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惊蛰日》等6个 (阅读302次)



惊蛰日

沉默,亦是蛰伏。
安顿身心于一派寂寥
(虽街景繁华)。依旧,
静静戒掉呼吸间的喧嚣
(而欲念偶如杂草般,“冥顽”)。
在三月的额头,你翘立着,
幻化入我的眼底——
那一抹娇怯的浅绿。

             2017.3.5.




暗室

眼睛空茫地睁着:
只为注视一群闪亮的飞虫,
震着薄翼,从鼻尖滑过。

上午被细细咀嚼了一遍;
下午泊在一只杯中,怔住。
还有晚上呢?夜宴呢?

其实昏睡早都开始了。
虽耳朵仍在一耸一耸,
但呼啸都是无声的。

也还有风,穿过喉咙——
周末的魔法已足够多了,
只差一点点的矜持。

           2017.3.11.




十字道口

1
春寒可以不计。
风啸可以不计。

满满的街,人口无数。

时而红灯,时而绿灯。
灯火正通明。

2
白日,太妖冶了,
四处姹紫嫣红。
让私奔的人难忍泪花。

私奔啊,无处可躲,
只好向前,
向前。罔顾那车流。

3
从此,孤愤的脚趾,
在丈量大地。
时间也在一旁,疾驰。

而生活堆在街角,花坛里、
凉亭间。“嘘!”
喘息戛然而止。

4
行色更其匆匆。
仿若 ,人人都是路人。

却没有边际,
每当疑惑的潮水泛滥。

好吧,独自沉思。

5
三月的裙摆,就闪亮起来。
瑰艳,华丽;
迷幻,灵动。

那是四个女孩,
像四粒欢快的水珠。

轻眨在春天的眼里,
一晃,一晃。

6
而蹦跳的不必都是青蛙。
一个儿童,飘了起来。

周围,还散落了许多童年、
童谣……

绕,也绕不开;
找,也找不回。

就傻傻地望。

7
行走,还将继续。
已下午,
一下午!

南北西东,
渐有了下午的气味。

又是一个下午——
蹊跷的下午,
狡猾的、微胖的下午。

8
岔口,全都候在原地,
令人八百万分的小心。

深惧着迷失,
又乐此不疲。

后脊的火焰,
抢在前面。
炽烈如初。

探向梦寐的迷宫。

9
救护车滑翔而过,
抢救渐逝的青春。
但,信仰依旧无恙。

“请蜕下伪装吧”,警察说。

10
该是时候折返了。
十七点,妄想也复活了,
候鸟也回归了。

街心,爱不再是一团雾。
一场春霰已开始了许久。

            2017.3.11.




下午

无人爱上颓废的下午,
除非咖啡中有了酒腥
——那却是神秘的魔术。

但下午毫无杂味;
但下午清洁得恍如一朵莲。
奇妙吧,“竟如此梦幻”。

下午已被某个人奉为经典:
即使没有了夕阳,
阴翳的下午也是可爱的。

那一个令人思念的下午仿佛未死。
哦,那里藏着一张唇,
让下午变回了一个酽红的吻、

一段无比诙谐的命运。

           2017.3.11.




春雨

若是降自天堂的泪滴,
那无须拭去,
也无法不去浸淫。
悄悄的三月,一旦来临,
总有许多顽皮的时刻
——前日订制的阳光,
终于爽约,
化作了一帘幽梦。
窗外,是轻颤的舞步,
有时竟是性急的鼓点。
在默默旋转,或敲打,
无拘无束般,
只任意迷失于一场宣泄。
那是烟花的三月,
又是复仇的三月,
正怂恿一颗轰鸣的春心,
去欢纵地沐浴。
风声阵阵,
从近到远,
从昏到晓。

        2017.3.12.




梦中

清晨,故事的尾巴尚有余温。
老鼠钻进钻出,似在探宝,
令鬼魅的长廊躁动不已。

人影消逝得不知所踪。
那些过往的岁月被涂抹着,
忽而,用一支支无形的彩笔。

记忆失效了。风在半空摇曳,
让流散的歌声四处逃逸,
却挂向了光秃的枝干。

鸟雀也开始纷飞,曦光里,
天幕渐渐变得清朗起来。
一张面庞遽然闪现,飘移。

            2017.3.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