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古典 (阅读618次)



冬日结束后
 
 
 
 
 
 
巨大的骨架在夜晚落地
有人无由咽下苦果
蛇自行咬断信子
风筝结束诡异的飞行
 
多少暗淡闪光匍匐在地
都是无由而起
等下去吧
像荒野无垠的覆盖
 
在冬日湿冷中
我等待一个人的火焰
自呼吸间腾起
最终却造出一个雪池
 
那孤独之境
语言被放在积雪边缘
云团往左下方塌陷
草叶挤在风中微微作响
 


 
 
 
 
 
古典
 
 
 
 
 
 
 
三月份
我坐在
书柜下
失神
在与
抹着尸油的汉字
较劲的
日子里
我感到
阵阵恶心
 
泥土在雨后发酵
空气冷清
我把
音响
调大
放出海顿
 
半个月前
在山中小镇
与妻子散步
工程爆破
带来的不适
被远处山巅
斑白的
残雪
抵消
夜晚,我们看
星辰在夜空罗列
想起
雪的消融
 
十年来
最无聊
最平庸
的低谷
一条
肥胖的黑狗
开始紧随我
形势
更加
明朗
 
那天下午
海顿完了之后
我的
血红细胞
震荡
不止
 
接下来
古琴声像
一副
隐约的
鹿角
刺向我
噢,我最爱
这种
激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