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5:李浔短诗(34首) (阅读428次)



2015:李浔短诗(34首)
 
 
《入俗》
 
从苕溪路出去,秋山有望
被风绑架的人一直没有安静,
这里的群山、流云、野果子,
有着江湖气息的道别声:
绿水长留,后会有期。
而你是个书生,天生矫情,
走有页码的山路,看清爽光滑的水泉,
想有翅膀的人间美景。心烦了,
敲敲野果,金石为开。
 
秋天的客人,都有可能犯错,
每一步都能踩到一张任性的黃叶,
不知深浅的山路,
总会忽视上山容易,下山难。
摸过秋的手,有手茧的地方,
一定有被你磨出的入俗的地盘。
秋山有望,要从手开始,
挡斜风,拣数不尽的野饮烟,
还可以指路为野。
2015-11-23于南疆柯坪
 
 
《三伏天》
 
三伏天已没有远方了,血无处可逃
体内那颗老于世故的心,沉坐在想象之下
像潜伏在河边的老村庄
很多年前,远方的路只在身上走了一圈
回流的血就彻底忘掉了上游
如今太阳太毒,知了太吵,无知的人血性太多
住事浑浊,想象炎热难忍。刮砂吧
直到那片牛角骨刮过你平静的表皮时
一身的罪过已被血刨过
2015-12-22于南疆柯坪
 
 
《钟》
 
乌有乡的钟无口可辩,像个笨孩子
不言不语。老村庄总有一些好事之徒
为老不尊,以钟声的名誉,挖墙角,打土豪
也打翻过吃惯了菜粥的人的碗
锈色的钟声,毫无防备的钟声
像村头的那条河一会儿干裂
一会儿淹死一个朝代
钟,所听懂的, 是风骑在树枝上发芽
寂寞的人发狠地敲它的身子
偶尔也有一只飞来的鸟能撞出一些声音
这肉体的声音,会吿诉你
有声的世界总会很短
2015-12-23于南疆柯坪
 
 
《流水》
 
你命中缺水,却有着起伏的面相
回忆就是一杯水,有时会晃出一滴
坐在河边,看过渡的船
穿针引线修补不时断掉的行程
流水,像说不完的家乡话
里面的风水紧系在土地庙的脖子上
缺水的人,有时会卷入这样的流水
一条女人的腰带,它游过的平原
有着刻薄的咒语和伤风败俗的倒影
水流走了,命中缺水
解渴的历史就是那朵妩媚的浪花
2015-12-24于南疆柯坪
 
 
《这个时代的耐心》
               
去年的桃,过冬之后仍不沾荤腥
今年的荠菜花,小心得像一个初入江湖的劫匪
这些,不像是一个节日的场境
但这是实景。春天了,鱼当然知道
那个血压偏高的人,会犯晕
会像那条河,怕有太多的路和桥
许多年前,牛郎和织女的私房话
有一错再错的语法问题
素,是有传统的。像灶房的那梱木柴
不言不语,守着小白菜过清白的日子
你知道,桃会开花,会在有人的眼里
花瓣,也是河边的磨刀石,能磨去赏花人的耐心
2015-2-15湖州
 
 
《时间谣》
   
吮着手指,看鱼游过童年
这条河已有了太多的浪花
倒影中的天,比眼里的天更懂得享受年幼无知
再往前走可以看见少年
绕道而来的桥,让路分叉或者碰壁
疾步如飞和时间赛跑,一天天把风声磨平
现在你终于看见岸了
让白发长在手指上,指认到天黑为止
2015-7-1湖州


 
《我有枣树》
 
我有一树枣子,被鸟亲过
被风爱过,如今又被我看熟了
红红的样子,犹如害羞的你
太阳下山了,枣子还不依不饶地挂在树上
那年,星星还在水缸里,你还不会脸红
挡住去县城的山像一堆牛粪
我曾在那里种下的枣树,用羞涩的红
擦试过你已被树高的往事
2015-12-13南彊柯坪
 
 
 
《一只蜥蜴的一天》
 
爬在一块石头上蜥蜴
它懂得舍得。露水打湿了它
太阳在它的身上有了反光
风吹落了露珠。太阳掉下去的时候
溅起了星星。那么多的美景
它没有动。一只飞虫停在它的面前
天太黑了,谁都不知蜥蜴动了动嘴
2015-12-16南彊柯坪盖孜力乡
 

《蚕桑》

秦一路向东,汉一路向西
蚕桑的春秋,在一根丝线上有足够长的耐心
在吴越,春已肥了,河
在一张桑叶的胫脉上游向远方
自古至今,忘归亭内歇息的读书人 
望陌上的桑林,听蚕歌
缠绵在人世间的五言或七律
结一只蚕茧吧,将自已禁锢
无趣时,将茧咬破,随意飞飞
罢了,情无非比丝更易断
国也没一根丝线长
如今,桑种在屋前屋后
葱绿在雾中,像刚刚醒来的少年
2015-7-3湖州


《老刀把子》

狡猾之心,随这卵石从山顶滚到山下,
浑圆结实,这是老刀把子的江湖。
每当鸟失眠,山泉会模仿刀锋游走荒林。
儿女情长的夜里,月亮有着生死不明的天赋。
刀锋一直是冷的,看刀的眼神比刀更冷,
刀把子被紧握晤热时,
刀锋就会和对手有同样的体温。
2015-7-5湖州


《蒙古人》

我沿着草把马蹄踏实的帝国又走了一遍。
累了,就听北风在向南说话。
举目的蓝天,和马一起奔跑。
我听鞭子说话,听马蹄说话,听鹰说话。
马头琴声里的大汗,
让我蓄须,喝酒,忘记世界地图,
到有草的地方都去走走,
鞭子一样的大汗,让我追马一样的女人。
忧郁的时候,月亮会落在马奶酒的杯里,
它是那么青蓝,真像我童年屁股上的胎记。
2015-7-18湖州
 
 
《水鸟一样的人》
 
水鸟的无限,是倒影里流不完的天
那个靠水度日的人,天天在织网
水在网中漏走了,水流走了
但水留给他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晴
他背靠着一株水性十足的杨柳
从女人想起,水缸里的倒影
对岸的捣衣声,腰还很细小阳春
想多了,就在倒影里玩石头、剪子、布
你赢的时候,有嫁妆的女子都会过桥嫁人
如果你想错了,就把那条小鱼还给了水鸟吧
2015-11-26于南疆柯坪
 
 
《早春二月》
 
对岸已有外乡人了
他们寻春的样子,像蜜蜂
挤在一起甜蜜。早春二月
一路上,荠菜比鸭子跑得快
你在其中,被冻过的脸
红红的痘痘比柳树上的芽更青春
是这样开始的,你过桥
听小火轮越来越近
跕起脚尖等。摸出瓜子
嗑一个上午,满嘴流香
一个等春的人一直在岸边
看浪打着浪,想入非非
有念想的人就这样,从不怕湿鞋
2015-11-27于南疆柯坪
 

《炒豆子》

如果你孤独,就守着灶台炒豆子
豆子们翻滾的样子
让你知道什么叫拆不散的怨家
炒豆子 密集的声音也有另外的样子
心里话拥抱在一起
那么明亮,那么清脆
象星星都落在了屋顶上
2015-7-2湖州
 
 
《在棉花地》
 
上午,中亚的太阳还有着露水
和你一样很凊醒,很新鲜
像棉桃刚刚泛露出的白
你这个擅长自语的人
在棉花地里,说白了
就想从嘴里说出一个完整的白
下午,中亚的太阳成熟了
老奸巨滑的光陷落在棉地里
白,竞会有如此软
面对一塌糊涂的白
你这个能说会道的人
说了也是白说
2015-12-1于南疆柯坪
 
 
《堂兄》
 
如今,我是一个越来越粗糙的人
面对由来已久的打虎兄弟
只在一张纸上打了个招呼
堂兄,我想要的生活
是在时间的“滴哒”声里,看老太阳
从左到右犁过所有的土地
扛锄头,划桨,补网,放养儿孙
敲锣打鼓迎亲,村头土地庙的香火
缠绕这个结实的村庄
这些日子,当然比现在多了许多笔划
在纸上,朗朗上口的堂兄
他没有日期,没有冼脸,没有脾气
他一直散发出泥土的气息
头顶的草,一会儿枯一会绿
2015-9-10于南疆柯坪
 
 
《没有修道院的信徒》



走过这片树林 他没看到俢道院
天冷得河都不会拐弯了
鸟都在怀念秋天的好时光
树掉光了叶子 路开始宽了一点
他走了一天 希望有个壁炉
温暖 他突然想到这个词
向前走 成了他和上帝的交流方式
长久以来 他不善言辞
耳朵也不太好使 只和《圣经》相互取暖
哪怕有一小口热汤 他想
向下是低于鞋沿的往事
向上是高于发际的风声
向前走 身后的那片树林渐渐地成了黑点
哪怕让我诵一小段《圣经》 他想
向前 天空是一只蓝色的风琴
每一棵树都像唱诗班的孩子
2015-1-10湖州


 
《细节》
 
许多年前,一只飞走的鸟
留下了几粒不入它眼的草籽
这是你怱略过一个细节
这些年,你在入世的脚印边
跟着唱我们走在大路上时
又怱略过一个细节:
那些草一直在躲闪着路
 
现在我只记住一个细节:
你回过头来的样子,风尘仆仆
真像若干年后远飞回来的
只有翅膀,不见草根的鸟
也许将来你还会怱略一个细节:
那个被菊花灼伤了的,肯定是
为了登大雅之堂的人
2015-11-12南疆柯坪
 
 
 
 
《一块空地》
 
一块空地和谁作伴,播种或挑水
篱笆上那只南瓜,每天和太阳一起升起
你守着停下来的那片稻田
翻翻陈年老账,挖挖水渠
招招手,把布谷鸟带到可以唱歌的树上
陪你水到渠成,出囗成章
 
你耕读在自已的一块空地
竖排的典故,深读后的眉批
在田间,来不及说的话已排成行
在心里,来不及盘算的情已经作茧
看看窗外吧,线装书都在路上
朋友都在路上,门环终于锈了
命犯农历的人都有一张巧嘴
说吧,小阳春就是一只暧暧的煎饼
说吧,一枝稻比谁更有一颗善心
2015-12-9南疆柯坪
 
 
《揭瓦的人》
 
瓦下的家乡一直在安居乐业
而他敞开胸怀,在小小的书房里
登高,晀望,磨牙,直至漏屋
深挖史书,他的锄头锋利明亮
眉批的小字,犹如爬满屋顶的壁虎
读史,每翻一页书,犹如揭瓦
没有风雨的季节,一个揭瓦的人
站在自家的屋顶,在不求瓦全的咒语中
瓦,来不及老就碎了
2015-12-21南彊柯坪
 
 
《位置》
 
被树叶遮挡的间隙,你看见
时间失去了高低,得到的却是远和近的机会
你手指上的蓝天白云,长途短路
包括那个熟悉的人
都已可长可短。现在
你离开了遮挡过的情景
一览无余中,只剩下高低
近和远都只是身后之事了
2015-11-16南疆柯坪
 
 
《空》
 
那只虫子
蛀空了树枝
来不及表达爱面子的理想
就被鸟叼走了
 
那个年少的人
掏空了肚中所有的话
来不及赞美她的容貌
就已经老了
2015-12-11



《猜想》
 
无法考证年代的古塔,独立寒秋
此刻应该风吹塔铃,呼应难得一见的太平盛世
但盗铃人把铃传给了没有规矩的后代
把铃声撒满乡村,惊飞的鸟无处可藏
不会结果的树,倒向一边,成群结队的
蜜蜂,不分年代,不分阶级制造甜蜜
这是多么有悬念的一代
有人拿了一朵灯笼草,把夜走亮
把自己的影子傲慢地闪过从一而终的官道
善由耳中生,见风不躲,难道这是祖传的吗
那个满腹经纶,忽视远道而来的人
独立思考的后果是,容易碰见穷尽一生的书生
2015-9-11南疆柯坪
 
 
《恋爱》
 
恋爱中的女人,都会面对一块石头
它沉默,顽固,粗糙,甚至对露水无动于衷
无知中的石头,都会爱上了盲目的手
它灵活,妖娆,细致,甚至接纳会被敲碎的结果
风总会如期而来,情如吹散的小鸟
师傅,人间的声音为何落地生根
敲敲朩鱼,恋爱就是软硬兼使的小事
一块石头,就这样让草晃得毫无目的
2015-10-20于南疆柯坪
 
 
《冬至》
 
俗世中,冬至就是个旋涡
谁都会卷入其中。这一天
冷和暖无关紧要,只有深浅。
在冬至,糊涂的人深陷最长的黑夜
两只明亮的眼睛
正在深挖被不断埋葬的往事
阴和阳,终于在黑白中明白
祖宗又一次像小麦露芽
在土地庙,你碗中的酒
绝不会晃出一点,手劲是天生的
想象力是天生的。全因为
这里有一枝顶天立地的香
2015-12-8南疆柯坪
 

《在农贸市场》

鱼米之乡,方圆十里的景色 
在农贸市场里,美已彻底毀了
那些被捆绑的芹菜、青菜、韭菜
那些江湖老大,在木盆里哀哀一息
往日被孩子们唱来唱去的蘑菇
现在被人抓在手里按斤论价
那些被捆绑的鸡鸭
模仿油染工的样子
用剌耳声音把农贸市场又刷了一遍
我这个不太会革命的书生
为了一张口,现在像一个暴君 
正接受身首异处的牛羊们的致敬
2015-7-1湖州
 
 
《双肩包》


离开,这个词当然有多种说法
有声或无声,动词或者延续性动词
譬如那天他和她吵嘴的结果,只有离开
车站门口到处是卖茶叶蛋的声音
到站出站的汽笛也有茶叶蛋的味道
她的一声:滾蛋 竟然有如此的气息
双肩包里的牙刷和几本翻旧的书
开始有了不确定的时间和地点
此刻他的肩头已经有了语言无法拓展的份量
离开,是有一个互动中共同的结果
此刻他不知路途是否遥远
有双肩包在,他一定有不可辱的双肩
2015-1-11湖州


 
《虚座》
 
把一张老椅子搬到旧社会都不敢坐的地方
请君坐下,请祠堂橫梁上的典故陪你
再请来会逐渐记起的往事,让它们
恭敬地站在牌位的面前。此刻谁还会入座?
在这座城里,那些牌坊,名人故居
占据着风水扱好的位置。它们论资排辈
个个坐南朝北,每一个瓦片都吃饱了前朝皎洁的月光
这不是个能随便想坐就坐的社会
秩序 一直在摩仿黄河或长江的姿势
在顺流而下,在淘沙,在不断纠正不安份的两岸
 
此刻也有例外,那个坐在自家院子里的人
看云一次次擦去他的耐心。天高得鸟开始虚心
翻翻家潽,时光在手指上一次次从头开始
他坐在别人坐过的座位上,看别人看过的风景
说别人说过的话,想别人想过的事
尽管在谁也看不见的地方,无论是朝南或朝北
他还是一次次纠正自己的坐姿
2015-3-16湖州
 
 
 
《鱼语》
 
流水中,有最终目标的随大流者
鱼。轻浮,潜水或摆尾
这些祖传的技巧,让世俗的美下沉
鱼。和水面上的人间
有着不解的恩仇,讨厌干旱,讨厌路
甚至让河剪掉了阻挡你去路的手臂
 
唉,一江春水一直在向东流
鱼。有时也会逆行,饱满的肚里
都有隔世的潜水高手
被鱼游过的河,湖泊,大海
都有一股浪劲,冒着快乐的水泡
翻滾着水花,让岸像一块厚实的舌头
贪得无厌,不顾生死舔着鱼的私语
 
在人间,天空紧贴在水面上
用黑白分明的爱,披盖在鱼的身上
人类是多么可笑,用一百种怪脸
赞美倒影,用自恋者的面孔
趁着流水盗用鱼的来路
算了吧,鱼从来不需要倒影
哪怕在汤碗里,或者在岸上
仍然锋利得没有倒影
2015-9-12于南疆柯坪
 
 
《湖州馆驿河前》
 
从前的日子 就像馆驿门前的那条河
流走的早走了 该留下的仍在那里
河一直像颜体的之字一般流着
河里仍然有张志和的鳜鱼
有苏东坡乌台诗案后 留下的那张铁青的脸
德泰恒中医馆里 那里的当归 杜仲 老参
多少年了 药柜里的处方有着先人的墨迹  
坐堂的先生 手指上还留着前朝的佘温
他看惯了难易消化的脸色 
听多了累结的冤气 这条老巷 
是时候需要搭脉 扎针了
 
现在可以回头看看这条老街了
河的两岸 是前朝屋檐
那个喜欢在河边看自已倒影的人
河水每一次流过自已的脸
会让皱纹成为好看的水波
却不知 河的年岁已高
仪凤桥头 一个见惯了春天的人
失眠 成了一个创口帖
他的自言自语 纷纷扬扬
从三月到梅雨时节 仍然意犹未尽
2015-3-11湖州
 
 
《繁体》
 
青萍枯萎的时候,风也可以起于你的袖口
手,若隐若现在明和暗之间
书在灯下像一只张开翅膀的大雁
是的,该随着书回家了
我,一个写惯繁体字的人,在读简体本《诗经》
此刻风不会帮我翻书也不会有
只在山顶下棋,只听牧童的笛声
只在竹林里交友的事了
这一切书里都有,但今天的灯只照亮今天的事
 
天高云谈,这奢侈的辽阔
只有我一个人在独享
远处还有唐诗里的河,宋词里的山
太远了,这样的江山需要吃饱了才能看到 
我只想回家,去看看繁体的庄稼
繁体的村庄繁体的灶台
去找回养活繁体的粮仓
说心里话这些都不是最要紧的
关键是我要找回繁体的清高
去面对繁体的樱桃小口
2015-5-4湖州
 
《老家的另一面》
 
你一直在老家的边缘
出走或回乡。流水,水鸟,倒影
码头上被溅湿的乡音,他们是
大哥,小妺,堂叔,表妹种下的
桑,水稻,南瓜,小白菜
在老家,你离开了你想停留的部分
一条河把城和乡,一分为二
除了当代,河滩上的老瓷片
划破过太多的亲人
2015-9-8于南疆柯坪
 
 
《翠花回乡记》

你终于回村探亲了一别多年
别说是你连我自己都忘了是什么模样
幸亏这些年我还干着体力活
挑水种玉米晴好的天气
我还会把你坐过的凳子让它晒晒太阳
春天我播种夏天我浇水
实在干涸时我用自己的汗水浇灌它们
我不像你说走就走
把一个老村子忘在这里把出村的路走绝
还把我这个一起骑过竹马的老光棍
当成土豆蛋  懒得啃上一口
 
这些年来我每天挑着水桶
把倒影中的自己浇在地里看着玉米
一次又一次从鲜懒到成熟一次次由青变黃
今天我更像是一枝玉米
在翠花回乡的路上每一片叶子都沙沙作响
一别多年我已忘了春是什么模样
翠花会不会也忘了我的乳名?
如果是 太阳都会说我怕冷
现在你终于站在了我面前 你说
我有着黄黄的牙齿 真像玉米
望着你笑起来的样子还是像十年前的韮菜
我一见它们就长青春痘
是的今天也会
2015 -6-14湖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