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女神》等7个 (阅读599次)



女神

已有成串的诗句,
挂上了颈项。
无影无形,
却无比瑰艳。

——她被幻想装扮,
自甘于沉醉,
在每一阵春风中。
她无时不在诱人。

而凄迷的眼神呢?
又几乎无人敢触碰。
那茫茫的炽焰,
惟有屏息才可领受。

她常常只如空气,
只是一轴邈远的画。
纵使人们变得疯狂,
在旷原上四处追逐。

       2017.4.8.




爱乐者

喏,注定无法安宁的灵魂,
再次相聚在一起,
互相围绕,不时偎依,
宛若一群失散多时的音符。

只有在周末下午,
图书馆才不厌困倦。
拥挤的身影从四面八方,
纷纷带来久违的咏叹。

唔,大厅不再空旷。
所有耳朵通通都已濯洗过,
在每一丝琴弦的悸动中,耸立。

辨认着记忆间消逝的每一条深巷,
当起伏的旋律轻盈飞舞,
但见一个个醉汉也蹁跹而至。

               2017.4.9.




夜归

月还如烧饼圆;
风,已眠了半晌。

老路,却非近路,
却只好绕了又绕。

黑塔自唐代就黑着脸,
也不知震慑了多少夜行的妖鬼。

那总令人胆颤,心寒,双腿匆乱——
男人竟比柔弱女子还百倍娇怯。

还更要落荒似一匹流浪的狗,
又偶遇到一处处偷着撒尿的人。

都仿佛在梦游,在一座孤岛,
路灯那时都像是棕红的野果。

瞬间,有巨大的孤独,
纵贯了躯干的每一罅隙。

当夜也开始微醺,
脚呃,也难禁酩酊……

          2017.4.10.




煦日

此日心境湛蓝,再无羞耻。
我们越狱的眼睛只顾闪光,传情。

街道边,春天已被打扮得异常妖娆。
无数花蕊都从梦寐中,重新挂上枝头。

顿时,所有幻想貌似也姹紫嫣红起来。
周身的血液跳荡着,欢庆又一次艳遇——

在瑰丽之午后,在杨絮飘飞的旖旎时光里。
小憩的蛱蝶再无须曳动裙衫,随风漫舞。

我们纷纷堕入唯美的陷阱、迷障。
自甘于赤裸净尽,偶现癫狂。

                   2017.4.12.




墨镜

一个崭新的世界近在眼前——
青灰、幽谧、略含娇羞,
似刚刚陷溺于蒙昧。

被荫翳遮掩掉的,
有时竟是灼目的光芒。
那来自正午的艳阳:火热之激情。

几乎早已需要一种善意的隐匿,
躲开如此骄矜的时代, 
哪怕只是一小会儿,也足够。

也不妨视之为另一种喘息。
在鼎沸的人声中,归于沉思,
让被屏蔽掉的一切不再蛊惑。

             2017.4.13.




春天的地铁

那驶往花丛的快车,
从早晨六点开始,
就热烈地奔驰。

为了一个匆忙的吻,
她的耳钉闪烁不止。

在人群深处,
爱情如一场莫名的感冒,
正传染向每一节车厢。
常常,无人幸免。

而那算得上冒犯——
在何其珍异的春色里,
流散下一个个谎言,
让拥挤的鞋子相互挤踏。

更多的亲昵还在上演,
他已再难耐寂寥。

向着蓓蕾盛放的北方,
一首低沉的民谣响起,
冒雨盘旋在车站上空。

        2017.4.13.




楼梯间

一切都变得异常寂静。
没有了醉酒邻居疯狂砸门的声音,
没有了无数道闪电劈裂屋顶的声音,
没有了野猫野狗因为争食而争吵的声音,
没有了哈哈笑醒在一场滑稽的梦中的嬉戏的声音。

除了你心跳的声音,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2017.4.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