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7年2月)之一 (阅读592次)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994)》
 
蜘蛛在夜里结网
结成本梦之结构
 
无边的森林暗夜
一个梦晶莹剔透
 
 
 
《梦(995)》
 
我是神探
 
我料定一个
强奸杀人犯
抛尸后必换
微信用户名
所发言论
必宣扬爱国主义
和大男子主义
 
我找到了凶手
 
 
《梦(996)》
 
每个单位或许都会有一个
爱单位如家的"大姐"
与年龄无关
人家生来就是"大姐"
昨晚我梦见了
我所在单位的那一个
在一次全校性春游之后
(此类活动已被八项规定取缔)
在全院教职工会议上说:
"咱院的男同志
这次出去春游
普遍穿得不够帅
被兄弟院系比下去了
应该受到批评⋯⋯"
耐人寻味的是
这位"大姐"爱单位如家
单位却容不下
先是被排挤到兄弟院系
继而又被排挤到邻校去
听说在那里也不受欢迎
 
 
《梦(997)》
 
我为西片做编剧
写了一部《真假王子》
狸猫换太子
打小被调包
假王子成长为一代国王
真王子成长为义军领袖
相见于改朝换代的战场
影片由好莱坞拍成
如史诗般波澜壮阔
 
 
 
 
《梦(998)》
 
 
《霸王别姬》重映
真好
真是好
无愧于戛纳金棕榈
是陈凯歌导的吗
惟一的缺憾
是被电影局剪掉了
"小尼姑年方二八"那场戏
我心说:这位剪刀手
是个阉割大师啊
一刀就剪准了
这部杰作的鸡鸡
 
 
 
《梦(999)》
 
马俊仁忽来电:
"我知道你
你在央视侃过球
我还知道
你是中国
最全面的作家
不过你还缺一项
报告文学
你愿意跟我
合作一把吗
把这个缺项补上?"
我急切回答:
"你现在在哪儿?
我马上过去找你!"
 
 
 
《梦(1000)》
 
监狱囚室中
一个人
坐在小桌前
 
桌面上有
一张纸一支笔
纸上有一首诗
 
破窗而入的阳光
将诗腰斩
 
 
 
《梦(1001)》
 
本梦貌似无趣
从晨起到黄昏
我一直在犹豫
写还是不写
起因是夜半起来
看西班牙国王杯
半决赛次回合
巴萨打马竞
同样的一幕
照搬进梦中
唯一的区别
是巴萨的进攻线路
全被我用毛笔
勾勒出来
那条空中回廊般
腾云驾雾的
梅西走廊
非球迷感觉得到
这种美吗
 
 
《梦(1002)》
 
井俊红!
 
一个在1993年
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
淘汰了中国运动员乔红的
前中国运动员的名字
(代表新加坡队)
被我在梦中
咬牙切齿地反复念叨
 
汉奸最好别落我手里
 
 
《梦(1003)》
 
我把《新诗典》
一周的推荐诗
一次全都
发了出去
 
江湖传闻起:
伊沙得了老年痴呆症!
 
 
 
 
《梦(1004)》
 
梦回大学宿舍
好像是赶上
扩大招生了
学校给每个床位
多安插了一个男生
徐江拒不接纳
到处嚷嚷:
"我又不是同性恋!"
 
最终还是接纳了
 
《梦(1005)》
 
我抓了好多活蚂蚁
做成一个肉夹馍
大嚼大咽起来
醒来
七窍全痒
 
 
 
 
《梦(1006)》
 
C罗像一个黑奴
赤裸上身
向我发出
呜噜噜的声音
分明是在向一位
巴萨球迷
挑衅
 
 
 
《梦(1007)》
 
《新诗典》足球队
与非典诗人联队
踢了一场比赛
踢来踢去
我队只有一条
进攻线路
是通畅的
蒋涛带球
沉底传中
我在中路
包抄射门
比赛快要结束时
比分还是0:0
在我快要绝望时
蒋涛又沉底
又传中
我一个回头望月
将球顶进球门死角
绝杀了对手
 
 
 
《梦(1008)》
 
在敌人的刑讯室里
挺过十八般酷刑的
英雄好汉
是个叛逆的帅小伙
(梦中得见我的小说观)
敌人轮番鸡奸他时
他流下了眼泪
我的心中充满悲伤
 
 
 
 
《梦(1009)》
 
在一间办公室里
我、徐江、沈浩波
以及由潘洗尘、任意好、王维钧
合成的一个人
在痛批一本刊物
广告占了一多半
诗歌占了少一半
刊物名为《诗参考》
 
 
《梦(1010)》
 
我梦见我
像一头在海滩上
搁浅的蓝鲸一样
被阳光晒得透明
 
我梦见了
这个下午的
事实的诗意
 
 
 
 
《梦(1011)》
 
好像在酒后
(昨天我确实喝了酒)
我站在阳台上
(阳台是父母家的阳台)
朝外撒尿
身体打晃
我对自己说:
"我可不能光顾帅
而马失前蹄啊⋯⋯"
 
 
 
 
《梦(1012)》
 
八年前
我佛山无影脚的
足下败将
如今住在下水道里
当年希特勒款的
小狂人已经颓了
见到我
双目无神
懒洋洋地
对空踹了一脚
我对他说:
"如果还我一脚
能让你振作起来
你就还我一脚吧"
 
 
《梦(1013)》
 
白金汉宫
请我家赴宴
我非要在家
吃饱了再去
令家人瞠目结舌
 
 
 
《梦(1014)》
 
热带雨林深处
有一条酒之河
冒着热气
你用大芭蕉叶
做成的酒器
为我盛了一杯
 
我一饮而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