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死者曾和我们躺在一起 (阅读179次)



我拖着一家老小,行走在京城
为女儿能否在北京高考担忧
韩国打算让萨德落户
日本要把舰船开到南海
先祖已从我血管里走了出来
 
油灯吹灭,他们和我一起躺下
黑暗和死亡同样,曾让我感到恐惧
祖父和祖母摸我的脑壳
紧紧抱住我
告诉我说,祖先在保佑我
 
祖父和祖母已过世很久
我可以肯定,他们从未骗过我
一个人躺在午间,办公室的沙发上
阳光铺满八楼八零一室的地板
有时我相信,他们就在我身边
会继续拥着我
如同全身遍布温暖的血液
 
想起多年前,就是这样和我躺在一起
或许,他们真的一直和我在一起
想起那些事实及这些可能
不再有任何事会让我感到慌张
那就慢慢来吧
 
他们曾从云南迁到江西
子孙们大部分来到湖北潜江
我的先祖是武将,在边关打过恶战
他的子孙从迁徙路上爬起来
他从战场上站了起来
从我的血管里走了出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