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7年3月13首 (阅读761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难缠的事》
 
多么难缠的事,十万次从这道门
进进出出,十万次
被这道门夹住的是我的影子
我的身子在门外叫,也在门内叫
没有一个神仙理这件事
也没有谁提醒,侧一侧身
避让一下,或提起裤脚
类似歉意,以免被什么勾住
十万次,都是我的影子
在离我一两步处,被夹住,疼痛得
快要被撕离,有难舍难分
也显得死也不相从
肉与骨头的分合也没这般厉害
并且没有一把刀子,可以挥刀以决
一刀两断
2017-3-29
 
 
《钱大王村古道上的路条》
 
在钱大王村古道上,我问上山来的
三男两女:你们有路条吗?
又问夜晚来到这里几颗星星和月亮
你们有路条吗?还问从那座山
飞到这座山的麻雀,从山脚
飘到山腰的炊烟,从山顶流下的溪水
一问再问再问又问之后
我开始反问路条是谁开的?
问过之后,我孤愤的心
终于领会天底下人为什么都喜欢当大王
那被叫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雄关啊
2017-3-27
 
 
《你在向阳坡,我在阴凉处》
 
生命一开始就有人是刀口,有人是刀背
你在向阳坡,我在阴凉处
谈论你锋利的人,都是急先锋
间歇处有的洒下一泡尿,又精神过来
隔着一道山岗,我抱住自己
在等午后的阳光,面包的小碎屑
坡那头,谈话热烈
都是闪光的身体,你们张开的样子
令蜜蜂嗡嗡地叫得欢
我这头是旧朝代的暮年,时间可有可无
阴影都堆积在这一头,日光来了
许多人又该收摊了,像传说中的枯荣
2017-3-26
 
 
《我的南方口齿》
 
感谢伟大的南方给了我
含混又多维嬗变
跑来跑去的口齿
感谢这道门与那道门
明门与暗门,偏门与正门
互为地打开
显与隐,有与无
感谢泥沙俱下,不让,不管
洪荒般奔突又不容阻碍
感谢不让不管
我一说,便又是一个雨季
江南的草木遍地疯长
2017-3-21
 
 
《过钱大王村古道》
 
古道上,莫名地出现了抱石而眠的字样
不说抱一具身体或抱一只绵羊
永睡不醒的睡去
山涧喧哗不息,曾经此上京赶考的人
都已长眠,说好死了再死
却老死不了的是野草
还有几只随朝代变来变去的蝴蝶
国家从来不睡,白云也不睡
睡不着的人有他的命
为什么总有人要抱块石头一睡到底
我们也活了过来,而那块石头
不说这些道理,它的睡相
一直与谁都谈不拢,也再也不想与你谈得拢
2017-3-20
 
 
《弥合术》
 
在这令人发愁的世上,我也练习过
一些瞒天之技。并永不认错地
写下许多似是而非的话
用小诗,把一次日出说成有十九次之多
并为此流下了眼泪,为的是
这谵言竟要命地指明了我
与世界的貌离与神合。
多少回我自况自喻
在人神之间迂回与认定
弥合术为我一再地移花接木
我对自己说:要坚信虚浮的另头一定有落实
混世,从没有黑到底的事。
2017-3-18
 
 
《晚课》
 
阴雨喜欢夜色与虚空,茶杯里无缘无故
出现了一滴血,同样无理由,母亲的身影
多次地从藤椅里
站了起来,一节一节升高,还有年迈的骨骼声
沉闷地传过来,我赶紧用手去扶
扶住了一把空气
在大约是腰部或手臂的地方
失败变成了一再的坚持
我迎合着她的身子,把手中的空气抓出了汗水
这也是我,多年来经常的晚课
2017-3-15
 
 
《花名册》
 
有些好味道打死也不能忘,门打开后
我家小黄毛就习惯性
在门前老榆树下翘起一腿
朝树根洒下一泡尿再扬长而去
不这样做就无法计时,也不能
鉴定黄花在春风中由红变黄的变数
我又得暗暗赞美它,日落时
这畜生又会瘪着肚子回这头
用那梦一般的鼻子
一嗅再嗅,在这块风水地,认出自己的
尿臭,被激灵与被激活
再邀赏般朝我吠两声
像找到了自己的花名册,证实谁与谁
可曾在这里插上一腿
笔画里的边旁,有没有替代或篡改
以及,石头在而江山还在不在的道理
“风雨不等白头人”,有的话
会由浊变清,直至照彻今古
与这只狗一样样,被列入叶落归根的
一代代人,并没有比这只狗,做得更好
2017-3-13
 
 
《身体的落叶》
 
身体通向极乐之后,接下来
便是落叶,身体经过翻身再翻身
回想在风中狂舞的是樟树
还是榆树,落叶落在自己的赤身裸体上
死过去又活过来,每次都有
落叶覆盖,似是而非,真真切切
一些树汁留下来的清香
又要接上小鸟回到枝上的鸣唱
清泉滋润过的土地,足以
让一座宫殿停下来,清理它
华贵的多出来的灰烬
世上有那么多玫瑰这刻都不敢吭声
无法辩解变为灰烬的
好处,那气喘欲死与心甘情愿的去死
以及欢乐如死去的真相
暗香从来无袖,权且
来听一听这落叶与落叶之间亲密的呢喃
满地黄叶堆积,无法承认的是
这棵树刚刚吃掉了
另一棵树
2017-3-11
 
 
《大功告成》
 
站在正在挖穴的墓山,看见从村头出来的
送葬队伍,吹吹打打,放鞭炮中,漫天撒钱中
抬着那个人一路前来
多像是一个人终于大功告成
多像是一个王正凯旋而归,要回到这
我们为他打扫清楚的宫殿。把路让开!有人喝斥
2017-3-9
 
 
《胜利》
 
你胜利了吧?他老了。
你胜利了吧?他死了。
你胜利了吧?他睡在泥土里,铁了心
不照哈哈镜。不问医生。不再说
左与右。不让路。不管。弹尽,粮绝。终于称王。
2017-3-7
 
 
《撕纸张》
 
在自己的书房里撕纸张,一张张撕
或几张一起撕
仿佛我对每一个字都有仇
那一个个被我用饱墨或枯墨写下的汉字
再看都很丑,撕了还是丑
如果这就叫审判,唯一的用刑
只有撕掉它们
没有一个字是好的,没有一个字可以用
所有的字都已恩断情绝
一个老人说:没有一个值得宽容
我还要补上一句:没有一个写下的字
可以当作字来用。
2017-3-5
 
 
《往钱大王古寨,遇抱石而眠者》


二月三,龙抬头的第二天,该走的都走了
石阶上,有谁遗落的爪痕,膻腥,还有鳞甲
那是飘上去又落下来的叶片
显然,有过一场告别,也可能有未完成
往钱大王古寨,又去这个
近年一去再去的去处,接近于天
曾担心,被天人带走了怎么办
却遇见这抱石而眠者,相貌粗陋,酒已十成
无疑,这是自己与自己打架的结果
石上刻有古人的通浙二字
我再看,更像是抱着一团白云
古道湿滑,古树上偏有新花
山巅有唐末的烽火台,溪涧边
是钱大王屯兵打劫的遗迹,山背上
活着待我去扶贫的人家,这一些
可能就是向天走了一半,又没有走成的结果
他是谁?随我而来的人说,问麻雀
问麻雀,麻雀正在与另一只麻雀闹得欢
而他肯定是个最少的人
最轻,也最沉,已脱离了一切破事
捂着这块石头,有幻觉,有任性,打了个酒嗝
石头似乎动了一下,再打嗝,嘴角有脏物
还有自以为是的一丝笑意
2017-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