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7年2月)之二 (阅读440次)



短诗
 
《听歌想诗》
 
上世纪70年代末
邓丽君传入大陆
把一个观念抛给
从文革噩梦中
醒来的音乐人
哦,原来在歌曲中
可以说话和交谈⋯⋯
 
四十年过去了
还不知在诗里
说人话的家伙
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
 
 
 
《印象》
 
初读朦胧诗
总觉得北岛
应该长得像
赵丹演的许云峰
舒婷长得像
于蓝演的江姐
顾城长得像
小方舒演的
小萝卜头
 
 
《偏方》
 
儿子咳嗽多日
吃药也不见好
之后
我出手了
削了一只梨
放到小锅里煮
待到煮沸
让他将梨水喝了
第二天就基本好了
对我来说
这是常识
没什么大惊小怪
几乎次次都很灵
只是我想起
那些就偏方问题
与我争论过的
永远正确的人们
便哑然失笑起来
就像每次想起中国的
自称知识分子的诗人
 
 
《惨相》
 
我喜欢的诗人
喜欢我不喜欢的诗人
对于这种现象
可以有一千种
装模作样的解读
但对我来说
到本诗标题为止
 
 
 
《又遇老坏人》
 
海底捞的生意
好得叫人跪
排队等三小时不说
允许抽烟的厕所里
也是人满为患
我正在里面抽烟
与几个在艺术学校
教乐器的年轻人
忽然有人闯进来
大吼一声:
"罚款!厕所里抽
照样罚款!
一人罚五百!"
几个艺术青年
扔掉烟头
就朝外跑
厕所里顿时清空
来人五十开外
得意非常
掏出烟点上
惬意地抽起来
整个过程
我纹丝不动
只管抽自己的烟
让他不自在起来
无活找话道:
"现在这娃们家
经不起嘿唬!"
 
 
 
《一家人》
 
一个人把流感病毒
从外面带回家
难受了自己
传给第二个人
才好
第二个人
继续难受
传给第三个人
才好
第三个人
继续难受
需要自己独好
不可能传回给
前两个人
流感病毒在短期内
不可能重复传染
 
 
 
《当爱已成往事》
 
 
过了这么多年
我才听到张国荣
唱的那一版
让所有其他人
都白唱了
空忙一场
 
诗人啊,你要记住
纵然你有万千才华
也架不住一个痴字
 
 
 
《三等人》
 
 
世界不认你时
他(她)认你
此为上等人
可跪
 
世界承认你时
他(她)认你
此为中等人
可交
 
世界承认你时
他(她)还不认你
此为下等人
可杀
 
 
 
 
《另一种祈祷》
 
一个男人
每天晚上
盯着一部
暴力片
一生平安
 
 
 
 
《风景》
 
 
毎次上山
毎次进庙
下来时
都会走成
两路人
一路行大道
一路变浮云
 
 
《敬告好心人》
 
技术进步
带来文明
似有很久
我看不到
疯子骂我的话了
但是有些好心人
貌似不想让我心静
他们不断把那些咒语
截屏转发予我
还把有人骂我
说成天大的话题
当心!别把我惹烦了
甩你们两句:
"没人骂你们
不是你们人品好
只是因为不够红"
 
 
 
《诗史记》
 
有一年
有人向诗界
发出一问:
"如果可以选择
你愿活在哪个朝代?"
几乎所有的人
都回答:"唐朝"
我记得
只有两人除外
一个是腿有残疾的诗人甲
回答是:"南宋"
一个是声称"川震是遭天谴"的
上海评论家乙
回答是:"抗战时期的民国"
 
 
《选片》
 
情人节之夜
电视上多台
都播爱情片
如何选择成了事儿
我最终选了
那个头天刚吃金酸莓
转天便摘奥斯卡后冠的
女演员演的
命运相近者
让我觉得亲
 
 
 
《中国影帝》
 
演得好
不如长得好
他演民国戏
像大烟鬼
他演毛时代
像饿死鬼
 
 
 
 
《多么好:有一大批这样的故都》
 
追随一部电影的镜头
我的目光
来到从未到过的
苏黎世
却很有似曾相识之感
哦,我想起来了
我的触须——诗歌到过
不止一次
爬上《苏黎世新报》
 
 
 
 
《问》
 
你们是否有过
这样的经历
身上某处
莫名其妙
来了一道疤
未见其伤过
独留此疤痕
 
身心都算
 
 
 
 
《末路上》
 
一群
身患狂犬病的非洲野犬
走在它们的末路上
在幻觉中看到一只
戴项圈的同类
就是它们的上帝
 
 
《影评》
 
一碰到
西片中的老人片
我就会锁定频道
做好沉重的准备
迎接伟大的电影
若是碰到
华语片中老人片
我就立马换频道
 
 
 
《里程》
 
20岁为没有别人走得远而困扰
30岁为自己孤零零走得太远而困扰
40岁为别人看不见自己走多远而困扰
50岁不在乎远近只管前行不再困扰
 
 
《自取其辱》
 
2011年在河南
某第三代大老
对我说:
"就你在《新诗典》
每天推荐的那些天才
我一天可以发现十个!"
此言一出
老屄惨了
那一路上
我极尽羞辱之能事
将其折磨得苦不堪言
对他最大的打击
是我成功地证明了
他本人就不是天才
令其元气大伤
这六年来
一诗不见
一声不吭
诗坛蒸发
 
 
 
《我为什么蔑视横鼠令其终生怀恨在心》
 
11年前
武汉"平行-或者诗会"
我在电梯间
看见一个长得像老鼠的人
他对我说:
"你今天这样好
昨天穿了件西服
特装屄⋯⋯"
我想:这么观念化的人
这种智商
我就不搭理了吧
便视若无睹
一言不发
 
 
 
《列宁说过: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
 
我的爷爷是你的爷爷
我的奶奶是你的奶奶
我的爷爷是你的外公
我的奶奶是你的外婆
我的爸爸是你的叔叔
我的妈妈是你的婶婶
我的爸爸是你的舅舅
我的妈妈是你的舅妈
与堂姐、表哥两家人的聚会
是多少年来最大的家族聚会
谈起我们共同的祖辈
我们谈及最多的年代
是"三年自然灾害"的饥饿
与"文化大革命"的无道
 
 
 
《建言》
 
白天看稿时发现
没有节奏的诗句
是诗人忘了呼吸
亲爱的同行
千万别憋着气写
你要自然地呼吸
 
 
 
 
《吓一跳》
 
"你写吧
你再胡写
惹了啥事儿
我就不管你了!"
在桃园路口
绿灯亮了
走斑马线过马路时
我前面有位大姐
在打手机
她声情并茂的话
吓了我一跳
 
 
 
《精心伺候》
 
本想通过软件
念两首诗给大家听听
但一想到该把最佳嗓况
留到后天晚上
闽南师大演讲
便做罢了
 
我就是这么一个
细节控
多少年来
我就是这么精心伺候着
自己的写作状态
看每天毁灭一个天才
 
 
 
《羞愧难当》
 
面对伟大的
伊朗电影人
我作为中国作家
羞愧难当
无地自容
幸亏我还是一名
中文诗人
金蝉脱壳
跃上青天
 
 
 
《大纠结》
 
一个民族
在捶胸顿足:
"说人话可以吗?"
 
 
 
 
《诗》
 
岁月的呈堂证供
 
 
 
《臭无赖逻辑》
 
你的过去和现在
只能好一头
还不能是现在好
 
 
 
《知识分子写作》
 
饺子机在工作
 
 
 
 
《哭墙前的笑声》
 
在吴雨伦
从耶路撒冷
传回的微视频中
我听到了
哭墙前的笑声
是一些
等待宣誓的士兵
在谈笑风生
我即刻将以色列
列入可以访问的国家
《新诗典》诗人团
备选的线路之一
 
 
 
 
《即景》
 
午夜
医院
值班的小护土
双手把着手机嘟囔着:
"杀人!杀人!
又杀一个!又杀一个⋯⋯"
 
 
 
《牛肉饭》
 
在电影院里
看到香港左翼电影
已经是文革结束后的事了
《巴士奇遇结良缘》
是其中少有的一部
现代都市题材
男主角是个大巴司机
整日拼命工作
被资本家剥削
资本家的罪证之一是
每天给司机们提供的
免费的午餐
是一成不变的牛肉饭
那是1978年
我一个12岁的少年
坐在电影院里
看得肚子咕咕叫
心中暗自思忖:
"顿顿牛肉饭
怎会吃烦呢?"
 
 
 
《比喻》
 
一篇好小说
或一部好电影
就像一座城市
让你想住下来
 
一首好诗
或一曲好歌
仿佛一座机场
令你想要飞走
 
 
 
《驳》
 
教我做人者
真是吃饱了撑的
我五十岁以前
没听过你们的
五十岁以后
会听吗
再说了
你们也不瞧瞧
你们自己把人
做成什么鸡巴样了
 
 
 
《总有好事者要为别人设计人生》
 
1994年夏天
某准大师到访长安
与我等欢聚数日
临走我和一位诗评家
将其送往火车站
在火车站茶座话别时
诗评家摇着扇子
分别为两个诗人
设计出未来的发展路线
我是"永葆先锋"
一年自印一本诗集
永远拒绝正式出版
准大师是"走向大师"
以跨文体多文体写作
构建自己的"建筑群"
听罢准大师脸上乐开了花
我则不以为然默默无语
如今23年过去了
貌似是我很不地道地
抢走了别人的发展路线
 
 
 
 
《民谣歌手》
 
音乐会上
来了个不像歌手的人
被不要脸的二屄观众
称作诗人
 
 
《命好》
 
1990年代初
我的两个小兄弟
一前一后
到全国各地
去做诗歌串联
带回的信息是
所到之处
各个圈子
都在骂我
其中包括
诸多名诗人
在此之后的
某个时刻
我一定在心里
对自己说过:
"好,从现在开始
我可以操任何人
想操就操!"
并执行至今
 
 
 
《阿里说:我不但是伟大的拳击手还是伟大的人》
 
一位当年在背后骂过我的朦胧诗人
我成全了他唯一的一首迟到的名作
 
 
 
《对伦儿他娘说》
 
毫无疑问
他继承了我的诗才
我希望他再拿走我
打不垮的精神
 
 
《母与子》
 
老G有两张脸
一张面对世界
一张独对吴雨伦
 
 
 
《女诗人》
 
有个女诗人
写诗土好土好的
做人事不关己
高高挂起
不对
她厌恶替诗行道
主持正义者
喜欢一声不吭
专捧她一人者
有一天她的诗
被抄袭了
她失去了
往日的淡定
像被狗咬似的
满网吵吵
没有人站出来
替她打抱不平
除了我
 
 
 
《福建行》(组诗)
 
 
《国民性》
 
五十已过
戾气仍重
机场安检
查我雨伞
反唇相讥:
"你们是专业的
用肉眼应该能看出来
我这伞当不了凶器"
 
 
《漳州之夜》
 
在一场诗歌讲座结束后
一圈诗人坐在
路边的大排档宵夜
继续聊诗
 
三只急需减肥的硕鼠
从厨房里跑出来
听了听
又跑了进去
 
 
《圣水》
 
闽南座上诗人多
还有两位小诗人
游若昕、沈雨晗
即便是诗商超常的小诗人
她们也和天下的孩子一样
无限膜拜一种圣水
猜猜看
什么水
 
 
 
《鸡与诗》
 
在南靖的山坡上
我们看见
漫山遍野的土鸡
但餐桌上汤盆里的
显然不是它们的同类
(从香度判断)
我说:"这不是
读着口语诗
写着意象诗嘛!"
 
 
《元代土楼》
 
现存最古老的土楼
是元代建的
房梁全是歪斜的
接待过国内外政要
的名导游老简说
是没建好
遭到楼主人
卖茶叶的大姐
强烈反驳:
"什么呀
是师傅教徒弟
怎么盖能出名
你们就怎么盖"
 
 
《答非所问》
 
我问简导游:
"文革破坏了
多少座土楼?"
他回答:
"最独特的
椭圆形的那一座
始建于1966年"
 
 
《牛屄话》
 
简导游口若悬河
他最牛屄的一句话
是在说眼前的一座土楼
何以会始建于1966年:
"文化大革命
闹不到原始森林来"
 
 
 
《读者真相》
 
在闽南师大
一位男生
告诉我
他读不懂
某个不可一世的
知识分子的诗
只是看他在
访谈视频中
讲的话
挺有道理
于是就⋯⋯
 
 
 
《道》
 
多年以前
我带我的朋友
一位成名前的
摇滚歌手
去拜见一位
音乐界的前辈
我们眼中的老朽
多年以后
我在厦门机场
登上厦航飞机
广播里播送的
《鼓浪屿之波》
正是出自那位
前辈之手
令我怔怔想到
我的朋友
早已成名
但至今也没写出
这样一首
像海浪一样
荡涤我心的经典
 
 
《飞机上》
 
返程的邻座
还是来时的美女
像一部爱情片的开始
 
返程的前后左右
全是来时的乘客
像一部恐怖片的开始
 
 
《从秦到闽归去来辞》
 
巍巍秦岭绵延成绿色武夷
大雨中的大海凝固成阳光下的大地
 
 
《早春二月》
 
刚才
在路边
我看见
长安的花儿
开了
想起
刚去过的
闽南
那里的花儿
没开
不败不开
一直在那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