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哲学与我们无关? (阅读259次)



什么是哲学,这是一个哲学问题。水平有限,争取简单粗浅地回答一下,让人人都能看得明白。

在和朋友们聊天的时候,我说起自己在读哲学,他们感到很惊讶。许多人认为哲学离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是太遥远的东西,大家都忙着赚钞票呢,哪有这闲工夫,说起哲学,他们的第一反应一定就是看不懂,接着就是哲学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这样的疑问。又不是大学教授,你读什么哲学?哲学似乎成了一种专属于学院里的专家的东西,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完全脱离了关系。

我们国家曾经的领袖是一个“哲学王”,并且每一个领袖上台,都要提出自己的一套“XX思想”,甚至写入了党章、宪法,所以这个国家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一个“哲学王”的国家。柏拉图曾经试想过,最好的国家(理想国)就是哲学王的国家,但理想的东西一旦付诸于实施,得到的结果有时候是恰恰与理想相反的,在“哲学王”的国家,人民把思想的责任都交托给了领袖,在极端的情况下整个国家只有一个脑袋有权利思想,这个时代离我们并不遥远。所以显而易见,哲学并非与我们毫无关系,甚至可以说是决定着这个国家里的每个人的命运,因为我们在某种意义上仍然生活在一个“哲学王”的国家里,这个国家的最高领袖即决定国家命运的人是一个“哲学王”。 如果在一个常态的国家里(至少是非哲学王的),人们可能不关心哲学问题,但一个生活在“哲学王”的国家里的人,却普遍得认为哲学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荒诞的景象。

所以,尤其是对于我们来说,非常有必要弄清楚什么是哲学这样的问题,尽管这个问题难以回答。哲学最简单地说就是人思想某些问题,但很明显并不是思想任何问题,都可以称之为哲学,比如今天下午吃什么这就不是一个哲学问题,所以这个答案远远不能回答什么是哲学这样一个让人难以回答的哲学问题。鄙人并不是什么专家,只是根据自身粗浅的理解,试着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并且澄清一些简单的误解。
 


哲学就是哲学家思想某些哲学问题的历史。哲学这个概念的内涵如果有所改变,就是哲学所思考的问题改变了,这并非是某个哲学问题得到了最终的解答,而是这个哲学问题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失去了意义或者已经不成其为一个问题了。

狭义的哲学就是指西方哲学,很多稍有兴趣的人都知道哲学这个词就来源于希腊语,其意为“爱智慧”,这是这个词最初的含义。这里可能有人就会产生疑问,凭什么哲学就是指西方哲学?这其实可以分两个方面回答,第一,哲学这个概念本身就是来源于西方的,这个概念的所指就是指源自于古希腊的一种特殊的学问,它并不为其他文明所具有。这是客观意义上的,当然你也可以说有中国哲学,但这两种哲学不是指同一种精神内核的东西,不能混为一谈,这里不涉及这两者孰优孰劣的问题。第二,西方哲学、狭义的哲学即“爱智慧”,它并不是以现世的实用和功利为目的的,至少表面上是单纯出自于人的一种求知的欲望,即为了求知而求知。而我们的中国哲学,它并不是这样一种东西,中国的哲学注重现世性的道德修养,学是以致用为目的的比如服务于政治和伦理秩序,所以在谈及哲学的时候,我们才会产生哲学有什么用这样一种自然反应。在摆脱了现世的实用和功利性的目的之后,西方哲学产生第一个倾向,即超越性的、思辨性的形而上学的倾向,这种形而上学的冲动就构成了这种文明的某种基质性的东西。而中国哲学由于注重现世的道德修养以达到某种政治和伦理秩序,学必须与有用联系在一起才有意义,这就产生了某种“实用理性”的倾向,所以直到现在我们许多人仍然认为自己很聪明,而某些外国人很笨。

在这里,我们主要谈的是狭义的哲学即西方哲学。如果要问什么是哲学?在哲学的最初阶段,这个答案一定是:哲学就是形而上学。那么什么是形而上学?形而上学就是一些定性工作。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也有定性的工作,比如狗是一种哺乳动物,这是对狗的一种定性,即把狗这个概念归结到一个更普遍的概念——哺乳动物之下,而使狗这个概念获得某种理解。那么如果说形而上学是一些定性工作,更进一步则可以说,形而上学是对某些概念的一些理解。这里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不是定量工作?如果一个人说:这里有3只狗,其他人如果不理解狗这个概念的含义,显然他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义,所以理解首先是概念的定性。那么,狗是一种哺乳动物,这是一种经验性的科学命题,它并不是一个形而上学的命题,形而上学是对某些概念的一些理解,这个某些概念显然不是狗这样的概念,那是什么样的概念?

如果一个人说:狗是一种哺乳动物。要理解狗这个概念,就必须要先对哺乳动物这个概念有一些理解。那么同样,要理解哺乳动物,就要先对动物这个概念有一些理解。要理解某种特殊的东西,就必须要对某些更加普遍的概念有某些理解。所以,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我们不能对某种最普遍的概念拥有某些理解,那么任何特殊的具体的东西都没有完成最终的理解。所以,哲学是对某些概念的一些理解,这些概念就是指这种普遍性的、整体性的概念。而所有东西都可以用存在这样一个概念来概括,所以存在问题就成为了哲学的最基本的问题。因为无论我们理解任何东西,首先要理解在(有)这个概念,任何东西它首先是在了,就如日常生活中,我们问一个人什么是狗?他可能会说:狗是一种汪汪叫的东西或者指着一条狗说狗就是那个东西,这个东西就是某种存在,某种“有”,我们只有领会了这种有的意义,才能真正领会具体的有比如狗。那么我们能理解“有”或者存在吗?
 
如果一个物,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但当一个人说: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至少有一点他是知道的,他至少知道它是一种东西,是一种有或者存在。但一个人说:某物是一种东西,我们并不能认为,他对此物有了某种理解,这和一个人说:狗是一种哺乳动物或者汪汪叫的东西是完全不同的,这就说明东西(有)和哺乳动物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存在是一个最普遍的概念,这也就意味着,对存在这个概念,我们无法通过把它归结于一个更普遍的概念之下以获取某种理解,这在前面已经说过,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一个人说:哺乳动物。概念的意义,就是通过概念的方式,把概念的所指与其他物区分开来,这是概念的意义所在,概念就是差别和区分,就如把狗这个概念归结到哺乳动物之下,从而使狗和如某些卵生的鱼这样的物区分开来,就算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说狗就是那个汪汪叫的东西,通过汪汪叫的东西这样一个概念把狗和喵喵叫的猫或者不叫的人区分开来。一个不能起到差别和区分作用的孤立的概念毫无意义,就如哺乳动物这个概念,它之所以能获取意义从而使人获得理解,是因为通过概念的定性把含混的事物比如同样是动物的卵生动物区分开来,哺乳动物这个概念只有在与诸如卵生动物这样的概念的区分之中,它才能获取意义,概念就是通过区分和差别的方式使原本含混的世界清晰了起来,从而使人能获取某种理解。那么一个最普遍的概念,比如存在、世界整体,在存在和世界整体之外,即在有之外再没有东西了,这就意味着没有什么东西能和存在这样的概念并列,从而使存在这个概念完成它的区分和差别的作用而获取意义,所以存在是一个孤立的概念,一个孤立的概念并无意义。有人可能会说:有之外不是无吗?无也是一种存在,如果无不存在,我们怎么能说出它呢?真正的无我们无法说出来,因为无论我们说出什么,它就已经在(有)了,无以概念的方式存在于说者的思之中。就如一个人说:贾宝玉不存在,完整地说,贾宝玉不存在于现实世界中,但它存在于曹雪芹的小说世界中,所以贾宝玉也是一种存在。所以,并不存在一种有具体所指的东西可以和存在这个概念的所指并列,从而使存在这个概念完成它的区分和差别的作用。贾宝玉不存在这样一个语句,之所以拥有意义,并不是通过存在和不存在的区分获取的,而是因为我们区分了两个世界即现实世界和小说世界,但这两个世界都是归属于最普遍的存在这个概念之下,而这个最普遍的存在这个概念再没有其他东西能与它并列了。
 
所以我们无法理解存在这样一个概念,因为真正的无不能被思想和说出,任何东西都是有,都是存在。如果存在这样一个最普遍的概念不能得到说明,那么也就意味着,任何一个具体的概念事实上都没有获得最终的说明。哲学的求知精神促使着它去追问那些最本原、最根本的问题,从自然哲学时期的世界的本原是水,再到是气,是火等等,再到毕达哥拉斯的数,再到存在这个概念的提出,到柏拉图的理念。这是一步步的抽象化的过程,直到完全脱离了自然和经验,而进入到纯思辨的领域,这是形而上学发展的必然,它是由它所要解决的问题所决定的,它必然要进入到超验的领域。形而上学是对最普遍的概念的理解和定性,这就注定形而上学的问题是无解的,以上所要说明就是这样一个问题,可能过于简单和粗浅。
 
哲学的求知最初是从自然哲学开始,即对自然世界的认识,水、火、气这样的概念都是来自于自然之中,自然概念本身是具体的、经验性的,它不能满足形而上学的普遍性和必然性的要求,所以一步步的抽象化这是一个必然地过程。毕达哥拉斯发现了一个数的世界,在自然和经验的世界之中,并不存在数这样一种东西,就像自然之中没有一个完美的圆,完美的圆只存在于人的思维之中,自然之中也不存在2或者3这样一个数字,数同样只存在于人的思维之中。但存在于人的思维之中的数,却可以应用于自然之中的任何事物,比如3只狗,2只猫,圆形的太阳诸如此类。这就逐渐产生了这样一个观念,一个完美的世界存在于人的思维和理性之中,这是哲学的理性主义的源头,它一步步超脱出感性的自然世界,而进入概念的纯思辨的领域。柏拉图的理念论,存在一个完美的理念世界,自然的世界只是这个理念世界摹本这样的思想,就源于源自于毕达哥拉斯的那个数的世界。所以哲学的求知从自然哲学始,逐渐地脱离了自然,而发展为一种纯概念的思辨。哲学的自然哲学的部分在经过中世纪之后,随着世俗化的进程,逐渐发展成了现代科学。而哲学即形而上学,亚里士多德所称的物理学之后或者第一哲学,在经过几千年的无休止的争论之后,逐渐被抛弃,它经历了所谓的认识论的转向,再到语言的转向,形而上学在不断地被批判中逐渐地被抛弃了。当然反过来也可以说,是人的认知能力在形而上学问题面前的无能,他没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只能把它悬置起来。接下来就简单讲讲这几次所谓的转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