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12诗歌 (阅读455次)



《参加会议被服务员问及你是哪里人》
 
 
 
从小到大
见面的每一个陌生人
都会问
“你是哪里人”
刚开始我还明白
后来就越来
越糊涂了
我的面貌是父母所赐
我的性格多半是
自己摸索
我是哪里人
一个异类
一个诗人
她的气息真的和你们
有那么大的差别吗
我是哪里人
你们心里应该清楚
 
 
 
《人间(1)》
 
 
手机掉在键盘上
打出一个字
“湛”
 
 
 
《成长的烦忧》
 
 
今晚喝多了
喝多了
一个写诗的女人
如果醉死自己
不会有人同情
生命真是漫长啊
我都知道得
这么多了
可是仍然需要
继续成长
 
 
 
《饭碗》
 
 
吃了一半饭
想起一首诗
赶紧跑到电脑前
写了下来
回来时
饭碗不见了
“我的饭呢?
我的饭呢”
一家人看着我找
乐不可抑
一个丛林猿
上窜下跳
在楼上楼下的什物之林里
找它的饭碗
 
 
《你》
 
 
1
今天我发现
你的好处
是换衣时
不再需要拉上窗帘
 
2
用汽车制造你的分子
你的颗粒的人
开车去研究怎么制服
 
3
快递员问我
是保健药吗
我说是吃的药
需要准时寄到
他说如有你
就不太好保证了
我说有风呢
快递员笑了
要是有风就没问题了
 
4
头上是屋顶
屋顶上是你
你上是云气
云气上是发展
终于停止的地方
经上说叫
虚空
 
 
 
 
《微信夫妻》
 
 
 
你们是住在
隔壁的夫妻
他抽烟
玩网上斗地主
你看书写诗
你们相安无事
但今天母亲和他
爆发战争
你给他发微信调停
你说受委屈了
帮我 帮儿子
妈妈老了 不讲理
但她日日劳作很辛苦
他说好吧
一会他发来一条微信
说新世纪大厦
一男的跳楼了
女的非要买貂
男的说你要买我就跳楼
女的果然买了
男的真的跳了下去
他说男的有勇气
说到做到
你说生活是漫长的修行
不是一时置气
过了好一会儿
你看到微信里他
回了两个字
是的
 
 
 
《母亲拍案而起》
 
 
妈妈生气了
要我给她2万元
再请个保姆
送她回老家
我在心里掂量了掂量
知道她的计划
一项也不能实现
给她2万
她宁肯让老鼠啃碎
也不会花
给她请保姆
她准会和保姆打起来
所以,回老家
应该只是个托词
是我和妈常常
借以逃避矛盾纠缠的
不客观的桃花园
 
 
《皇粮》
 
 
吃皇粮的人的一生
其实就是皇粮本身
 
稳定,保险
衣食无忧
凌驾于人民
吃皇粮的人其实已是非人
 
就像我
逼上梁山
偷偷造反
做了诗人
 
 
 
《地下室》
 
 
在山东书城
相邻酒店的地下室
我迷路了
一直下到地下的某一层
没想到那里
不是有人告诉我的
我需要穿越的地下停车场
而是回廊一样密布的房间
一间挨着一间
乳黄色的门紧闭
没有一个人
没有一点声息
我转身逃回电梯
脑子里闪过的一念是
天堂要是这样
真吓人
 
 
 
《宁波天气》
 
 
自从儿子到宁波
上学以后
我的电脑日历
便从塘沽切换到宁波
多云,小雨,中雨
小雨,阴
宁波难有三日睛
儿子北方干燥的身体
整个被泡在了
南方的云雨里
 
 
 
 
《我呀》
 
 
妈妈在楼上
我在楼下
按门铃
妈妈问
“你是谁”
我既不好意思报我的小名儿
也不好意思说我的大名儿
更不好意思说我是她的女儿
片刻无声后
只好大声说
“我呀”
 
 
 
《为我做饭最多的人》
 
 
一年又一年
我都在心里说
好好供养妈妈
但每天,每天
为48岁的我做饭的
还是72岁的妈妈
 
 
《一个叫舒公子儿的人留言说》
 
 
“您好
我也爱写诗词
可以认识一下吗
谢谢”
 
 
 
《济南十八章》
 
 
1
过了沧州是泊头
过了泊头是德州
过了德州是
禹城,晏城和泉城
东岳对我
空军,海军和铁军
轩辕轼轲对我
地铁,高铁和李铁
 
2
下了火车
穿越经四路
经五路
经六路
经七路
经八路
经九路
八一立交桥
经十路
我走在这个生活过4年的城市
没有几个人再认识
没有几条路还熟悉
泉水涌冒清冽如镜真好
柳树还吊着苍绿的枝条真好
那条从前的妓巷依然烟水如画真好
梧桐擎天,悬着铃铛
真好
 
 
3
当年计划拦截的列车
已开到了哪里
黄河岸边的篝火
是不是已被哪处楼盘和马路
永远埋在了地下
一位大娘为集体行进的我们
分发冰棍和零钞
那位大娘她还活着吗
 
4
学习写诗的20岁
艾略特,埃利蒂斯
第三代,实验诗
海子,骆一禾
疯狂的石榴树
我也愿从四月写起
起风了,吹走人间灰霾
 
5
在济南打过一天工
山大路马路餐馆
洗成堆成山的碗
到晚上老板下厨教我们
做了一整盘鸡
又赏给我10元工钱
那个月可真富足
如果不是高兴之余
把眼镜片摔碎
 
 
6
长安诗歌节
第254济南专场
耳朵不能听到声音的
诗人左右
仍请朱剑为其代读
读完伊沙说还不够订货
朱剑如实转达
在左右手心上写
没订货
没订货不奇怪
大家都笑了的是
朱剑做完没订货的口型
绽放出的那满脸灿烂
如花的笑容
 
 
7
我劝诗会上
没被订货的天狼
继续给伊沙投稿
没想到这个邹城人
嘴上答应
实际也执行了
写过世界级拍摄矿难和矿工爱情的
“工会主席”
理应领受一次中彩
 
8
上世纪九十年代
伊沙编《文友》时
在盛废稿的麻袋里
顺手掏了一把
抓出来一本油印的小册子
作者是一个山东莱芜
叫盛兴的诗人
伊沙惊叹发现了天才
在废纸的最上面
在说不出任何理由的
19岁
 
 
9
泉水是五彩的
用手机也能拍出画感
我见过的地方独有此城
即使在白天
也恍如梦中
尾气与清泉,现代与久远
扭结成难以描述
不能说清的
济南的风景
 
 
10
李清照纪念馆门前
诗人们合影
照片里多出一位美丽的女性
这就对了
泉水洗过的美人
本该加入诗人的队伍
绿肥红瘦,照完便走
 
11
新世纪诗典
泉城新年联欢会
诗人摆丢唱了
君儿的上典诗
又翻唱了一曲
《將进酒》
坐上起子,苏不归
卢宗保,韩沛杰
岳上风
纷纷下泪
 
 
12
在上海,苏不归
曾为山东酒仙轩辕轼轲挡酒
这不仅超乎了我的意料
相信也超出了你们的
不归记得他抱着马桶
记得有人像提一只小鸡一样
提着他走
 
13
铁心告诉我
会前有关方面
上网查阅了这次
主要参会诗人的资料
我赞扬铁心教授
如果心中有一丝
对先锋诗歌的犹疑
此会也不会开成
 
14
送伊沙一个小小的
春江花月夜书法册页
这个以“孤篇盖全唐”的张若虚
其实留世的诗歌共两首
一直在内心为其存着潮湿,
洇润的一小片帝国
全诗36句,252字
从明月随潮升起写到它与人俱去
纯用语言画工笔
 
15
早上6点多
从汉庭酒店出来打车
在我报出火车站时
旁边一位男士也想同乘
操着标准济南话的师傅
大声训斥
“她减两块,你全价”
吓得这名男子
灰溜溜退下
 
16
坐慢车去济南
是一件省钱又幸福的事
绿皮火车上有硕大的横窗
可以站着眺望冬天的麦苗
村庄,人家,鸭子
与池塘
两个山东妇女一路都在
谈着她们死磨硬扛 斗智斗勇
偷生二胎又三胎
的奇迹
 
17
阔别了这么多年
已经不是我认识的
那个县城一样的济南
没人喊我老师
也没登130隋石佛
加持的历山
我的求学地
我的父母邦
我注意到了街头的老人
他们慈祥,友善
不是我敢开口称诵的亲人
不是我会说的
一衣带水的乡音
 
18
从济南回津
摆丢传来
他用新买的吉他
弹唱的诗歌
夜里醉了
醒来才发现
5斤装的米酒桶
已少了4/5
平生两次大醉
都因米酒
没有酒精度数
最容易直接醉死
这样也好
说明从水里土里来的东西
最终还是要回到
米里酒里的
骨酥魂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