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晨歌跋 (阅读619次)




晨歌跋


 
晨歌凡上下两篇,曰人,曰我;上者天人,下者天天。仿佛易之上下,老子德、道篇。以赞养主之仪口授全诗,头燃接续者持诵此歌,或可以晨光为蒲团,肉身为大药,庶几可体天地之撰,通神明之德。此歌虽以苏密为依托,然诸教旨归通彻无妄,汇圭显密,一点先天之炁乍现为灵光;又以诗名篇,诚非熔铸四部六艺诸子之后而不可为也。癸巳春,某与作者传席纳吉,尝曰汉以后书,不读久矣。普通读者欲以读文学书观念贯通经典,无异天方夜谭。此所以他们即使读经典也无济于事。又曰:“西方,余自维柯以下全部斩断,加尔文斩教、维柯斩思、但丁斩诗。”某赞曰:“贾生者,不在帝魁之世,独修以自勤,旷世才情,乐夫天命,倾国之重器也。”贾生即延安贾勤,金诚马弢以为别署。晨歌之作,加被如此。其撰《安陀迦颂》序言云与某同进退,实曲折语,文学手段耳,《安》备受称颂,价重鸡林。今晨歌庶出,可目之为前后篇,某视其为天启之诗即降临的诗篇,常言现在做诗有三法,与自家言,与他者言,与道言;如若入于天人之际,无思无为,则吾我遁隐,三界顿泯,遂而感通天下之故。《庸》所谓至诚如神尽性也。尽性则性命道教诸体贞于一元矣。吾好天方性理,故于十有二年前远迈西部入回儒寺习古兰,虽终究是门外汉,然于苏密热爱过甚,高烧不减:一则苏密与禅学、丹道,实乃性命之学;二则苏密传统下之诗歌序列,萨迪,鲁米,贾米,鲁拜集等,皆以性理径作诗语;三则一神教与圣训体系,一神乃穆斯林文明之圭臬,其神学、史学、哲学、美学皆以此为教。三者同构,贾氏于京北香堂木铎精舍瀞修时因缘际会砉然臻入,一通百通,一得全得。光以诗歌言,横观古今,唯身毒之泰戈尔氏吉檀迦利,西亚之纪伯伦氏先知二帙可遥遥呼应,有过之而无不及,乃当世晨礼者之黎明的左手。《安》《晨》二歌已流沁回向欧亚大陆之泰半有余矣,百亿万之诵加额之日远乎。庆丰三年九月一日 徕园萧乾父于京东退溪草堂谨识


*本文刊于20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