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向灵魂致意(16首) (阅读881次)



向灵魂致意(16首)
 
 
 
 
 
非亚
 
 
 
 
 
■永恒的事物
 
很早我就知道
这世上没有
永恒的事
 
就连古老的月亮
也不例外
当我在阳台
再次见它
 
它还在摇摆
但已憔悴了许多
已没有早年的
明媚!
 
2001,3,20
 
 
 
 
■一个老人对新年的想法
 
谢天谢地,一觉醒来我还活着
还能看到活动的闹钟,衣橱,木门
和窗口的小树,还能看到我昨晚
脱下的衣服。我的牙齿
还算灵敏,还不松动
可以去咬那些面包
鸡蛋,和肉条,喝一杯茶
写点儿什么,在阳台坐上一会
我庆幸我,还不耳聋,还能听到
岁月深处传来的嗥叫
今天是礼拜一,一觉醒来
我还能,摸到自己的体温
皱巴巴的皮肤和性器官
我暗自庆幸
庆幸上帝把我,又带到
新的一年
 
2001,1,24.
 
 
 
■被毁掉的……
 
每一天都有被毁掉的
今天也许是一辆车,几个人
也许是一幢楼房
被挖开的植被
森林里的
名贵树种
 
我们的星球正日益孤单
每一天都有被毁掉的
都有一些东西在不断消失
那有生命的和无生命的合唱,也不能阻止
恐惧的到来
比如泥石流会把一个村庄埋掉
比如英国的口蹄疫
使成批的猪羊,被屠杀
焚烧
 
2001,3,20.
 
 
 
■对死亡的描述
 
死亡其实
是一收废旧的--------
 
在他眼中
今天我要么
是一节电池
要么是一件
穿了几十年的
棉衣
 
快烂了
 
我坐在下午的房间
在一缕阳光中
用针线
去缝缝补补
 
却听到巷子里
 
传来一阵
收购废铜烂铁的
吆喝
 
2001,4,2.
 
 
 
■向灵魂致意
 
向灵魂致意,向雨水中闪亮的雨衣
致意。
 
向阴天的公园致意,向快速穿过公园的
汽车致意。
 
向鸟儿,几只藏在灌木丛的鸟儿
致意,它们叽叽喳喳,已鸣叫了一整个
早晨。
 
我累了。但灵魂的黑城堡,还是让我
从松软的沙发跃起
 
向天空致意,向三个木匠和一口棺材
致意
 
向一块铁鍬,草地上挖开的红色泥土
致意
 
它们冒着新鲜的气息,啊,准备埋葬死人的
热气腾腾的气息
 
向伟大生活的黑色元素致意,向一个哀愁的
老妇人面孔致意
 
我和它相拥而坐。此刻,我乐于听到它
在铁皮屋顶下发出的一声叹息
 
2001,2,1.
 
 
 
■为我36岁生日而作
 
早晨醒来在光线的抚弄中翻身起床,抖干净
衣服,穿到身上,刷牙洗脸在镜子前
凝视一会,把领带往脖子上套,
穿过一段潮湿的水泥路,在电梯里
沉默二十秒,多么难得在中午接到母亲和
妹妹的电话,晚餐,面对米饭鸡肉和蔬菜,
保持良好的食欲,在一段时间内没有说话,
打开电脑,却没写一个字,不知道该为自己
留下什么,转过身在黑暗的窗前凝视户外,闹钟的
嘀嗒声,让我度过了如此平淡的一天。
 
2001,4,26.
 
 
 
■马路
 
一阵风吹来几片落叶,我抬头
又一次向华东路看去——
骑单车的人还是在骑他的单车
走路的人还是在走他的路
房子立在原地
看树木长那些称为城市之肺的绿叶——
我从单位的围墙出来
像一个疯子站在路边
我知道这个春光
乍泻的中午
没有人会去搭理我
我看了看左
又看了看右
便横过了九米宽的马路
 
2001.3,15.
 
 
 
■邕江大桥
 
又过桥了
是又老又旧的
邕江大桥
 
我坐在车上
看着右边的落日
看着河水向东
 
带着长久的沉默
还带着一丝感动
 
2001,5,19.
 
 
 
■在同一天里听到来自远处的三声汽笛
 
在同一天里听到来自远处的
三声汽笛
 
第一声:让我想到,早上的火车
终于要开了,它载着节日后去广东的民工
 
第二声:阴沉沉的天空中我加快着
阅读
 
晚上,深夜,那长长的一声咏叹
宣告了一天的终结
 
并且低头,俯向世界,说:
安息吧,灵魂。
 
2001,2,1.
 
 
 
 
■死亡有什么资格
 
我走在春风浩荡的大街,独自一人,在想;死亡有什么资格
像这棵树,这些房,阻挡住我
 
它有什么资格,对我喋喋不休,在人群中盯着我
仿佛我欠它很多,永远还不起
 
像一条狗追着我,把我逼到角落,还一次次
闯到梦里
 
带着一把尖刀,欺软怕硬,纯粹是看上
我一言不发的面孔。
 
我走在春日的大街,看着蓝天对它恨得
咬牙切齿,我真希望它是
一块石子,飞起一脚,把它
踢得老远
 
因为此时此刻,我想去的地方,并不是那些
安静的,树木茂盛的乡下
 
2001,4,10.
 
 
 
■无生命的……
 
在夜晚,我总爱这些疲软
下来的空气,爱这些乱七八糟的
房间,脏了的杯子,书籍
报纸和旧衣服,我总是沉默
懒得跟它们说话。我喝水
翻书,扭过身去
我一次次地走动
一次次穿行在
从窗口投射进来的
那无生命的
光芒中
 
2001,6,21.
 
 
 
 
■有关货运列车的比喻
 
每一天都会在我的生命里
剔去一些
 
每一天都有火车
从这里跑到那里
 
又一个冬天过去了
它们在铁轨上
冒着青烟
 
它们运输繁忙
 
而我,像一座废弃在铁路边的
仓库
 
看着它们
把我身上的东西
转移,一点一点搬走
运空
 
2001,6,23
 
 
 
■对死神的警告
 
我知道有一天我也会身无分文
唯一有用的,也许只剩下一根拐杖
我也许会被它百般嘲弄
纠缠,难堪,在病床上喘着粗气
但老兄你应该明白,在被它
拆散,毁掉,运送到另一个地方之前
我也曾快乐地
践踏过它——
我们扯平了。我中学时代在
田径场上的狂跑,可以说是第一次
对这个披头散发,又老又丑的
家伙的警告
 
2001,6,25.
 
 
 
■晨光是这样漫过桌面的
 
他喝一杯水再吃一块面包
他坐在那里只是想,尽快把足够的
能量填充到他的身体
他的胃空了一个晚上,他的大脑等着把
今天的公文包塞到那里
他上了一趟厕所屙出了属于昨天的屎
把头发搞湿,喷上啫喱
梳了个很酷的头
他穿了件灰色的竖领T桖
拿起钥匙出门时,他明确地看到周围
早上八点的光线
要比早晨六点明亮一点
 
2001,7,8
 
 
 
■是什么令我如此渺小
 
“生命是一次循环”,当我知道并明白
我已经二十。那年在桂林,阳朔
和兴坪,我对着夜晚那可怕的,压迫过来的
山脉,在暗淡的街道嘀咕,打转
是什么令我如此渺小
 
2001,7,8
 
 
 
■二叔的月亮
 
那年在乡下
我遇见过一个人并把他抓住
朦胧的光线下,我发现
他不是二叔,而是
月亮
 
2001,7,8




——原载《自行车》2001年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