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桃花潭水(外二首) (阅读933次)






桃花潭水


1

历史的镜子里一潭桃花,李白的面孔
浮现。他集合了山水与桃花的精神
他俯下身子,像一只步入晚年的仙鹤
他吹开水面,看见乡坤汪伦向他招手

过来饮酒,友情的盛宴摆满万家酒店
过来呷花,虚拟的桃花开在皖南的腰上
李白的性格决定了这一场历史的赴会
山水的性格决定了历史的容颜万古常青

2

来了,水墨画的气息适合流水的速度
来了,皖南的气候正是饮酒作诗的气候
衣衫里的人在美酒里游荡,形同仙鹤
此地甚好,虚拟的桃花恰到好处

缓慢的时光恰到好处,木屐踩着了
鸟鸣。鸟鸣加深了那个朝代的修养
也加深了李白的醉意,如果没有变化
今天的鸟鸣应该是李白细碎的笑声

3

船上的李白与岸上的李白是两个李白
他有一双细长的桃花眼,他眼里的汪伦
个子不高,安徽男子的身材均称
性情温顺,李白认可这样的男子

时光的绸缎献给了泥泞的徽道
诗歌的流水制造了不朽的友情
桃花潭水哗哗翻滚,像喝醉了的李白
怀抱汪伦墓的游客跳下了桃花潭

4

我祖籍的山水诱惑了李白
李白的浪漫等于大气
李白的酒量等于善良
那一年李白等于汪伦

他们在一起有多久
我从桃花潭的流水上找到了答案
潭深,水底有隐士
山绿,鸟语通古今




在桃花潭水里喊我

                  
在桃花潭水里喊我,此人
不可救药的美铺满故乡
挑担赶路的徽商是我不可救药的舅舅

李白不可救药,他在桃花潭水里喊我
喊我的细雨淋湿了徽道
舅舅呀有人要吃你担子里的咸肉

李白爱吃咸肉,但他到晩年还是消瘦
诗歌的担子压在心上,他的快乐
他的桃花潭水,依然向我流淌

在桃花潭遇到的细雨是舅舅的细雨
我错把汪伦当李白,错把细雨喊作舅舅
舅舅呀故乡的美你要卖往何处

不可救药的美在喊我
皖南话夹杂细雨,美的舌头
诗的衣衫,李白呀消瘦的舅舅





汪兄快点回来

乡坤的谎言,深千尺
旧时的友情,滋养山水

李白来了,住一段时间
李白走了,他要去捞月

桃花潭畔送别
汪伦说:哥哥呀月亮迷人

但是月亮会要了哥哥的命
李白说:贤弟制造千古谎言

我要月亮,像桃花潭要你的情义
旧时的告别是乡坤与诗人的拥抱

仪式在虚无的水面立起倒影
经典往往写在船头

而酒店,万家太少了
而桃花,一朵也足够

回到桃花潭畔,汪伦去了哪里
李白在枝头昏昏欲睡,汪兄啊快点回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