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庆我嗨 (阅读429次)



脾气大的人分为三种

在我看来
脾气大的分为两种
哦不,分三种
第一种是
有智慧的人
第二种是
没啥智慧的人
第三种
没法定义
像是充满智慧
又像是神经病
其中第一种
要么是
劣迹斑斑的伟人
如希特勒
和斯大林
要么就是
郁郁不得志的人
比如我的父母
第二种
占大多数
那些喜欢使用
酒瓶和尖刀
去攻击别人的人
基本上都是这种
没啥智慧的人
最后一种
也就是第三种
在我看来
最为可怕
这种人
都离我太近了
她们就是
埋伏在我
生命周围的
那些聪明而又
歇斯底里的女人
2017.3.2


随手扔垃圾的燕郊的哥

他边开车边
迅速拧开那只
矿泉水瓶的瓶盖
将剩余的几口水
一饮而尽
然后
他重新将
瓶盖拧上
随手
丢出了窗外
矿泉水瓶
在马路上
向后
滚动着
那可是垃圾啊
这位的哥
你看你
往外扔瓶子的
动作
多么娴熟
这是你扔过的
第几个瓶子呢
2017.3.2


小秦的目光

小秦的目光
毒到令我
感到惊慌
有一次
她拿起我的手机
迅速地
输入了
我的密码
你怎么知道
我的密码
我问
你输入的时候
我看到了
她说
这倒不算什么
更牛逼的是
她对经常
来店里吃饭的
那些客人都
如数家珍
哪个老头有情妇
哪个女的是
做鸡的
她都会一一
指给我看
2017.3.2


服务至上

一个两岁多的
小男孩儿
踉踉跄跄地往外走
服务员阿辉弯着腰
像只虾米
大声说
大哥您慢走
过了一会
那个小男孩儿
又从门口
走了回来
阿辉再次弯下腰
关切地问道
大哥您怎么
又回来了
2017.3.2


庆我嗨

本想将此名
赠与一个
九零后诗人
因为在我看来
他的笔名
显得过于
俗气
故意往
中国古典美学上靠
具体叫啥我现在
想不起来了
反正是仨字
在沿途
我说不如
以后你改名
叫庆我嗨吧
被其拒绝
说太污了
我说你不用我用
言罢
我就将群昵称
改成了庆我嗨
怕别人看不懂
我还特意
解释了一下
那就是西门庆
和我都很嗨的意思
2017.3.2


何袜皮

在明天诗歌现场
何袜皮
和我之间
隔着一个大舒舒
也就是说
跳过大舒舒
我就能压住她
而我的前面是
胡翠南
何袜皮的后面是
苏笑嫣
在这之前
我读过几首
何袜皮的诗
看过一张
何袜皮的照片
嗯,女孩真漂亮
我在想这个
何袜皮
她在哪里呢
怎么样才能
联系到她呢
前几天
我扒拉了一下
明天诗歌现场的
群成员
发现何袜皮她
就待在我的隔壁
2017.3.2


可怜的女孩,我也想干你,但我不能

几乎所有人
都想干她
也包括我
但令我感到荣幸的是
她只想让我干她
其他任何人
门都没有
她是一个
在KTV上班的
三陪小姐
曾经
陪着我
喝过酒唱过歌
她在电话里告诉我
那天晚上
下班后
有几个男人
在KTV门口
将她往车里拖
她死抓住车门
大叫才得以脱身
2017.3.2


无名饺子馆和被罚喝下去的七瓶酒

多年以前
我曾带她去那家
饺子馆
吃过饺子
饺子馆没有名字
我们管它叫
无名饺子馆
吃完饺子
很快分别
一周后她
发了条短信给我:
今天我走到
无名饺子馆门口
想进去吃饺子
可今天没营业
半个月后
她又给我发来
一条短信:
刚下班
今晚你给我打电话
因被客人怀疑串台
让人家罚喝了七瓶酒
喝出酒了
2017.3.2


对不起,我也说不清我爱不爱你

每一晚
她都会在电话里
冲我大哭
那时
她的精神已
濒临崩溃
为了钱
她每日让自己泡在
鬼哭狼嚎和
无边无际的酒里
她抓住我后
像抓住了一根
救命稻草
她对我说
你是坐过我台的
数以万计的客人当中
最好的客人
我爱你
你爱我么
2017.3.2


美丽但却悲惨的女孩

不知道过了多久
这个女孩
来到了北京
不再在KTV干
三陪小姐
这一行了
她想开家饭馆
我说你根本就
不适合做生意
在北京
她有一个妹妹
是个律师
她就住在
自己妹妹家里
后来她妹妹
生了个小孩
她就负责
帮她妹妹带孩子
在河南老家
她也有自己的
一个小孩
但自从那一天
她赤着脚
跳墙逃出来后
就再也没有
见过她的孩子
她说她的老公
是个退伍军人
总是怀疑
年轻貌美的她
跟邻居有私情
被毒打对于她
来说就是
家常便饭
那个男人经常
用一根铁锁链
将她像狗一样
锁在床上
2017.3.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