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只有超人看得懂 (阅读674次)



只有超人看得懂

2月10日晚上
侯问初在一张
A4纸上
画了一幅画
说是画
也只不过是在
那张A4纸上
画了几条
乱七八糟的
线条而已
我看了一眼问她
你这画的是什么
我也看不懂
谁都看不懂
她回答
然后她拿着
那张A4纸
走向卧室
当她走到
卧室门口时
她又大声地
补充说
只有超人
看得懂
2017.4.17


劳斯莱斯不是双层巴士

爸爸将来
想买一辆劳斯莱斯
带着你和妈妈去旅行
我说
是不是上面有人
下面也有人啊
我在香港时
妈妈带我坐过
那是我坐过的
最好的车了
初宝说
不是我说
你说的是
双层巴士
劳斯莱斯
是轿车
轿车是什么
初宝问
我说轿车就是
你和妈妈坐在后排
我坐在前排
方向盘前
给你俩当司机
2017.4.17


你怎么不说话呀

初宝
爸爸听说你们
幼儿园老师
对你们
进行过罚站
别的同学
回到家里
都有跟他们父母
说起过罚站的事
怎么没听你
跟我们说过
我问
初宝回答
老师没让我站过
让别的同学站过
让谁站过我问
让王定琨站过
初宝回答
为什么要让
你们站我问
初宝回答
老师问问题
问到谁
谁如果不说话的话
老师就会说
你怎么不说话呀
他要是还不说话
老师就会收起
他的椅子
让他去边上站着
你解答得
相当精彩
我说
2017.4.17


胶囊

初宝在
茶几上抓起
那板被我吃得
只剩下两颗的胶囊问我
爸爸你吃药了没有
还没有我说
她问我你一次不是
要吃五颗吗
这里只有两颗了
我将她搂在怀里
亲了一下
她娇嫩的脸蛋说
哎哟
我闺女连我每次
吃几颗药都知道呀
是你昨天
告诉我的
初宝说
抽屉里还有
一整盒呢我说
哪个抽屉她问
我指了指
写字台右边的抽屉
她挣脱我
冲向那个抽屉
打开
并找到了那盒
我用来治疗咽炎的胶囊
2017.4.17


钢珠

爸爸你能过来
陪我玩么
初宝问
当然可以
我说
我跑过去
跟她一起坐在
阳台上的
那张地毯上
她手边有
一小碗钢珠
她递给了我
两截
杆状的磁铁
她手里
也握有两截
她说
我把它们
放在这里
然后你听我的啊
我说开始
就开始啊
好的我说
她一边抢先
去吸那些钢珠
一边说开始
吸到的钢珠
都放到自己跟前
谁吸得多谁就赢
第一局
很轻松
老子赢了
闺女坐在那里
看上去有些失落
再来她说
结果你知道的
老子输了
哈哈再来她说
结果你知道的
老子又输了
2017.4.17


学生头

3月1日晚上
侯问初在马驹桥
一家理发店
理了个发
这是她平生第一次
进理发店理发
发型向她的
好朋友开心看齐
就是那种刘海儿
齐眉的
历史悠久的
学生头
2017.4.17


谁都不许动

3月4日晚上我们
刚进家门
就听见侯问初
在身后大喊
我有一把枪
谁都不许动
我回头问
你的枪呢
在这里
她边说边
举起右手
收起她的小指
无名指和中指
用食指和拇指
对着我
我投降我说
并举起了双手
她又对准吴胖说
妈妈你怎么
还在动
听见没有
不许动
吴胖好像
没听见
她打开卫生间门
走进去
然后关上
2017.4.17




你小时候
为什么要
赤着脚走路啊爸爸
初宝问我
那时候你
爷爷奶奶没钱
暂时没买鞋
给爸爸穿
我说
她说虽然
我们湖南也很穷
但是有鞋穿
你真逗我说
爸爸是河南人
你也是河南人
她说逗,逗
我就是要逗
2017.4.17


的确,这么厚,我还未曾通读过

突然想到一个词语
弄不明白
具体到底是啥意思
我就去翻
《现代汉语词典》
初宝走过来问我
爸爸,这么厚
你什么时候
才能看完啊
我说我也不知道
慢慢看喽
2017.4.17


延安不在北京

差不多每隔一分钟
他都会垂下
他的肥头
肆无忌惮地
清理嗓子
紧接着冲地上
吐一口浓痰
相当恶心
这个胖子坐在
我的左边
跟我之间
隔着一台
暂无人使用的
黑屏的电脑
这里是延安
火车站对面的
一家网吧
我在等火车
两个小时前
我跟初宝
通过电话
她说她跟妈妈
在呷哺呷哺
正准备吃晚饭
有位置吗我问
都没有人她说
我说明天下午
爸爸接你放学
你现在在哪里
她问我
爸爸现在在延安
延安在哪她问我
我说延安
不在北京
爸爸要坐今晚的
火车回北京
要坐一整夜
2017.4.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