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永远的童年》 (阅读573次)



 
《永远的童年》
 
想不起我童年干了什么?
什么都没干,童年就没了
看母亲把衬衣挂竹竿
晾了一个下午童年就干了
奇怪的是,很远地方
还挂着一块儿很干净天空
我想一回又一回
童年是在痛苦里没了
还是在快乐里没了?
我想不起童年太阳光
怎么那么早就爬到我家窗口
其实童年只是不见了
 
《一只鸟儿站在秋千木架上》
 
一只鸟儿站在秋千木架上
仿佛等候一个小孩
高空忽卷乌云
天快要下雨了
鸟儿还拧着头等候
[幸福的事都愿拧头等候?!]
我见过一个小男孩来荡秋千
光脚丫,来回晃荡,来回晃荡
后来他母亲说死了
被一辆黑亮小车撞碎额头
鸟儿额头也有小块血色红斑
刹那,我竟弄不清
鸟儿是不是小男孩?
他凭朦胧记忆来此候等?
时间超过十五分钟
我愿去把消息转告他母亲
就不知道
当我靠近鸟儿会否飞走?
 
《一个不写诗的朋友》
 
我有一个不愿意写诗朋友
午后与我同到郊外树林散步
突然对一棵松树重复唱歌
惊起附近草丛两只乌鸦
把倒影拖出溪面,然后无踪无迹
 
那天,幸福对我就十分简单
我食用西红柿沙粒晚餐
夜送来平静的呼吸与睡眠
上瓦背从月亮轻轻敲落月光
我跨越了快乐与悲哀的界线
 
《静穆的鸽子会洗净天空仇怨污痕》
 
在炸弹恐怖袭击过的中心广场
人们静默,如天空投下一片阴影
胸口或衣袖,一枚上帝小白花
缓缓如水,朝那祭拜地方移去
砖地上血迹没有洗净,蜡烛还醒
放几枝鲜花,双手合十祈祷
他们回家,楼房窗口如常开启
继续整理捐献给叙利亚难民货物
连他们的城市街道都愿见证
静穆的鸽子会洗净天空仇怨污痕
 
《在人迹罕至的荒野》
 
我走进这片人迹罕至荒野
原来充满蓬勃生机
野草,松树,柏树及其它杂木
一大棵枫树,被风吹折
斜倒在地,没有人理睬
安宁不着生死,也没有悲哀
水坑边停歇三只野兔
对陌生人靠近也不逃离
天光漏进树林,开着天窗
野鸡在用斑斓羽毛
在光里庆祝自己简单生活
日光进入阴暗那会儿
忽接到一位打猎朋友手机
问我荒野有没有猎物
我忙说,什么也没有
愿这片人迹罕至荒野保持
原先人迹罕至的原貌
愿我离开后,再也无人到此
 
《朗诵的鈅匙》
 
不是我们朗诵使一块石头活了
是朗诵的诗使一块石头活了
诗朗诵不是舞台旋风舞蹈
不是用化妆脸孔与别人的表情
不是咬那风暴喉舌音
像演员拿一把激情鈅匙开朗诵会
怎样的诗是牛低头吃草
对草原我们朗诵一把变化钥匙
草听懂就打开笼子走出去
大家触碰八九点钟太阳光
给吹一点点儿风,草就点头说话了
诗是牛吃了草后
牛奶变成一把打开勇气的鈅匙
然后是奶粉,婴儿们要吃
吃吧,吃了一把能打开天空的鈅匙

《旅游带着眼睛看》
 
旅游看世界是带你自己眼睛
还是带别人眼睛
这不单是一个选择的问题
我带自己眼睛了吗?
高兴在离天最近的冰湖
感受一次与太阳赛跑
但旅行社安排了眼睛
合同旅游线路、酒店及晚餐
我不在眼睛,眼睛何在?
走动的天空,落叶落地
眼睛也是太阳,带着光
放入比利时根特圣巴夫教堂
及佛兰德伯爵古城堡的茶杯浸泡
我的时间不会比我古老
我的时间不会比我年轻
眼睛听也是,耳朵看也是
我生来或就为做一个梦
在梦里,就看我一个人的
街道、人群、脚步、阳光与树影
 
《最后,你需要对得起死亡》
 
人世一切,没什么比死亡更干净
古人装进木棺,交给了泥土虫蛆
剩下白骨,也是干净的白骨
如今烧掉,骨灰撒入大海或某山头
人世的名声财富全部交还人世
你爱过美目红唇,也剩下空洞白骨
连有人想做皇帝的想法也干净了
一切比风吹过雪地还要干净
一个饥饿孩子,双手紧抱空奶瓶
来吧,与棺木睡一起练习死亡
也是天空给我们遥远的温柔
我是说,活到最后需要对得起死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