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竟然不哀伤(近作7首) (阅读741次)



幸福和不幸
 
从阴影里走出来,我把你拥进怀里
拥着我们同样的命运
 
它是……肉身之苦?
 
那时你在医院的走廊上玩耍蹦跳
像那个可爱的糯米团子
 
你俨然忘记了身上
还挂着胰岛素泵
 
那一刻,我忽然心生羞愧:
我怎么还不如
一个七岁的孩子?
 
孩子,是你瞬间击败了我那些
怨天尤人的冰雪
那一刻,神的光落下
 
光,照耀着无量的幸福和不幸
那一刻,莫名的泪水
莫名的福泽
 
2017-2-20
 
 
那能描述出的
 
时光把我滞留在记忆的某处
那时天旋地转,医院的走廊上阴风骤起
要把人吹进太平间
 
什么都看不见了!一片白光
叠加着另一片白光
苍茫一片啊
 
那时牛头和马面
飞翔在幻觉的天空,而心头的痛
来自隐秘的骨缝
那么绝望的一缕
 
多年后我才醒悟:人生有多少疼痛
是不可比拟的
那能描述的,已不是疼
 
2017-2-13
 
 
像一粒珍珠
 
来来去去的,多么一样的命运
不可更改
 
“嗨,我已经麻木了!”我对着大海吆喝
很快,我就流下了眼泪
 
我扯下了大海那件蓝色的衣裳
想送给我的儿子
 
可他,还是那么小
像一粒珍珠,埋在我的腹中
 
2017-2-20
 
 
活着就好
 
它从隐秘的窸窣中
长成洪水猛兽,一枚富贵病适时地
嵌在我的心上,这让我心疼
 
二十年了,生死门里走了多少遭
但从没这样疼过……我不甘心
 
我哭泣、挣扎,都没有用。
它从天生中来,到天生中去
它存在着,一直存在
 
杀死一个个B细胞
一次次滋生胰岛素抗体……它拿走我那双
天使的翅膀,已经很久了
 
事已至此,反抗也没有用了
我必须微笑着接纳。
这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活着就好!”
最后,姐姐们拖曳着白色长调
返回了天空之城
 
我在尘世,可以安心了
 
2017-2-21
 
 
◎拯救
 
身体中的海又一次
竖起危险的浪,而血液载着失控的糖
在危险之境左奔右突
 
白色恐怖制造着白色幻觉
血和糖彼此审视
 
而我们,只能用胰岛素
去反抗这无限次的潮起潮落
 
用涌上手指的血滴
把糖逼回去:一针两针三针
一百针了,嗜血的针头还在继续
 
“妈妈,你看我的十个手指
都被扎烂了”
“别怕孩子,这死不了人!”
 
是的,死不了
每次从死亡之地归来,我都看见血糖
变成了一朵朵红云
 
而人造的胰岛素一次次追上去
一次次围剿堵截
 
在高糖和低糖之间,正是亲爱的胰岛素
一次次母养着我们,拯救了我们
 
2017-2-13
 
 
◎宝贝你好
 
早就在等这一天了。白龙黑龙同时出现
——白龙搅疼了我的云海
黑龙搅翻了我的云海
 
而优昙波罗和曼陀罗花,我不知道哪一朵
才是古老的法器,我措手不及
 
白龙,黑龙,高血糖,低血糖
我已溃不成军,我抱起无辜的小孩就跑
 
可我要逃到哪呢
人类啊,我们如何逃出身体内的血液
 
——“宝贝你好!
宝贝我好!”天人允许我疯话连篇
 
“宝贝,上帝要给你一个天使
他一定先用魔鬼试探你……”
 
而亲爱的优昙波罗,亲爱的曼陀罗花
都是宝贝。是你的宝贝我的宝贝
 
2017-2-20
 
 
我竟然不哀伤
 
神啊,那是我们共同的人偶
请允许我们一辈子在她身上动手动脚
 
十四岁,先断掉她一截小手指
以后奖给她一枚大钻戒
 
十七岁了,先让她的脖子挨两刀
再奖给她一根人间的金链子
 
结婚生子了,快在她的小腹上动刀子
然后挖出了那枚大胖小子
 
眼底出血了,请喂她和血明目片
甲状腺摘除了,请给她优甲乐
 
胰脏不工作了,就给她注射胰岛素
并且让她一打针,就是一辈子
 
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她身上修修补补
让她活着,写着,快乐着
 
让她在人海中跌倒、爬起
让她爬起,跌倒
 
看她无能为力的每一天
看她爬起跌倒,跌倒爬起,我竟然不哀伤
 
我说:神啊看吧
这就是你要的样子,我的样子!
 
我在人间的模样
是多么溃败!我竟然不哀伤
 
2017-2-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