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公路(诗8首) (阅读570次)



公路
 
一条小路,穿过废旧的厂区,途经某单位
的围墙和菜地,一排排豆架在路旁,
像衣衫褴褛的队伍。一口池塘,一条不知
何故而停工的公路在中途,路边一所学校。
 
与两年前相比变化很少。我走进新建的
初中部,校门口的白粉墙上刷着:“拥有
知识就拥有明天,失去学业就失去未来”,以及
“还是新飞冰箱好”。这就够了,一个完整的时代。
 
一位路旁的胖子指点着什么,如当年在黑板前
的手势。我认出了他。十五年前,我坐在
教室的后排,张着嘴巴,如一只填饱嗉囊的鸭子,
对知识的饥慌正是恐惧的一种症状。
 
相隔这么久之后,我找到了“未来”,我们的
“明天”也成熟了。年龄和体重翻了一倍,如
政府所许诺的生活水平。我走过操场,却不敢
自信比一个孩子能踩下更深的足迹,如一首歌所唱的。
 
不管那是什么 。我能感到风暴从身边滚过
而不受伤害。我厌倦了那些在山坡上眺望的夜晚,
“未来”曾像云一样压来,并且我养成了
爱说教和空想的恶习,伤害我的生活和诗。
 
十五年!真让人发疯!我像一只反刍的山羊,
呕不出吃下的食物,我的胃里有风,有惊异和
悔恨,却不知悔恨什么。那张着嘴巴的
孩子的形象被一条看不见的河的河水扭曲了。
 
我,一块被误用的土地,踩满粗暴的脚印。
一个阴影,由遥远的过去所投下。一颗
带着记忆和悔恨的心。在路旁卖饮料的老太太眼里,
一位掏钱包的公务员。我在这里悲哀,
 
有着空洞的笑容和得体的举止。
我像这未完工的公路,属于一个时代,一种蓝图,
却因荒谬的错误或资金短缺而停顿,
灰蒙蒙,杂草丛生,躺着,徒劳地,
 
任谁也不能移动不能改变!我站在
岁月中,因谙熟时间的诡计而冷漠,
一次次地打断,被谎言或愚蠢的欲望,装满
创伤和眼泪,以及无数个未来,却从没有现在。
 
2000
 
 
街心花园祈祷
 
我怎能忍受,在仿佛被提高之后,
怎能再下去呢?怎能离开呢?
你说这是命令,“你要学着我。”
 
世界之美在你身内闪耀,你是为此而来的。
我如此难堪,我的上帝躲起来,在平常的
街道,在超级市场的出入口。
 
人群中我忍受。他们冷漠地走向
各自的洞穴,如当年,当人子被钉上十字架后。
你教我说那词,对冷漠,对遗忘,说“爱”。
 
爱能熔化水泥,钢铁,玻璃。我爱。
午后的云燃烧起来。贸易广场附近的转盘中央,
片刻的宁静。难得的开阔地,天空
 
下垂并且倾听。那云如乳房悬在干涸的
喷泉上方。人们离去,或步行或乘车回家,
我呆立在十字街口。我的嘴
 
如街头雕像的嘴,模糊的视线中
没有障碍之物。我的心大声地喊你,
求你不要离弃。我竭力地摇晃身体,
 
“成了”,黑暗如漩涡卷入。求你不要离弃。
我的喊声里有愤怒和恐惧。我枯干如
谷壳,腐败如葡萄,在成熟的天空下。
 
午后的云散去。求你怜悯我狂乱的心。
我学着你,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爱世界,就不能停下,
如你所命,我戴上了美的刺冠。
 
 
日记
 
南方,炎热的夏夜,星星黯淡。
清洁工扫地的声音。偶尔驰过的货车
甚至把时代的脉搏传到小镇。
 
汗濡湿了被单,粘在身上。
我醒来,口渴难忍,残梦如
漏斗,那剩余的魔力使我
拧不开床头灯。在一种体验的
 
持续的阴影中我开始对过去悔恨。
愚昧,狭隘和混乱,这是我对
自己的评语。由于僵硬和迁就,
我远离了智慧,
 
并缺乏应有的机敏感。
脂肪是我的罪孽和积蓄的悲哀。
在来得及认清世界之前就仓促地卷入
 
愤怒的思潮中。不是贤人,不是仁者,
而是喘息的自我的蜗牛为我赢得了名声。
我低估了时代和应有的善。
 
时间递进,越来越亮的天边,
记忆的女儿们聚集在山峦。
日子和日子你呼我应穿过掌心,
经验堆积着增加了折射的光芒。
 
词语须如呼吸一般具有足够的
丰富性和延续感,以至跨越死亡。
由此,我获得了伸展的区域,
“灯光漂白的四壁”不是幸福的局限
而是无穷,忍耐给了我机会。
 
 

 
天气持续地燠热,不下一滴雨,
有时云从这一带经过,好像
要掉下来似的。土地饥渴,似干裂的
嘴唇,蝉是嘶哑的哭声。
 
热啊,肢体与肢体不能接触,
躺在床上,睡不宁,站在
树阴下,也不能平静,模糊的意念,
蒸得干干的,愤怒也连不成句子。
 
如果我是杜甫,我会担心
农家收成。但今年的热
不是政治的一种变体,
而更像教训人要知道渴呵。
 
为什么雨不下来,我们的井
已枯干了,意志如空荡的水桶。
只有愿望,强烈的愿望,就是要
下一场雨。
 
懊悔,蒸发在空中,成鳞状的云,
太阳闪耀,好像上苍的指点,没有人
抬得起头来。你知道我的需要,
却没有给我。
 
到处有火花跳跃,光
从四面八方榨干了我。
不能回顾,不能动弹,时间成了包袱,
人,不得不处于赤裸状态。
 
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我控告自己,
不能停步。你的热照亮了伤害,
不能回避,不能抗拒——
盼望夜到来,盼望风
给我启发,抚平伤口。
 
到现在才明白,我在孤独里
贮藏得太少了。我的思虑
盲目,几乎毁了自己。
 
没有一棵倒下的树能够救我――
撒在地上,叶子满地,白森森的,
好像要烧着了,这是我的象征。
 
快给我黑暗,抚慰的夜,
黎明的母亲,把我提到河里浸一浸,
我就能抬起头来,如阿喀琉斯,
把仇敌踩在脚下。我的心,
我需要的是水呵。
 
2000
 
 
庆幸
 
除了我的罪过,我不应当悲伤什么,
除了我受苦的心,没有什么值得庆幸。
 
2000
 
 
抱怨
 
我历经患难和忧伤,如今,
我把妻子安顿在故乡,等待孩子出世。
 
饱尝了爱的痛苦后,
我把爱寄托给从未见过的人。
 
我抛弃了自己的偶像,
转向肉身的真理,上帝之言
把我拉回,让我在家乡的河边得到休息。
 
我的心已顺从,我的脚步
却在世上漂泊,
我抱怨我是孤独的,没有名声,
 
别人少年得志,而我
将要戴的桂冠真不容易。
 
它长满了刺,所以注定属于
一颗受磨损的额头,“对痛苦的感觉
要多,要麻木。”我颠三倒四,
 
仍然抱怨:我得到的爱具体而小。
我缺乏英雄人物的抽象的光荣,
缺乏媒体的炒作,聚会的鼓掌,进入
大大小小的圈子,陌生人的议论。
 
……一个未长成的胚胎,在
真理的祥光中隐匿,一滴
蔚蓝的颜料,一片在天际
飘扬的雪,还没有接触大地。
 
……我受到严厉的训斥。
请闭上愚蠢的嘴唇,收回
哀求的手,抹干廉价的眼泪。
我为我虚伪的痛苦感到害羞。
 
2000
 
 
搬家
 
我们动身吧,趁月亮和满天的星星,
现在就出发,搬到一个陌生的家,
看着移动的人和移动的风景。
有光照你,妈妈抱你,不要害怕。
 
我们离开田野,离开祖传的老屋,
因为时候已到,不得不乘车迁徙,
像大雁南飞,躲避寒冷的天气。
暂时告别偏僻的小镇,把痛哭
 
留在身后。向前,到一个新地方,
在新的目光下安睡。当你重归故里,
以怜悯和原谅踏上古老的山岗,
大地会更新,天空也接受安慰。
 
2000
 
 
风吹在街上
 
风吹在街上,发出森林的呼啸,
此刻,门窗紧闭,人们围在电视机旁,
像回到洞穴时代,身上裹着茅草,
季节已突然变冷,没有与我们商量。
 
想一想在外面,匆匆驶过的汽车,
行人的脚步踩着黑暗和寒冷……
说吧,再说一说,你知道我爱听,
我愿意与你回到从前,一起跋涉
 
那些艰难的时日,关于梦想、玩具
和丢失的故事。说吧,趁着冬天
说出你的过失,爱或希望,说下去,
不要服输,直到你变成世上的盐。
 
200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