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头痛帖等 (阅读604次)



【街心公园】
 
无落日。无余晖。仿古的灯笼
准时亮起现代主义的灯光
只有假山上,删去源头和终途的流水
昼夜不舍:流向山顶,重新落下
那群黑猫白猫,早已在 假山下安家落户
慵懒,寡言,拖着肥胖的身躯
没人知道,它们从何处迁徙而来
有附近小区老居民,每天定时定点
投放猫食。它们忘记了叫唤
是否也忘记了曾经追逐的
老鼠和爬虫?在我常坐的那条长椅后
几丛低矮的老枝干,盘结交错
仿佛搂抱着一个空荡荡的秘密
乍暖还寒,刚开春,枝条还没抽出叶芽
借助灯影和暮色,现在,还可以看清
地面上,那块斜插着的木质标牌——
石榴:落叶乔木或灌木,栽培历史
可上溯至汉代,原产地伊朗
我想,这应该是一位老园丁的杰作
 
                             20170221
 

【头痛帖】

多年了,这痛出来的老顽疾
并没让人痛出经验和教训
能否在脑门上凿个洞探个究竟
医生神情轻蔑——
何必多此一举呢
疼痛可分等级,形象点说吧
偏头痛相当于8至9级地震
这么说,这痼疾是震源
让我一次次站在倾塌的废墟上      
无所倚恃。抽烟吧
据说香烟中含有四千多种物质
如焦油、尼古丁、一氧化碳等
虽然这些都是有害的
可比起疼痛,这缥缥缈缈
随后散失在空中的缕缕轻烟
要实在可靠得多
听听吧,草木舒展,虫鸟亮开歌喉
又是一年春来到
唯那湮埋在废墟中的疼痛
虚无般,不依不饶
从不长出一两个芽苞来
 
                                      20170224
 

【二月二】
 
胆怯的鼠辈
和没头的苍蝇
已不见踪影
鸡群中的鹤
和羊群里的狼
也濒临绝迹
只剩下
一条条龙
在大街上
在理发店门口
排起长队
等着修剪
项上那颗
在阳光下
高高抬起的龙头
        
             20170227
 

【散记】
 
是模糊的逻辑主义者
是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联手挖掘的现实主义泥沼
是歧路,是冒险——
看看吧,一认真我就说错话
一认真我就写错字
一认真我就走错路
一认真啊,来不及收手,石头就已砸伤了脚
 
                                 201702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