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能有什么让我拉动一条河流》 --------纪念古波斯诗人鲁米 (阅读343次)



 
 
《能有什么让我拉动一条河流》
--------纪念古波斯诗人鲁米
 
把爱恨收集进瓶子
汇聚了冰冷与安静
 
一枝玫瑰经受饥寒交迫
用行动倾囊相助
我比一枝玫瑰重很多
灵魂不比玫瑰就重
 
别离在哭泣与歌唱
邂逅有沙漠与树林
 
出门的路,回家的路
一条路,不是一条路
 
因生命那旷古的悲凉
我想放声痛哭一回
能有什么让我拉动一条河流
 
《天下月光就自己用心走路》
 
夜被灯光划破了脸
人为时间画皮
每个窗口都点灯
外婆在点灯
妈妈跟随点灯
灯塔、渔舟也点灯
灯光把夜又抬那么高
我独在窗口
拿手指搅咖啡
看教堂灯光
把圣经暴露太久了
天地无私,天下月光
就自己用心走路
 
《鸟笼在说它不死的梦想》 
 
从一扇逝去的门跨过另一扇逝去的门
鸟笼在说它不死的梦想
 
靠近阳光的地方挺立一枚黑色剃须刀
是希特勒进来房间默默无语
 
《我闻到松果清香》
 
你我在梦里出门,也想在梦里回家。
门是松木的,我闻到松果清香。
记忆找雾间小路,找到走往老井小路。
唤醒的,不是小男孩狂野之梦?!
别理睬好吗?明天好事者传播的消息。
我没想带什么礼物,我想把果实还给树木,
把陶瓷还给泥土,当然,
我可以从树林带点风来,带点蘑菇的滋味,
从山顶带点雾来,带点山楂的芳气,
或带点海来,带点山来,带点空来,
带点真来,也乐意带点荒野冷清月光来-----
我们生活出门带伞,带回来不是同一把伞
从手指间流走的光阴,也带不回来
我独上回廊,想望一眼枫门亭。亭已拆除
{我们如一群猴子,徒手与月光搏击
或打捞明亮。明亮就在头顶,它从来就在。}
 
《特异功能》
 
一直想骑一匹白马的白
到这一天我忽想不骑白马
因此变得轻松
我高兴按照自己喜欢去生活
这样的经验,实在美丽
我开始争取不胜利
把一件事做得不像一件事
把一首诗写得不像一首诗
此一时站在陌生瞬息灵魂出窍
我认出我书柜的兄弟
我读懂我花草的情人
我们骑一个方块字
不仅跃过房间天花板上这一块滞斑
还到达银河边去跑马
 
《我的身体里,另有一个我在捣蛋》

我身体里,另有一个我在捣蛋?!
天气热,他想爬梯子到月亮乘凉。
我读完了什么英雄故事,
他对着窗口呼叫——
一个章平倒下去,千万个章平站起来。
我自己看自己象一个笑话。
倒下去也有,不过睡在床上,
站起来也有,不过多个影子相随------
更多时候,我独自一人,
电灯光里,拖孤单身影,
或去屋后,蹲着瞧地面——
爬过一串蚂蚁,问去哪里搬运粮食?
蚂蚁为什么不需走远,
活得勤奋、努力、快乐、自足,
他们当有王宫,虽然简陋,
也是一个充满尊严的场所。
我回来房间,一个我对另一个我说——
你先别捣蛋了
把爬三楼五楼的梯子造好再去捣蛋?!
 
《蓦然回首》
 
都是回忆作怪,独走路来看熟悉湖水
一只青鸟因为远方而飞离
挺羡慕风的,玩儿就把水面雾气荡清
盯紧时间空门,人来了就去了
见证记忆有随呼吸而起伏的经验
我们活在时间心脏,经常失血
人生际遇,多伤别离,叹月色如钩
无法预测,谁都想逃脱,则不能逃脱
健步如飞的是时光,也是流星
我走不到过去事物身边多躺一会?!
论下一个敌人,不是别人,还是你自己
诸多不幸,悲愤因想辩解太多
 
《我需要存在吗?》
 
我是一块石头吗?我不是一块石头
我有自己头脑吗?我有自己头脑
我是被关闭的门吗?我不是
我现在是否去申请一个门户独立
我需要存在吗?如这样的床
床板堆满污泥,被褥被离家的人带走
从门缝看见,世上有一种人出生
身体被盖印章,爬过隧道,象虫一样蠕动
我需要存在吗?石头可以说话吗?
四周死静,没有别的人及狗的声音
我是新买的衣服?我把衣袖裤筒
接驳在杂乱时代同一个领口
诸如此类,无是无非,我是这种人吗?
我能不能向别的事物诉说存在?!
 
《今夜没有暴风雨》
 
啊!暴风雨夜
你是被一万头老鼠爬过的女性裸体
惊恐呼救
是她柔韧乳房在苍白闪电中被撕裂
污泥脚步零乱摇晃
 
我不要做那样的恶梦
天气预报,今夜没有暴风雨
楼梯窗口洒落月光
是太多雨水后诱人的银票
 
今夜没有暴风雨
计划明天修补屋漏
隔壁房间有灯光
儿女们安心做功课
橡皮擦把写错的字悄悄擦去
 
《晨光穿过云层》
 
山路在直线上,走曲折崎岖
像血脉爬在身体上,爬到了高山顶
夜在月光底下,面对古今,引线穿针
由着它们蜘蛛,在我尘世耳朵,西行取经
或听市井有人煮酒论英雄
不幸被命运排泄,喷了一街狗血鸭毛
今夜了悟星星,遥呼远古祖先
听不见我心声,或他们听见不准备回音
鱼游在水里舒服,牛跑入草原哭诉
我是路灯梦见太阳,一个走过远路的人
遥望朝霞也如假象?细辨晨光穿行云层
 
《旅游带着眼睛看》
 
旅游看世界是带自己眼睛
还是带别人眼睛
这不是一个选择的问题
我带自己眼睛了吗?
高兴在离天最近的冰湖
坐双层旅游巴,驶过田野山村
感受一次与太阳赛跑
旅行社替你安排了眼睛
合同旅游线路、酒店及晚餐
我不在眼睛,眼睛何在?
走动的天空,落叶在落地
眼睛也是太阳,带着光
深读比利时根特圣巴夫教堂
把佛兰德伯爵古城堡抓入杯子浸泡
我的时间不会比我古老
我的时间不会比我年轻
眼睛也听着,耳朵也看着
我生来或就为做一个梦
那我就在这一个梦里看
街道、人群、脚步、阳光与树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