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7年2月8首 (阅读1006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皱褶》
 
想到皱褶,比如阴阳,比如黑白
比如爱与恨发力后,爱与恨不在了
但抓痕上还有发热的喘息
阳光要去森林里,不知浓荫下还有别的把戏
举棋不定的手,留在棋盘上的影子
大江东去,有人却倒下了一车的垃圾
语言要发散,偏又被我
在里头做了又做太多的转换
使文字停顿,不知如何是好
该结束了,我这般慎重的再次说出
你这头还有疑惑,要让一朵
开过的花,再开一遍
这些都留下了皱褶,阴影多么空白地展开
春风不再度旧人
只让人看到自己越来越老的皮肤
而门前与旷野也多有不畅
群山绵绵,小道弯曲,登山顶还有三公里坡度
气绝的感觉,总在意外的
好天气与坏天气中,也无论你
穿的是旧衣服,还是新衣裳,你又要荡气回肠
2017-2-19
 
 
《丁酉春节,拨去一个电话,涕泗滂沱》
 
什么叫万劫不复的虚空?或者又叫天涯若比邻
或者,根本没有这回事,只有永不能相许
 
除夕里,又想起他了
轻风有径,细雨迷茫
莫名地,拨出这个阴阳两隔者的手机号码
那边传来的声音是:你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请稍后再拨。
2017-2-3立春
 
 
《捂石头》
 
我对人说:你们先走,等我捂热了
这块石头再说。
在人间,这是你我各自要做的一份事
但是,你的那块不是我的这块,我的这块
可能也是你的那块。
要哭我们就一起哭,冰冷的石头
在我们各自的怀里,热了
又变冷。极少的时候它们也反过来热我们
比如肉身。比如,我们长期伺候的爱
2017-2-25
 
 
《杀猪》
 
为什么王屠夫杀猪时我会从那只母猪
高亢的嘶叫中,听到一个人面临某事时
不希望这会有快乐,事实是
快乐在过程中又莫名其妙的
让人感到产生了。当那把利器插进
母猪的嘶叫声立即变成了
有点暧昧的呻吟
又出于我的想象,并被我想象得
有点精确:当王屠夫的利器
一捅再捅,一路深入
母猪出现了临死中的全身抽搐
那抽搐是从刀尖上开始的
仿佛只有不依不饶的刀尖才有致命的消魂
死亡难道就是快乐的?当我说出这暴力
又说出以上想法,这条猪
通向死的体征,多像我们有时
身体正通向极乐,而发出按捺不住的颤抖
2017-2-28
 
 
《我心养有十万小兽》
 
自言又自语。自言又自语。在人后,在独处
在大幕合上落日又依山,在醉去
又贪生地醒来,在草边拨弄一只奔豸
如拨弄自己
我心养有十万小兽
无日无夜中它们饶舌不容我插嘴
大朝万世逝者生者都在天地之间喧哗
所要说的话都让人着急。要紧的几句请让我与自己说清
2017-2-13
 
 
《手经常是没有用的》
 
手经常是没有用的,对于石头一直不说话
对于永不答应的爱,对于我母亲要死去
一百零八条好汉说:要手干什么
松树会爆裂,脱去一层皮再脱去一层皮
蝴蝶会与整个人类为敌,从这一个变成那一个
我不能,最多只能吐血
或者砍掉一只手,从半残到废掉
从曾经还用一用手艺,到彻底的对什么也不用
2017-2-1
 
 
《云根》
 
对云根的注解有三条:1,深山云起之处
2,山石。3,道院僧寺
作为白云也有许多拖累,在根处
有石头,有房子,还有进进出出的纠缠
多年一直想跟白云去
但我可能就是块石头,我还是座房子
更要命的,我还有这块
迷糊不清的肉身子
许多事他们早就弄清
我还是欠那引刀一割的痛快
做白云沉如石头。做房子居无定所。做人又想飞。
2017-2-8
 
 
《住房问题》
 
肉体与精神,一个是怨妇,一个是浪子
很少有浪子再回头来亲泽
早被自己用旧的肉身
它们用的是两座房子,各自睡在一头
这边的寻欢,经常顾不了
另一头的怨艾
陈健兄说不对,房子只有一座
不过分成了三层
一层归怨妇,二层是那个浪子
最高那层,才住着协调它们的灵魂
这更对立与拥挤,这样每天
都得吵架,在抬头不见低头见中
嫌弃与背叛,会成为它们
扔来扔去的砖头
可我说的两座房子也不对
要是每个人真的都能与自己分开住
那我们每天在大街遇见的谁,若不是行尸
便就是漂泊的游魂
2017-2-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