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猴子》:昨天抵制日本,今日抵制韩国 (阅读459次)



《猴子》

 

 

昨天抵制日本,砸车砸人。

今日抵制韩国,超市,打砸饼干。

你们爱抵制谁,抵制谁。

我养花,喂鱼,看天气,

给蚯蚓松土。

我连蠢货都不抵制。

台上八个大猴子,

下面八千多万个小猴子。 

惊讶和愤怒从何而来?

 

 

 

《椅子》

 

抱椅子的人满街都是,明天后天,

还有更远的后天。

走累了就放下椅子,坦然坐在

路边,谈论各自的雾霾,

孩子和爱情。未来是如此的

淡定安宁。

我虚拟的一生,充满着

消毒水的香味。

 

 

《在船上》

 

 

一夜未眠,看湖里枯萎的

荷花。两声蛙叫,灯影

又碎了许多。此岸就是一道

触手可摸的黑夜,湿了翅膀的

夜鸟。

拂晓来临,船随风摆荡,

一只蜻蜓

落在乱石堆里。斗笠上面

是漫天雨水。

如果继续眺望,还会有

更远的彼岸在缝隙里。

 

 

2017年3月11日

 

    

《雨天的下午》

 

 

从此消沉,五十几岁死。

愿意一起走的,三十二岁。

不愿意跟随的二十一岁。

四十三岁有个白色门槛。六十岁

套着游泳圈。

七十二岁摇曳生姿。

十六岁,一只鸟

用它的喙轻轻叩击着玻璃窗。

 

2017年3月7日下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