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来 临 (阅读553次)



     

                 来 临

 
 
你从没到过的地方 原来是云彩可以随意打滚儿的中央
森林和大海有多好
云缝就会有多少  一只白鹤偶然并紧了细腿
继续飞 是的
就是它
要带走巴尔干? 早晨赖在大地上
有纯粹的眼睛
就有人世间的奓望  还有什么能被称为生态平衡呢 
 
沟壑咕咕跑着
野鸡 草叶 半个刺猬
露天矿暴露一万个太阳 不 比一万还要多得多
紫水晶的怀疑
自有道理 尤其在崇拜
钞票和电钻的年代
最可怜的 也是最幸福的 说到底
是看它还能坚持多久
不说也好 那要看看是在什么国度和什么地带
 
与乡间小院一模一样 有个身影一定是我们的
一次梦游就喊醒了
我们破产的名单
排队去领取你的名字 后来 能来的都得到了自己
喉咙发出满意的回声 是你的
 
那也到底不是欧洲 也不是伏依伏地那平原 
汽车跟随那片香瓜园
当吸引的手停在空中 你为什么还坐在小木凳上 
黄泥和稻草怎么都抹不平
稳坐的老锅台 在锅底灰中交换世纪的另一半
轻霜落在你黑头发的好性格上 用左边去呼吸
右边的暗伤 脚尖颠过松木窗口  有那么多眼睛看见你的时刻
闪过 却没有一个完整的人来得及拿出半个好办法
一幅黑白照片怎么能挡住突然起风的山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