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雨时诗刊》2016年第4期 (阅读649次)



《婚外情》
□孟醒石
 
深陷婚外情的女人极具侵略性
她借口找回迷失的自己
在家庭中制造卢沟桥事变
在亲人中培养一个又一个汉奸
是的,朋友们都在战略性撤退
慰安妇的史实都闭口不谈
这无异于纵容她
在丈夫的首都进行南京大屠杀
拿儿女幼小的心灵
进行化学武器试验
一个个热恋时的美好回忆
站起来又倒下了
长城内外,大江南北
只剩下了仇恨
这样的女人值得原谅么
这样的婚姻还能复合么
即使真的能够复合
今后两人必将生活在外交辞令中
说话前先排掉情绪中的地雷
做爱时忌讳触碰两颗乳房上的核弹
 
 
简明点评:
    《婚外情》是一首从男人立场出发的诗,一种绅士或文人的无可奈何和伤感情绪,迷失在调侃、自嘲和幽默中;男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文明前的习俗”,在一些比如机场、宾馆、影院等公共高雅场所,女人们理所当然地接受男人的殷勤,却不屑道谢;歌德说,女人引领我们上升;歌德还说,修养是教育结的果。那么,文明的逻辑是不是应该这样理解:女人与丈夫上床,可以叫床,但不用说谢谢;女人与别人上床,可以不叫床,但必须说谢谢。
    《婚外情》也可以看作是孟醒石对诗歌语言的新探索:说话前先排掉情绪中的地雷/做爱时忌讳触碰两颗乳房上的核弹//。  
    我们在生活中已经变得像生活一样麻木不仁了,这不仅仅是孟醒石对现实现状的反思和道德批判,也不仅仅是诗人不疼不痒的人文关怀。孟醒石观照的是:人类的高贵和文明。
 
 
 
《隧道》
□孟醒石
 
火车绕过北京,擦着火花向西
钻进一个个隧道,明明灭灭之间
我看到沿途苍翠的山,峭壁高悬
看到山间隐现的村舍
看到永定河像炊烟一样消散
忽然想这些隧道是什么时候开通的呢?
 
如今我已经到了更为陡峭的年龄
理想与现实之间也隔着太行王屋二山
如果不能将它们推开,就应该穿越
谁又在我的脊髓中开凿隧道
把我掏空?惟有时间
能让我逆流而上,让痛苦顺流而下
 
三日后返程时,正值夜半
同伴大多都睡着了
有小孩在哭,有情侣在缠绵
有民工在玩牌,有警察在虎视眈眈
小车厢也是大社会
我看到不同时期的我,挤在同一列火车上
集体从星空这个巨大的隧道里穿过
 
 
东篱点评:
    也许正因为选择了逃离,醒石在诗作中一直对故乡有着清醒的刻骨的反观。但诗人的逃离,不是娜拉的“不是堕落,就是回来”,而是化蝶过程中的痛苦挣扎和不懈努力。
    我愿意将《隧道》这首诗看作是醒石现阶段的代表性作品,因为它完整地体现了诗人诗歌创作重要的主题及艺术风格:朴实而略显粗粝的语言、沉稳而略显笨拙的叙述、变形夸张兼比喻的修辞(怪异的一面外,有时也会带来某种超验的快感)、琐碎又庞杂的现实图景(第三节),梦想与现实的紧张关系及现实中的挣扎、妥协与和解(第二节),一样也不少。题目《隧道》实地取景,看似随意,实则机巧,意蕴丰富。它既是容纳众多的现实本身,又因其时空的穿越性而成了搭建现实与梦想之间的梯子——上则逆势而上,下则顺流而下,于此,诗人的书写主题得到了完美的涵盖。
    醒石是个扎实生活、诚实写作的人。读他的诗作,有时我会想到过去农村盖房几个庄稼汉“哼哧哼哧”砸夯的情景,在一片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和举重若轻的气氛中,我分明读出了一种“咚咚咚”的捶心的力量感和精准性。
 
 
 
《火柴》
□孟醒石
 
那时候我特别瘦,脑袋很大
身子很细,像一根火柴
划过青春,像划过火柴盒侧面
一晃脑袋,就能把情书点燃
 
如今,再也不敢点燃什么了
也再没什么可点燃的了
我经常拿它掏耳朵
 
用原本可以发光发热的火柴头
掏出一大片信息时代的耳屎来
 
卢辉点评:
    这首诗真有点“穿越”的味道,火柴,作为现代跨越后现代的“物证”,它的身上的确藏匿着时代“本相”的基本属性。诗人正是敏感的抓住这一“物证”,让“不敢点燃什么”或“再没什么可点燃”的隐匿者——火柴“穿越”到后现代,让一根处于不同时代的“火柴”作用或异样于当下:“用原本可以发光发热的火柴头/掏出一大片信息时代的耳屎来”,以彰显时代之变!
 
 
《天书》
□孟醒石
 
滹沱河有失眠的病根
有时细流涓涓,有时汪洋一片
爱得不知深浅
鹅卵石有裸睡的习惯
任凭流水缠绵入骨,也不为所动
恨得顽固不化
万物都有改变对方的冲动
在爱与恨之间相互砥砺
又相互消磨
有的棱角尽失
有的犬牙交错
太行山层层叠叠,似经书万卷
又如此残破
月亮常常爬到山顶
低头一页页默诵
表情沉静,神形落拓
我也是读书人,却看不懂天书
只看到月亮时圆时缺
所有的星星,都在同一条河流里
不能宽恕彼此,不能原谅自我
 
青小衣点评:
    这首诗由滹沱河起笔,写到河里的石头,再到世间万物的爱恨,又转换到太行山和山上的月亮,最后回到“我”身上。通过层层意向的剥落,较好地完成了语词在隐喻中内在冲突,使要表达的核,显得圆润而内质丰盈。在诗的意向转换上,用水的柔顺和山的硬朗制造出一种以柔克刚,刚柔并济的感觉,来阻止过于顺滑的诗歌流向,使诗的容量因有效的停顿、回转而变的开阔,深邃。整首诗以“物”起,经过几次回环,最终指向精神的向度,层层垫高了诗歌的内在品质。
 
 
《江山如画》
□孟醒石
 
这些年,我总在风中不停地奔走
从梦境到现实,从海市到蜃楼
头发竖起来,像一支毛笔
饱蘸着雨水在天空练习泼墨
 
乌云越积越厚,布满整张宣纸
留白越来越少,时间已经不多
剩下的部分,不能再恣意妄为
很多细节,还需要耐心雕刻
 
年龄越大,思维的线条越发粗拙
记忆深处露出飞白,像瀑布
飞流直下,我以为能逆流而上
没想到,旋即便被汹涌的往事冲落
 
好在还不算一蹋胡涂,还能看清楚
黑的是太行,白的是滹沱
不黑不白的地方是人间
灵魂在那里墨分五色
 
海韵点评:
    诗歌来于生活,却高于生活,说的就是从生活中提炼出一种精神和艺术的境界,这诗便是典型范例。它集艺术经验与生活经验于一体,通过艺术整合,将诗、画、人生三者融会贯通地有效联系起来,向读者呈现出诗歌对人生及艺术的高度包容性。
    身兼作家、诗人、画家、记者的孟醒石,他对事物敏锐的洞察力和感悟力,让诗意在开合的启动中,召见自我内心的复杂性。“江山如画”,可谓是画中有话,画不尽的人生,随着笔墨而沉淀、而深思。而理想走在留白的宣纸上,现实的人生之路借“留白”的少言生命之短,“不能再恣意妄为/很多细节,还需要耐心雕刻”,这种渗透着生命感悟的诗语在自勉的同时,对读者也是励志的。诗人从自我开始,到泼墨论人生,虚实牵制又互为促进,被勾勒出的,却是人性多变的可塑性,也因此有了后来“不黑不白的地方是人间/灵魂在那里墨分五色”的隐喻说法。
    显而易见,诗人是有意而为之的。一首诗,从审美视觉到自省和人性的审视,所涉猎的角度既广也深。人生就是一幅画,我也不由得反问自己:该如何着色呢?
 
 
【注】:以上内容刊发在《雨时诗刊》2016年第4期
 
《雨时诗刊》
主办:廊坊师范学院文学院
主编:苗雨时教授
副主编:王克金 王宁
编辑部主任:王之峰
 
 
 
诗歌作者简介:
孟醒石,原名孟领利,1977年生,河北无极人,毕业于石家庄学院美术系。现居石家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三十届青春诗会,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上海大学中国创意写作中心高研班,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一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出版诗集《诗无极》《子语》等书。
 
 
孟醒石博客:http://blog.sina.com.cn/mengxingshi
孟醒石微博:http://weibo.com/mengxingshi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