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10诗歌 (阅读622次)



《职业生涯》
 
 
 
算了算
我从事过的正式
非正式职业
学生不算
农民
修表工
装订工
局宣传部借调人员
报社记者
电视台临时编导
政务督查员
干的最长的是记者
终生向往的
是农民
 
 
《片刻出神》
 
 
我是什么
坐在阳光下
思念另一个我
 
 
《换诗》
 
 
梦里和侯马
互相换诗看
他那么谦逊
不忍心批我
忘了都把什么诗
给了侯马
反正看起来
他读得津津有味
好像已浑然忘记
我们正身处一座
即将倒塌的危楼
 
 
《妈妈和白菜》
 
 
 
等大白菜
从地里收上来
就去接妈妈
拉着一车妈妈
和白菜
多么充实
多么快乐
 
 
 
《路过红果林》
 
 
 
山楂林下
落满红山楂
我吃到几颗甜的
几颗略苦的
也不知甜为何
苦为何
 
 
 
《倒牌》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他一直在电脑上
和人斗地主
嘴里念念有词
“倒牌
让你倒牌”
 
 
 
 
《开酒》
 
 
有时悲伤无着
我就跑到厨房
开一瓶啤酒
 
有时厌倦了时光流逝
我就跑到厨房
开一瓶啤酒
 
不可思议啊
有时只是稿子被枪毙
我就跑到厨房
开一瓶啤酒
 
 
 
 
《合声》
 
 
 
钢琴声
电钻声
冬天将至
我下决心不吃的晚饭
又独自开吃声
诗行污染白纸声
 
正是这最后的声音
推动着我的生命
 
 
 
 
《抑郁症》
 
 
一个孩子
长年累月在日本读书
的母亲
得了抑郁症
她告诉我
心中像升起一股黑云
那滋味没法描述
她说性格开朗的人
也会得
 
 
 
《对面窗口》
 
 
 
对面居民楼
西边第一排
从上往下数
第二个窗口
 
吊着白炽灯管
每次夜里醒来
它都亮着
而窗里渺无人迹
 
有时我好奇地
摸了眼镜戴上
黑暗都不曾透露的
我同样不能看见
 
夜夜开灯的窗口
照着四周的黑暗
里面的秘密
一定并不简单
 
 
 
 
《轰鸣》
 
 
 
打开桌上久置的华严经
正要从上次断开的地方
往下读
一只吃垃圾的
漆黑寄生虫爬出来
顺着桌沿急走
我用笔杆原地碾碎了它
伴随身体碎裂的轰鸣
又重新回到书
 
 
 
 
 
 
《两难》
 
 
真是人生
何处不相逢 
我作为特务
潜入一个
小小诊所
而一个个
进来的
全是熟人
四目相对
我也只好
装呆装痴
绝对不说
跟踪追击我的
敌方特务
也进来了
此时此刻
我该如何 
是扮病人
还是医者
 
 
 
 
 
《象塑》
 
 
 
大象受伤了
它的鼻子被弄断
它的伞盖
缨络不全
它的牙齿一个
已不见
它的眼睛
漂亮  专注
已辩不清哪是水泥
哪是血肉
 
 
 
《鲜花圣母》
 
 
 
法国大作家
让 热内
写过一部小说
叫《鲜花圣母》
有一段时间 
我从图书馆 
把它借到家来
于是
枕上
桌洞
楼上
楼下
无处不鲜花
无处不圣母
一个好名字
可以像空气一样
弥漫得到处都是
 
 
 
《西藏》
 
 
 
铺天盖地的蓝
无怖无畏的蓝
勾魂摄魄的蓝
无往无来的蓝
 
没有开始的蓝
从不结束的蓝
上世情人的蓝
夺命刀般的蓝
 
金刚怒目的蓝
如如万法的蓝
离我太远的蓝
求之不得的蓝
 
 
 
 
《天上》
 
 
奥地利诗人维马丁一直在用手机
拍天空,落日,晚霞,朝阳,流云
明月
反正天上才有
人间绝无
 
 
 
《创意》
 
 
 
图雅和左右
发了一张
在一个岩洞里的
古装合照
大家都很惊奇
更惊奇的是
她带着年轻的妈妈
坐在山脚下
我说你多带妈妈
走走真好
图雅说对
我就是这样
创意的
 
 
 
 
《诗意瞬间》
 
 
卫国公子
公孙鞅
为老师守墓
一阵大风卷走
他的垫子
他仰头呼道
“草席兄,天上有路吗”
为这一句话
我把整部
大秦帝国电视剧
看完
 
 
 
 
《儿子从甬回津》
 
 
买手机
买衣服
买菊花,冰糖,枸杞
驱车80公里
买回来山楂2斤
 
 
 
《北大人才》
 
 
 
超市新进来一家
广东卖土猪的
标名北大壹号
不知怎么
被我误读成了北大人才
我提着买好的人才回家
大料葱姜炖上
半个小时之久
北大人才出锅
热气弥漫
是人才已经熟透
 
 
 
《新诗典报道》
 
 
 
伊沙让我
给新诗典
写一篇新闻报道
我这个写了
20多年新闻的人
竟然被难住了
用了很长时间
才写好导语
又用了更长时间
才写完第一段下文
直到此梦醒来
整篇文章
还没有结束
我都觉得
我的职业生涯可以
就此休矣
 
 
 
《梦中诗会》
 
 
 
在国外
开诗会
伊沙裁判
一行诗人
功夫了得
最后胜出的
却不在队伍里
无名而写新诗
我和大家
都比较纳闷
但程序绝对
正确无误
 
 
 
 
《发动洪水》
 
 
一个村子
征集民意
交钱的可以
免遭洪水
不交钱的不管
于是古老的聚落
迅速分成两拨
为了严格区分
还拉起铁丝网
洪水未到
村庄已经
四分五裂
 
 
 
 
《慢性病人》
 
 
 
可能是我
从小受够妈妈
暴力与聒噪的母爱
到我生了儿子
便走向另一个极端
无节制地娇惯和溺爱
结果却是儿子
每个月都要
去一次医院
嗓子定时发炎
一年又一年
担心与恐惧
使我也成了一个
慢性病人
 
 
 
《古人》
 
 
 
带妈妈参观一个老村中
个人出资创建的农业博物馆
看到那些木梨,纺车
线锤,旧芦席
母亲一边走一边感叹
看来我小时候就是古代
我就是古人了
 
 
 
《君子》
 
 
 
 
清晨
一只蚊子
扑到我面前
我用手一挥
它逃到远处
看着它逃跑的身影
很是不解
整个晚上
我的脸
暴露给所有的
光明与黑暗
它既已入室
何不宰割
 
 
 
《擦地伤了一挂蛛网》
 
 
 
如果不是我盘踞在这间房子里
蜘蛛,蚂蚁,蚊蝇,黄蜂,蟑螂
巢虫,臭虫,不知名的细小虫
甚至飞鸟,蝙蝠
都会在这里安家吧
我的存在毁灭了一整个幽暗丛林
 
 
 
《家中来客》
 
 
家里来了
活螃蟹
活鲫鱼
在我的水桶水盆里
哗哗作响
这些寿命
短暂的造物
是赶来加固我
生而为人的
残忍
 
 
 
《短歌》
 
 
 
一个晚上
流过心头
多少滋味
 
白茶和绿酒
此处
应有一醉
 
 
深夜1点多
你发微信消息问
是你落下的眼镜吗
 
 
风有名字
水有名字
考验我耐心的面具们
你们都有名字
 
 
血液分析师
路逢
盗墓者
 
 
又临秋日
还有什么没被说出
什么样的感情
没有体会
 
电脑键盘久不擦
沾满灰尘
只有两只手掌活动的两小片
光洁如婴儿的皮肤
 
保姆擦着积尘成铁的地板
抱怨连连
最后我们怎么搞好的关系
是个谜
 
今日追忆昨日之梦
才是真正的
天方夜谭
 
窗口全黑了
时间还早
如我睡去
明天才会准时到来
 
11月
楼前几棵海棠树
又开花了
 
最害怕的
是手机屏幕突然地
一片漆黑
 
看着一个个网上
年轻女孩的照片
强烈感觉到时代进步到
瓷娃娃已代替了血肉之身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