。不若坐在桃树下饮酒
桃花落入酒杯,我们一饮而尽
 
 
◎黑暗的路
 
曾经走过一段黑暗的路
四周空无一人。夜空里没有星星,看不见月亮
漆黑的大地,像是坠落的一片夜空
大风哗哗哗吹着,一直吹着——
叫人恐惧和绝望
我没有回头
我想看看黑暗的尽头有些什么
后来。后来的一扇门开了
带来光和春天
就像一个梦突然醒了
但至今我并没有
从黑暗中获得力量
在那束光中彻醒
打开后的世界和过去的还是一样
唯一不同——
是在生活中经常感到
一个黑暗的深渊,嵌在体内
但我不再向它注目
 
 
◎绝句
 
星星在燃烧,但夜空是寂静的
风吹大地,但大地是寂静的
 
望星的人,追风的人
他们在他们的影子里活着
 
 
◎寂静之路
给二棍
 
草木皆为兵。落日似战鼓
星星高举火把
夜空,像一张展开的旧地图
哦,你一次次离家,踏遍青山,只为找寻
一个存梦的地方
你想在那里竖一面旗帜
在上面写一个跌宕的人间
我们的人间已经麻木——
我们也梦想,草木和风来保持灵魂。而你在行动
一次次转身,像一次次洗礼
 
 
◎很多事物,到中年才会想起给它们正确地命名
 
一簇簇白花开在山谷
路上落着花瓣
清泉旁的石块上也落了一些
带着小之
一路往山中行走
我没有为这些小时候就熟悉的花而惊奇
小时候啊,我在山中砍柴
经常被它绊倒、刺伤。但真不记得
它在风中带来的
一阵阵芬芳,如此浓烈而甜蜜……使整座山充满回忆
回家后我在网上查到它叫金樱子
 
 
◎要有光
 
要有光,要起早贪黑的母亲看得见路
要有光,要深陷冬日的姐姐有一个春天
 
要有光,要决绝的日子在风中回头
要它看见,悬崖上的野花
装着星星,也装着露水
要它看见,黑暗中的灵魂
也有翅膀和梦想
 
要有光啊,要影子找到我们
要我们找到对方


◎风暴
 
风暴终止后
并未消逝——
 
玻璃碎片,折断的树枝
闪电,不时划过记忆和梦的边缘
 
快五月了
这里开满嫩黄的雏菊
 
时光看上去
纯净、安好
 
鸽子在早晨飞翔
赞如同哀悼


◎在尖峰山
 
金樱子花开在山中
山中香气飘溢
 
身心疲倦的人如果来到这里
会和我一样放下戒备、仇恨和小小的悲伤
 
散落的花瓣,像云从远方带来的寂静
和对尘世的爱,对我们的爱
 


◎在千岛湖
 
去过的地方仍觉陌生
千岛湖,就是这样的地方
湖光和水鸟
像梦境:我来过……我来过……
我其实真的来过
若有光,一个人在心底轻轻叫唤
带着妻儿
乘游轮
去了几座小岛
岛上看到了什么,未及细想
 
我们坐在船上:碧绿的湖水
和一座座沉浸在远处湖光中的小岛
轻轻的叫喊
我在。
我在。
在岁月中。像等待



◎立夏
 
那两只松鼠哪儿去了
我蹲在井边用井水洗脸
它们在树上跳跃
 
这是父母干活的山谷
每周周末我们回去
帮他们切稻草,拾柴禾
 
小之喜欢那里
喜欢跟舅舅在湖边游荡
一会扔石头,一会扑蝴蝶
 
林子里轻荡着薄雾
月亮淡淡地挂在早晨的天空
集市上,父母已经开始卖平菇
 
 
 
◎雾中
 
你在山中行走
穿浅绿色裙子
背着小包
迎面走来
我看不清你的脸
你的黑眼眸
穿过林中的迷雾
照见我的梦境
如瀑的长发
披垂在肩上
我从梦中醒来
仿佛还可以
触及下垂的发尖
我知道
仅此一次
今生不会忘记
很多人
见过很多次
我也没有记住
 
 
 
◎手电筒很亮
 
手电筒很亮
月亮很亮
山路一片漆黑
旷野一片漆黑
二棍说:
“他正从山中下来
没有遇见狐仙
没有遇见任何奇怪的事情
月亮是大美”
月亮下的人间
站在山顶看
像一个巨大的的摇篮
不幸的人
悲伤的人
快乐的人
死去的人……
都在摇篮里做梦
 
 
 
◎远方
 
远方的大海
时光翻滚着古老而神秘的波浪
去过的地方
回荡着脚步的声响
阳台上挂着我们的衣服
天空倒映着人们的身影
可我再遇不到那个清澈的少年
 
他明亮美好
他忧郁悲伤
像白马穿越在辽阔的人间
他热爱风中的石头
旷野上的落日
他热爱铁,和雨滴
他热爱着危崖
和峭壁的决绝
他热爱着他的孤独
 
远方,令他一生安于消失
就像远方,才容得下他深深的爱



◎杭州
 
你来
我不在
你望着
我看过的山水
走过
我走过的街道
我只能
以全部的过去
迎接你
告诉你
那是宝石山
那是雷峰塔
那是白堤
那是断桥
许仙和白娘子
就是在这里相认的


◎低诉
 
祖国,祖国,您有高山大河
有城市和乡村
有铁轨,有电力线横越
 
但请允许,我的诗人兄弟
骑马草原
躺在草地
轻咬一根草茎
 
我的祖国,您要允许我悲苦的姐妹
下班后
还在路边摆摊
落日把她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五千年的家国啊,我有一位工作了五十年的父亲
他的头发白了背也驼了
请允许他,在院子里骂娘
唾沫四溅,像一个旧地主


◎黄昏
 
红日西垂。河对岸的钟声
像古老的神
在人间游荡
 
树丛中,鸟儿啼鸣
让我驻足于静宁的时光
远方的兄弟
刚刚打马过草原
可眼前这缓慢的事物,像一片巨大的悲伤
披挂在我身上
 
离世的亲人
此时,也恍若立在
对面的河岸上



◎初夏,山中
 
金樱子花已凋谢
野草莓已采光
空气中树叶和青草的气息清新浓烈
一切在推倒重来
我迷惑于
山顶的浮云和山下的日子
轻盈,单调,重复——如此相似
就像难以察觉每个早晨
自己又老了一些
孤独的眺望和忙碌的生活
从未惊醒我
 
 
 
◎我是谁
 
父亲说医生和老师
什么年代都需要
所以哥哥和姐姐上了师范
我上了医学院
可我没当过一天医生
毕业后留在城里
做了医药代表
我为自己找到一个很好的理由
不喜欢福尔马林的味道
因此没多久
又做了别的工作
环保、土特产、广告公司
去过江苏、广州、深圳,福州、广西
海南、湖南和贵州
中间爱过一个人
以为一定会爱一辈子
结果只剩下一份
孤绝
现在我从事一份
和教育有关的工作
但我不是老师
我是谁?有一段时间
经常问自己,我是谁?
现在有一个答案
无论我做什么,在哪儿
我是小之的爸爸
当他在草地上奔跑
我看见了故乡的田野上
我也在奔跑
这是一种无拘无束的自由
像鸟儿一样欢快
 
 
 
◎伐木者
 
伐木者,终其一生
关注着斧头的锋利
伐木者一斧劈下去
知道树的年轮
知道什么鸟儿,在树杈上安家
知道树,是谁种的
知道树荫下坐着的一对小情人
如今成了仇人和冤家
伐木者拄着斧头
他知道哪一年的大雪
折断树的枝桠
斧头在空中挥舞
时光仿佛被砍成一个洞口
伐木者以斧为命
以命斫命
斧斤丁丁
声声断命
 
 
 
◎百合
 
冬天种下的百合
在初夏盛开了
每周给它浇水之外
我很少在意
它和几棵吊兰一起
放在阳台上
四月结束时
它长的越来越高
超过了吊兰
叶子越来越绿——
我从未想过
它会开出花来
一朵洁白的花
在我下班回来的
傍晚,盛开了
我忍不住
凑上去闻了闻
仿佛要确认
它是不是一朵百合
 
 
 
◎西瓜
 
小之吃西瓜
把吐出来的籽收集起来
放到一个装满土的陶罐里
每天上学前为它浇水
 
有一个晚上
他突然大叫起来:
看,我种的西瓜长出来了!
我种的西瓜长出来了!
 
我走过去,陶罐里
真的长出很多棵西瓜苗
嫩嫩的,绿绿的,星子样眨着小眼睛
像精灵,在窗台上波荡着盈盈绿光
 
 
 
◎每个早晨
 
 
每个早晨
想象带着露水和鲜花
来看你
轻轻脱去你的睡衣
弄乱长发
你如果赌气
我就抱着你去麦地
如果悲伤
就搂着你
在葡萄架下
吻你
系着围裙的妈妈
站在门口
抿嘴偷笑
仿佛我们从小
就是这样



◎星
 
一个劲地
咬指头
在镜前
再也不愿醒来
或长久独坐于
黑暗中
群星深处
尽是你
的温柔
晨光中的树
唯有你
看得真切
倒影
如梦境
照亮
我的长安
 
 
 
◎长相思,在长安
 
一个人想另一个人
他的眼睛会看见另一双眼睛
他的嘴会亲吻另一张嘴
他的手会握紧另一双手
他的心会拥抱另一颗心
 
一个人想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也会想他
想他的长夜和早晨
想他的胡子和孤绝
想余生,能相伴
 
一个人想另一个人
一座城也会想另一座城
房子想着房子,街道想着街道
青山会相望,河水会驻足,白云在飘来飘去
月光会同时照见一种悲伤
 
 
 
◎晨光中
 
晨光中,河堤干净,河水流淌
遇见的人,像风一样跑过去
小草沾满露水,你在奔跑
空气清新、洁净
世界在你小小的身躯里
存放着翅膀
和创世之初的
美好与宁静
一一没有杂质,没有凝滞的悲伤
没有梦的阴影
风把一切
传递给了我
天空的镜子,渐渐把它放大
直至装进你的身体
我多么希望
这些美好的早晨
奔跑的早晨
自由和欢快的早晨
在你遭遇黑暗之时照亮你
让你看见这才是
生命的底色,灵魂的本真
 
 
 
◎大海因苦涩而浩瀚
 
生活沉闷,如夏日长夜
满天的星光,并未带来清凉
春天的时候,你也坐在这里
看书,写诗——
家人已入睡。轰隆隆的车声
在窗外不绝于耳
偶尔,一切也会被打断
像一场意外
楼上的一个房子
在你下班回来时
突然着火了
你和众人被拦在警戒线外
着急,等待
无可奈何
随着大火被扑灭
和他们一起,急忙回家
稍做收拾
一切又恢复原样
白天,你穿戴整齐
上班,下班
晚上,在键盘上敲打
无用之诗
你深知——
大海因苦涩而浩瀚
雄鹰因独孤而高远
 
 
◎燃烧吧
 
燃烧吧!像落日余晖
燃烧天际与河流
燃烧每一条街道,每一所房子
燃烧地平线上
最后一缕亮光那样
燃烧剩下的日子
燃烧吧!再也没有什么
令我们恐惧
令我们悲伤和绝望
穿过星星的思念,已抵达长安
穿过黑暗的梦境,我看到
这样的早晨:
鲜花摆满的餐桌上
有我带来的露水
但燃烧吧!和露水、骨头
一起燃烧吧
燃烧在每一行
因疼痛而写下的诗句中
每一张空白的纸上
每一句尚未说出的话里
直到死,直到灰烬,在这尘世
也燃烧干净
 
 
 
◎边境
 
丢了马的二棍和刘年
还是来到了边境。河水清澈,天空湛蓝
“再过去,就是俄罗斯……”
但过不去了。到这里要回头了
仿佛已到路的尽头——
我不知道,在尽头看到的林子、飞鸟、日落
是否比我们看到的更纯粹、自由和悲伤
这里流逝的每一秒,都可以在风中清晰听见
都仿佛是最后一秒,像神敲响的钟声
一旦抽身返回,又和原来一样,成为不可想象
又梦想着抵达的远方



◎蝴蝶
 
一只白蝴蝶,从路旁的林子里飞出来
车头迎面撞上
 
山谷的雪尚未消融,它以什么活着
又如何穿越漫长、寒冷的冬天
 
她来自山谷?还是来自记忆里
去年秋天遇见的那只?
 
她又小又白。在车子前方,拍打翅膀
忘我的忽高忽低
 
我不禁怀疑所见的真实性
整个出差之夜,弥漫着白色的悲伤
 
 
 
它如故
 
故乡的野花
开在路边,山坡,林子里,随处可见
 
她们没有名字,无人采摘
也不为谁而盛开
 
但你看见了,会悲伤,会流泪
亲人不在了,朋友不见了,它如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