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昨夜的一场大风(20首) (阅读877次)



昨夜的一场大风(20首)
 
 
 
 
 
非亚
 
 
 
 
 
 
 
■ 我有
 
我有一支假手枪。两扇门
一副了望镜。外加四扇
窗口。一对电话机。我有两把伞
一台照相机。老死机的
慢电脑。门锁。插销。铁钥匙
我有电池。角落里一堆
烂塑料。板凳。拖把
外加呜呜叫的
洗衣机。我有一张床
梦。毛巾。煤气瓶
和玻璃罐。早晨
醒过来。我有口盅
牙刷。闹钟。老妈妈
新鲜儿子,和大头
娃娃。我有书。葡萄酒
抽屉里一堆白色
药片。上午平静地
出门。下楼梯
撞见一辆黑汽车
我有分割的……
身体。铁丝。纸箱
冒烟的
天空
 
 
 
 
■ 昨夜的一场大风
 
我喝多了,迷迷糊糊,但半夜的一场
大风,还是将我,从被窝里弄醒
它拿着铁棍,满世界乱跑,好像要掀翻
整个城市,以便找到
某个它要找的人
 
我睡在那里,一动不动
三个小时前,我从福建路回来
天空开始下雨…………
 
我随便吃点东西,凌晨一点,
在卫生间洗漱完毕但仍不平静——
就像之后,一阵大风
从窗口冲进
它想发现并找到
隐匿于这城市的非法分子
或者把它认为不好的东西分离(比如一张
树叶一个死者一块砖),从窗口
扔出去。我躺在床上,在黑暗中
一声不吭——也许我就是
它今晚要找的非法分子
哦天知道,我只能在大风的
怒吼中,伸出手
抓住土地——那惟一可以
触摸到的东西
 
 
 
 
■ 片段•2
 
在夏天,午后
我所能做的
是看出卧室
这扇窗口
 
除了树。塔楼
红色屋顶
和天空
就是时间
 
缓慢的
令人窒息
的阴影
 
 
 
 
■ 微笑的……刽子手
 
有一个女孩,想给我
送花,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我
在讲台,朗诵了一首,她认为
好的诗,《有一天我
遇见一只死鸟》
我不明白,有这么多蚂蚁
爬过我的桌子,我随手
按死一个,又折断,另一只的
脖子,当又一只,爬过
键盘,我疑问,它,为什么不回家
不去找妈妈。中午的,电视
屏幕,消防队员拼命救火。爆炸
全是爆炸。早上起来,去拿
报纸,中间的,一组图片
几个死者,躺在炸烂的
汽车旁,我不明白,生命
为什么会被撕裂,为什么我每天,
都会杀死蚂蚁。一个女孩,微笑着,走上
讲台,给我送花,我大叫着
跳起来。不!不!
不要给他!不要给这
微笑的
刽子手 
 
 
 
 
■ 拐弯
 
拐弯,拐弯
向右边的房屋拐弯
向前面的值班室拐弯
 
拐弯,拐弯
像那个少年那样拐弯
像自行车那样拐弯
 
拐弯,拐弯
在银行旁边拐弯
在一座医院前面拐弯
 
 
 
 
■ 混乱
 
今天他的心
不是往日的材料做的
而是稻草做的
烂泥做的。碎布
和麻绳做的
今天他的心
被自来水冲撞
在厨房
发出尖叫
 
他这里坐一下
那里站一会
他的两只手
想去摔酒瓶
撕窗口的云朵
 
他抓起
床上的衣服
连同盲目的爱
一起塞进
洗衣机
漩涡的响声中
他什么也没干
一个美好的夜晚
就这样
被他糟蹋
电灯让他的头发
几近直立
 
 
 
 
■ 楼下的自行车
 
楼下的一排单车
在阴天,像一群无声的
停止吼叫的怪兽
 
其中的一辆(黑色
生锈,闪着微光)
是我临时停放的
 
那个大楼的女值班
一辆一辆,每天把混乱的
单车,重新整齐
一遍
 
在她眼中,这是一群
必须约束的
动物
 
她习以为常
我也渐渐
见惯不惊
 
 
 
 
■ 一个自我厌恶者的早餐
 
他并不想吞下这碗面条
正如他的胃
不想接受这些云彩
 
他双手交叉
在呕吐,也不仅
因为食品,性,甜味剂
和激素
 
有一千个理由
去杀死自己,杀死他满脑袋的
麻绳,搅在一起的
内脏
 
这个爬在电线杆的早晨
是无味的
这些压迫额头的光线,是虚弱的
 
他梦想一阵刮进房间的新鲜
氧气,和一枝伸入卧室的
阴生植物
 
打断他儿子地板上的啼哭
尖叫
 
他打开冰箱,在厨房
他要把昨天的剩饭剩菜
全倒进垃圾袋
 
 
 
 
■ 赛跑选手
 
我的灵魂是一个,我拿它没办法的
家伙。就像昨晚,它一直想
从这间,有8个人的包厢
出去,它只是,一心想着离开
离开,打的,回家
脱光衣服,洗个热水澡
躲在被窝里
关了灯,睁着眼,抚摸一下
自己的生殖器
尽管并没有警察,在后面
追他,它还是像一阵风,在夜晚的
东葛路,跑得如此之快
 
 
 
 
■ 骑自行车的邮差
 
我总是希望,他像一只鸟儿
给我带来好运
 
他绿色的帆布袋,他车头的铃声
他下午拐到收发室的
自行车
 
还有他流汗的脸庞
他粗糙的绿色工装
 
我希望,他手中厚厚一摞邮件
全都是我的
全都是我的狂热秘密
 
无论爱,和恨
 
我都愿意,像糖果和毒药
含在嘴里
 
当我
站在单车棚外,我不
拒绝下雨,也不阻止别人
去打烂玻璃
 
我需要一截麻绳
从天顶落下
 
 
 
 
■ 我的灵魂
 
我的灵魂
它胆小
怕事
躲在角落
 
它常常
不由自主地
发抖
在梦中
 
没有任何缘由
像一个
失去母亲的
孩子
只是抽泣
 
我既不能
往它身上
填充一种
坚硬的硅胶
 
也不能
把它
强行拉到
日光底下
 
它瘦弱
细小
因而更适合
躲在房间
 
我惟一能做
是伸出手
 
把它,搂进
怀里
 
 
 
 
■ 天台上
 
我该相信吗
我该顺着楼梯
上到天台
和月亮打个照面
和铁丝杆上的
那个人,打个
招呼吗
我该请它吃饼干
柚子,看旁边的
一颗恒星吗
太远了它我知道
即使死后,我也
不愿,跑到上面
我更愿呆在
月亮旁边
当我口渴
我该在厨房
用力切哈密瓜吗
我破坏了圆
破坏了美
在白天的办公室
按死过几只
爬过桌面的蚂蚁
所有的动物
都有母亲
植物有种子
我该毁灭
大自然的一部分吗
红色的警车
飞过大街,十字路口
灯光闪烁
现在没人看到我
呆在天台上
露水开始降落
在栏杆上凝结
我该静下来
想想明天的工作
生活,并再次
看远处的公园
树丛,房屋,天空
和电视天线吗
我该点蜡烛
照亮空中的爸爸
我该被杀吗,如果我
干了许多坏事
得不到饶恕,连自己
也感到失望
我会被死亡阻止
站在,屋顶的
边缘吗
 
 
 
 
■ 过于……寂静
 
十分钟前我就是这样
现在仍然是
并且可能一直
持续下去————
双手交叉坐在桌前
度过又一个
夜晚
 
没有人过来,轻轻地
摇晃我的
肩膀
 
 
 
 
■ 沉重的雾
 
我反对我的身体,成为一扇门
被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推开
进入,也不希望它,成为房间
四壁空着,安置一切家具
不管我是否喜欢,我总是被
充斥,在一幢住宅内
 
傍晚。一次散步。我盲无目的
但,会见了天空,太阳抛弃了我
云朵,以灰暗的形象
退却。当路灯,照亮皮肤,公交车
又一次,驶过街头,空洞感
就像夜晚,在楼房间
扩散
 
一张方桌,让我度过了下午
几张报纸,玩具,竹垫,凌乱地
出现。我迷惑于
苹果。对性也是这样,我一直问
性是一种气味,一种可以
打开,并合上的东西——可以反复使用
但要付出代价。当我爱你,不顾一切
吻你最性感的部位。哦,去你的
所有禁忌
 
某个夜晚,关了灯,但迟迟
不能入睡,关于信仰,生命,关于生活
爱,它们真是,一大堆,缠在一起的
麻烦事。我祈求剪刀,把它们
分开,放在各种,清晰的盘子中。我每天的
任务,就是不停地剪,又不停地 
分门别类。我的问题,是和这个世界
一起,存在下去。尽管一阵雾,摸索着
从树林,爬过来,绕过围墙,像一个大东西
停在我的窗户,屋顶
没有声张
 
 
 
 
■ 有一天我遇见……
 
有一天我遇见……死神
穿长袍,戴帽子
从大街上走过,他拿着一根
拐杖,对街边的地图,指指点点,他的周围
不停闪过公交车,外省人,和发廊门口
招揽皮肉的妓女——他想,某一天
是否要把她们,统统抓住
打进地狱
他晃过路边的樟树,报刊亭
在日光下,四处乱走
甚至没有一个警察出来,纠正他的违章
一个老人(很老了),在屋檐下
晒太阳,并流出眼泪
我站在十字路口
打算到不远处的超市,买一些食品和卫生纸
当他,在拐角处,遇见我,我们彼此愣了一下
他就像,见到红色的消防队员
没有说一声拜拜
突然转身,跑进前面的小巷,在天空下
瞬间消失
冒烟
 
 
 
 
■ 星期六,它是……
 
8点半
工地的木材敲击
天空是一件衣服
颜色变灰
你在厨房
煮鸡蛋面条
没有鸟
飞过窗户
油烟机发出
低沉的嗡嗡声
母亲早早出门
对我昨晚的粗暴生气
我仍未完全睡醒
呵不要唱歌
不要唱歌
我知道生命是一团
冒热气的东西
每一天都是
现在就可以画
早餐后陪儿子
玩识字图片
这是爸爸
这是妈妈
这是苹果
和香蕉
但我的爸爸死了
妈妈又老又瘦
光线从窗口
照到墙壁
9点半,她穿一件桔红上衣
去交易场买菜
我抱起儿子
想和他一起
在云朵中消失
但他哭着
要我把他
再次放回地面
 
 
 
 
■ 在佛子岭
 
在佛子岭,公墓接待科,我和妈妈在
桌子上,为爸爸的墓碑写字
我这样写:广西横县人
生于一九三一年四月六日
故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因为必须
以母亲的口气
我接着写下爸爸的名字,以及
我们这些供奉者的
名字。这一天,上午
坐车来的路上偶尔有雨
落在地面
中间,工作人员给我们
办理例行手续,我
在房间中游荡,几次走到门口
水泥围墙外,不时有汽车
呼啸驶过,水塘
静静的,一个多月后
爸爸将来到这里
树木涌动着
声音,听不见泥土下面的
寂静
 
 
 
 
■ 有一天我碰到一只死鸟
 
有一天我碰到一只死鸟
是一只死鸟
(翅膀张开,双爪僵硬
像一个可怜的
孩子)
在楼下的水泥地
臭水沟旁边
我绕过它
不敢惊动
想象不出
为什么这儿
会有一只死鸟
(我能接受死蟑螂,死老鼠
死蚂蚁,死虫)
我快步地跑上楼梯
如果有神
我企求它和我之间
不要有任何
联系
呵,可怜的孩子
迷惘的妈妈
一只死鸟
 
 
 
 
 
■ 除了草,还是草
 
工地的旁边。一幢住宅楼的下面
是一大片乱草
 
围墙外面,坦克,飞机,和大炮的
展览,已经过了两个月
 
角落里,临时厕所的
门,向外打开着
 
上完厕所的那个青年,抽一根烟,然后
像烟圈,从台阶上消失
 
远处。民族大道。两幢巨型商住楼
以及汽车的,一阵低鸣
 
我一直想翻过围墙,钻到里面,拔一根
又高又长的草
 
 
 
 
■ 病房
 
1
今天早上天色灰暗
八点半铃声响起
我没有看到飞鸟,厨房
吃面条
楼下的人慢慢走动
一岁半的儿子
搂着
妈妈
 
2
迷幻。上瘾
电脑荧屏
吸引我的尖脑门
 
3
考虑到这些日子
有一段时间了
在水井和硫酸里
好像很久
 
4
我靠在沙发
客厅一角
儿子和保姆
一起玩积木游戏
偶尔看我
 
5
也只能这样
也只能
这样
他捂着扭伤的脖子
 
6
加速成为机器
 
7
阴冷。不明亮
冬天落在了这城市
屋顶上方
有厚重的积雨云
8
有一堆烂麻绳
捆着房子
 
9
闹钟
一分一秒
他在灌木下
不停地
分裂
 
10
我的胸前
有方盒子
和十来条
肢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