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7年1月)之二 (阅读573次)



长诗《梦》
 
 
《梦(961)》
 
我在踢
一只小狗的头
使劲踢
狠狠踢
半天踢不死
小东西
如此顽强
让我很生气
接着踢
全力踢
撒欢踢
像踢足球那样踢
⋯⋯
我之所以
毫无怜悯之心
是因为满腔的
真理正义
 
 
《梦(962)》
 
梦回妹妹高考年
与现实中不一样
她考艺考美术专业
大考前夕
我代出差的父母
去出席她的家长会
她的班主任
是母亲闺蜜王阿姨
(这与现实中也不一样)
跟我讲了一大通
她目前存在的问题
回到家中
我见她的画架坏了
她正好有借口不画
我语重心长对她说:
"别忘了
今年可是你的高考年!"
 
 
《梦(963)》
 
一步踏进
一家五星级酒店的
西餐厅
见某海归诗人、翻译家
正推着一辆小车
将餐厅里的食物
向外推送
鬼鬼祟祟
行为猥琐
哦!此梦厚积薄发
这是多少年
多少只海龟的缩影
哪里是海龟
纯粹是饿狼
异国他乡把海外游子
饿坏了
一旦有归
便一把扑入祖国母亲
公款吃喝的腐败怀抱
叼住奶头
绝不松口
 
 
《梦(964)》
 
中学时代
学校包看电影
在今天的孩子
没有体会过的
千人电影院
电影开映前
我抓紧时间
对前后左右
几个女生吹牛道:
"我和屈红星
上中学前就认识
虽然我们并不在
一个小学
我在长乐坊小学
他在景龙池小学
但有一次碑林区
东片儿小学生
作文竞赛
我得第一
他得第二
领奖时认识了⋯⋯"
屈红星连连点头称是
几个女生貌似服了
 
我之所以梦见他
是"屈红星"三个字
突然在微信里冒出来
不过——这也是梦
 
 
《梦(965)》
 
我把电影《教父》
从1-3的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列成提纲
与原片完全不同
但也能自圆其说
 
 
《梦(966)》
 
老潘(洗尘)不能
回东北过年了
在没有雾霾的云南
他遇到惟一的问题是
那里的面粉和不成面
那里的猪肉剁不成馅
他无法吃到自己
亲手包的饺子
这年还有滋味吗
 
 
 
《梦(967)》
 
景象有点纷纭
理念十分清晰
让一个人
去做一件
毫无功利性的事
最能见其人品
 
 
 
《梦(968)》
 
在特种部队尖刀班
班长问大家
我的作战特点
战士摆丢回答:
"他作战比较幽默"
全班都笑了
我心想:
"这又不是问诗风
你提幽默干什么?"
一切都跟真的似的
战斗像《血战钢锯岭》
那般血腥
直到片尾曲响起
才发现是电影
片尾曲是李海泉唱的
唱得刚劲而又狂野
 
 
《梦(969)》
 
梦见一位女诗人的诗集
里面的每一首诗
都是对一位弱智男诗人
所出的一道考题
的回答
 
 
 
《梦(970)》
 
我和一个男的
在吃红烧牛肚
他说了一句
貌似很深刻的话:
"沉在锅底的肉
最好吃⋯⋯"
 
隔着竹帘
门外有个女的
冲我们骚首弄姿
我脱口而出:
"站在街头的鸡
最难卖⋯⋯"
 
 
 
《梦(971)》
 
灯光把房间
切成两半
一半是梦
一半是醒
我到现在
也没弄明白
这是梦中所见
还是醒来看见
 
 
 
《梦(972)》
 
有人把过去20年
诸多地下电影的
精华
剪成了一部电影
看得时下影人
既羞愧难当
又感奋不已
 
 
 
《梦(973)》
 
在为某起工伤事故作证时
在国家与人之间
我眼都不眨地站在后者一边
这让我在写作本诗的此刻
对自己很放心
 
 
《梦(974)》
 
我走进一所学校
很像是我的母校
西安市第三中学
看到毎一块黑板上
全都抄着诗
一位年轻的教师
一张没有经过雾霾的
干净的面孔
对我说:
"全都是孩子们的原创
学校还给他们发稿费呢!"
 
 
 
《梦(975)》
 
十字路口
一对中年男女
手牵手
过斑马线
男的对女的说:
今儿晚上happy一下?"
女的使劲点头
脸笑成了一朵花
 
毒霾压顶城欲催
 
 
《梦(976)》
 
我在《文友》合订本中
找不到老诗典推荐过的
朱剑的《陀螺》了
找了三遍都没找见
朱剑当场哭晕
像丢失了陀螺的伢子
这还是一开始
后来变成了凄厉的惨叫
像正被阉割的公猪
 
 
《梦(977)》
 
公车上
一个女人
掏我裤裆
我心想
千万别上当
这不是性骚扰
这一定是个女贼
声东击西
她的目的
是掏我口袋里的
钱包
 
 
 
《梦(978)》
 
貌似须像
参加乒乓球团体赛
那样派出一支
《新诗典》代表队
我这个主持人
像主教练那样
派出了一套
二老带一新的阵容
结果那个新人
横扫千军万马
女诗人君儿
像央视评论员
杨影那样
总结道:
"新诗典新人
等于秘密武器"
 
 
《梦(979)》
 
我和妻
在室外
经历了
一场沙尘暴
一场暴风雨
感觉
先被埋了一回
又被洗了一遍
 
 
《梦(980)》
 
我在西外讲台上
介绍两位陕北诗人
李岩和尚飞鹏
我想按年龄
或者还有资历
应该先请老尚出场
李岩却急不可待地
自己跳出来抢了先
梦中的李岩
滔滔不绝
口若悬河
语速极快
思维敏捷
胡吹冒撂
疑似骗子
与现实中的李岩
判若两人
 
 
《梦(981)》
 
梦回中学时代
梦回父母家
我在其中
占有一间
某天
我在里面
藏了一个女生
一个祼体美女
等到夜深人静
让她趁机遛走
我想:这么晚
妹妹一定睡了
结果一出
我房间的门
便撞见黑暗中
默默抽烟的父亲
 
 
《梦(982)》
 
十年后
《伊沙诗集》十卷本
出版
基中一卷是诗剧
由鲁迅《过客》般的
剧本构成
 
 
 
《梦(983)》
 
《新诗典》诗人
来到大东北的一座
三线城市
要办一场朗诵会
我们踩着滑雪板
在城中滑来滑去
我滑到一处
看见一群青年
坐在一起聊诗
其中一位
还引述了我一位
前友的名言
后来
开会的时间就要到了
我还找不到会议地点——
某家书店
再后来
便急醒了
 
 
 
《梦(984)》
 
 
我又回到了大三那年与同学周末劳动时
一起品味师兄苏童小说名字的那个下午
《你好!养蜂人》《飞越我的枫杨树故乡》《乘滑轮车远去》⋯⋯
就像品味诗句一样
 
 
《梦(985)》
 
我把自己的银行卡
交给了一位
已经断交的前友
还告诉他密码
供他在美国上学的女儿
急用
做完这件事我很快乐
 
 
 
《梦(986)》
 
梦里贪官
是个书生
长得像博士
在廉政考试中
考了个第一
 
 
 
《梦(987)》
 
我在看一部
日本足球电影
两个问题少年
(一个强奸了
另一个的妈)
成长为日本
国奥队员的
励志故事
我还是
这部电影的编剧
带着足球与电影的
双重耻辱
 
 
 
《梦(988)》
 
有个国家
好像是澳大利亚
流行在妓院里
谈生意
商人们都扮成
嫖客的样子
进进出出
 
 
 
《梦(989)》
 
梦回西外校园
那里封校了
如同墓园一般
我和一位年轻的同事
穿过H区走廊
他问我:"吴老师
新的一年
您觉得什么最重要?"
我坚定地回答:"和平!"
 
在现实中我从未那么回答过
 
 
 
《梦(990)》
 
我看了一部
真正的好电影
阿根廷影片
2010年奥斯卡
最佳外语片奖得主
《谜一样的双眼》
看完一部好电影的感觉是
这个世界忽然变美好了
仿佛换了人间
哦,我由此想起
昨晚做的那个
被早晨忘记的梦
我去往一个美丽新世界
仿佛沙漠深处抑或
月球表面一样荒凉
但我知道它是美好的
怀着满心的喜悦
 
《梦(991)》
 
毎个人
都必须去一个数据库
在一千种劫难中
抽取一组"九死一生"
 
 
《梦(992)》
 
物以类聚
人以群分
连梦都梦不错
我和老G
走进一家泡馍馆
一头撞见
两位熟人
我心说:"完蛋!
那第三个尴尬人准到
他们是一伙的⋯⋯"
果然来了
我们面面相觑
不知如何是好
老G一把将我
拉出泡馍馆
拉进下一个梦——
 
 
《梦(993)》
 
磨铁读诗会进行中
徐江在念诗
念完后
沈浩波主持道:
"伊沙你点评一下"
不知为什么
我张嘴艰难
忽然不会说人话了:
"徐江吐诗
恰似东方吐露鱼肚白⋯⋯"
"鱼肚白!啊哈哈!"
沈浩波发出
沈浩波式的嚣张大笑
在座者先是蒙圈
继而也大笑起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