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理发店》 (阅读598次)



寒冬走进镜子的已是别人
银的光跟进
头屑和油脂再不说谎
直与卷都有活在世上的信念
长与短各有真理可丈量
经由从脚到头的万千脉管
欲登顶天空的红血催生着黑森林
一部分垒雪
比头发更密的电剪的急促牙齿
咬掉的不仅仅是黑夜
还有肉体无限生长的白
理发师手中脱缰的发何止三千丈
其目光由发的纤维构成
散乱落在地上的断发经不起挣扎
像被电锯锯倒的丛林不能喊痛
更不能喊冤,怕孤寂
洗发水以为自己是最干净之物
俯瞰全天下的黑与白
泡沫洗泡沫头
走出镜子的并不刚好是你自己

      2016年12月19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