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歌赏析]向天笑的诗《陪父亲回家》赏析/李全修、苗雨时等 (阅读673次)



陪父亲回家
 
向天笑
 
以前,陪父亲回家
总是让他老人家坐在副驾上
这一次,我坐在副驾上
他躺在担架上
 
以前,从来不告诉他地名、路名
他自己知道的,都会告诉孙子的
这一次,他再也看不见路了
只有我坐在前面告诉他
 
上车了,出医院了
到杭州路了,快到团城山了
过肖铺了,快到老下陆了
新下陆到了,快到铁山了
 
沿途,就这样不断地告诉父亲
让他坚持住,祈祷他能坚持到家
铁山过了,快到还地桥了
过工业园了,潘地到了
 
矿山庙到了,张仕秦到了
马石立到了,车子拐弯了
教堂到了,向家三房到了
向家上屋到了,严家坝到了
 
沿途的地名越来越细
离老家也越来越近
前湖肖家到了、吴道士到了
后里垴到了,快到家了
 
车到屋旁的山坡上
大父亲九岁的二伯
坐在小板凳上等他
我也告诉了父亲
 
救护车以二十元钱一公里的价钱
一路奔驰,只花了四十八分钟
一分一秒,都让我提心吊胆
幸好父亲很坚强,坚持到家了

张玉书推荐:这首诗歌,写得朴实,写得真切,写得给力。带给读者深切的感受。独特的构想,深沉的表达,浓郁的诗意,带给读者丰富的联想。《陪父亲回家》没有刻意的朦胧,没有粉饰的臆造,没有声竭力的呼喊,通过陪父亲回家的过程和细节,写出动感的心情。这是来自生活的特定镜头,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读这这样的诗歌作品,让人仿佛看到一路精心护送的沉重场景,犹如听到一串串出自心灵的亲切呼唤。语言看似平凡,其实字里行间渗进浓郁的情感。表达虽然平实,但是具有独特的艺术效果。我喜欢这样的诗歌风格,赏读这首催人泪下的作品,我进一步感觉到:诗歌创作,不需要什么高深的意境,只要写出的东西具有诗性的存在,具有一定的意义,能够打动读者引发共鸣就可以了。我特意把这首诗推荐给大家,一起感受孝感动天的故事。一起体会诗歌的现实意义

收入灵焚主编的《诗歌中国·百年新诗三百首》

 
李全修赏析:
 
      《陪父亲回家》的确是一首难得一见的好诗。它好在哪里呢?
        第一,好在高度集中。全诗聚焦于“陪父亲回家”一句,不搞什么时空穿越,不搞什么尽情倾诉,剪除所有枝蔓,干干净净,心无旁骛。“回家”二字是全诗之“眼”,雖然仅出现在诗题中,而全诗却无处不紧扣此二字。回家既是父亲瞑目之前的唯一心愿,也是儿子要帮助父亲实现心愿的强烈愿望,在回家这一点上,父子二人心相连,情相通。在此诗语境中,回家二字包含着深厚的意蕴,是受儒家思想长期浸润而形成的民族心理文化的反映。这种心理文化植根于每个人内心深处。此诗只所以感人,就因为触动了读者内心深处的这根琴弦。
       第二,好在独特的叙述方式。整首诗全由报地名组成,既像作者喃喃自语,又像俯身对父亲轻轻耳语?而地名正是在回家的情境中父子所最为关切的,故不厌其烦地报地名。每报一个地名,既是对父亲心灵的一次抚慰,也是对实现父亲心愿的一次推进,所以如此郑重其事,如此不厌其烦。报地名的句式基本雷同,但读后并不感觉重复、絮叨,反觉得非如此不可,无一字多余。絮絮叨叨,反显凝练,真是奇妙。
        第三,好在独特的抒情方式。全诗无一字言情,却无一字不是由浓浓的感情酿造而成。语言出之平静,内心之情却波涛汹涌,犹如等待爆发的火山,地表平静如常,地底却是炽热的岩浆在翻腾。这种不抒情的抒情方式比起呼天抢地、顿足捶胸来得更加坚实,更加强烈,更有才度,更令读者揪心。
        第四,好在语言质朴。全诗没有一个华丽的字眼,甚至基本没有使用形容词,只是用最质朴的语言表达最纯粹的感情,真可谓繁华落尽见真淳。试想,如果改用华丽的辞藻会是什么效果。
        这首诗给了我的一些启示:好的诗作必须具有真情实感,能扣人心弦,引起读者共鸣,而不可装腔作势,搔首弄姿;必须具有创造性,自铸伟词,不落别人窠臼;必须内容、形式高度和谐一致,努力找到最恰当的唯一的语言表达方式;必须有令读者百读不厌的美感。
 
 程尚赏析:
 
     《陪父亲回家》,诗歌沉痛的节奏是用一个接一个痛的场景表达出来的, “上车了,出医院了/到杭州路了,快到团城山了/过肖铺了,快到老下陆了/新下陆到了,快到铁山了”这样的句子是诗吗?绝对是,是诗人与父亲生离死别的呼唤,似呼天,似抢地,是无力回天的呼唤。
诗人沿途不断告诉父亲回家的地点,这是叶落归根的临别前的只有告诉没有回答,只有奄奄一息的心灵的和亲情的回应。
       “沿途,/就这样不断地告诉父亲/让他坚持住,/祈祷他能坚持到家/铁山过了,快到还地桥了/过工业园了,潘地到了”,这报站式的语言是诗吗?绝对是,这样的诗句是用生命与生命、儿子和父亲、生者与即将离世者的生命的交流,置身这样的诗歌情境,具有生命崇高的震惊。
        接下来一节诗人全用了这样的句子,不加修饰,“矿山庙到了,张仕秦到了/马石立到了,车子拐弯了/教堂到了,向家三房到了/向家上屋到了,严家坝到了”这样沉痛的诗句,痛彻诗人的心骨,也痛彻读者的心灵。
        据诗人本诗附记,诗人的父亲是在诗人儿子一路祈祷和其父亲回家后几小时牧师的祈祷声中,离开人世的。诗人这样的诗成了记录了一个生命走向升天的全过程。这样的悼亡诗,可以说是没有的,或者说独一无二的。
 
苗雨时赏析:
 
       诗主情,尤贵真情。真情是成就一首诗的先决条件。但有真情也未必是真诗。它需要审美的浓缩与升华。向天笑的诗《陪父亲回家》,正是这样一首记写父子情深而又经过诗化处理的,因而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优秀之作!
       很显然,此诗不是父亲去世时立即写作的,而是在剧烈的哀痛己过去,他平静下来,痛定思痛,让记忆与现实结合起来,去回味和放大己有的悲哀,重新唤起那份“抓心”的感动。然后,把这经由艺术沉淀的感情,用近乎直白、平实但有呼吸脉动的文字朴素地表述出来,从而完成了诗意的凝结和话语的型塑。
        在这首诗中,诗人并没有铺开写父亲颠踬顿跛的一生,而是把笔墨集中在陪父亲回家的过程里,因为这是生死之交的包孕的时刻。父子情深,是灵魂与灵魂的交感,是血脉与血脉流贯,是生命与生命的续接!集中,细节,浓烈,成就此诗的艺术风范!这也正是这首诗长久的艺术生命力所在!……
 
苗雨时 (1939~)男,河北丰润人,中共党员。1965年毕业于河北大学汉语言文学系,历任河北廊坊师专中文系主任,教授。
 
无哲点评:

       初读诗的题目,以为是一首内容普通的诗,但从第四行起让我看到了诗的别样情感开始了丰富的倾述。为了将病危的父亲送回老家,回到故乡这棵大树的根部,儿子一直鼓励着父亲,特别是每经过一地,都要为父亲报上地名,好让父亲将最后一口游丝带给故土,这份良苦用心是何等感人。
 
禾青子点评:

       看是平常的一首诗,通过作者越来越加速度的词语表现力,我们能读到一种煎熬焦虑,对父亲深深的爱。一分一秒,这是送一个临终的人回家,很符合国民的习俗。这是一首表现真实的诗歌,很耐读。好诗。
 
难忘跨月粮点评:

        一串地名的叠加,放在任何地方都像是记流水账,然而在这样一个特定的情景之中就全然不一样了。地名不再是地名,而变成了一种情感,一种揪心的情感,就像是鼓点子锤击着人心。从而产生出一种震撼的效果。作者没有一句情感的描写,然而对父亲深深的情和无尽的爱已然打动了我们,可谓此处无声胜有声。

柯凌霄点评:

       这首诗艺术上一个显著特征就是电影蒙太奇手法的运用。一个成熟的诗人,无疑是一个高明的导演,他并不是想到什么要用蒙太奇,而事实是诗歌呈现的画面给人以蒙太奇的感受,一个个的地点,不是虚的,而是能给人有画面感的。车外闪过一个个地名,如同一幅幅快节奏的电影镜头,与车上亲人的焦虑、焦急的心理特征一致,使读者也感同身受。同时,这首诗击中人心之处在于它写出了中国人叶落归根文化传统,正如沈从文所言:一个战士不是战死在战场,就是回到故乡。就是最后一口气要回到故土,这就是烙在中国人身上无法磨灭的家国情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