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7年1月12首 (阅读1058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个别的动物》
 
个别的动物注定越走越白:坡上的羊群
去年十头,今年七头,过几天
可能只剩下两头。但没有什么
能阻止它们雪一样的毛色
在浅草间坚持白下来的愿望,坚持不长出
别的杂色。那被寒风冷雨一遍遍
刷过的体毛,饿着肚子也那样
有胃病也那样,脚骨折了还是那样
再过几天再过几天山坡上可能
连一只也没有了。老天眼看着它们
一只只被谁收走,雪一样融化掉,空气中
我们用鼻子嗅了再嗅,像我的泪水
说没就没了
2017-1-31
 
 
《止痛药》
 
屠夫习惯洗手,戏子习惯洗脸,我习惯
用止痛药骗一骗胃疼
我的朋友李白,也习惯写下些喝酒的句子
以引发人们对月亮及白云的想往
长期以来,我暗暗思忖过
自己的胃病与李白的喝酒是何种关系
或者,他的病,只好由我来吃药
这只好两字很没有理由
却有一脉相承的病灶金光闪闪
天下人共同的药书
只有四个字:一洗如初
也问了又问,借酒寄命的李白
是不是也像屠夫与戏子那样洗手又洗脸
洗了手他会再去做什么,洗了脸
还是要与天上的白云和月亮相见?
旧病复发的我,那天在河边
一再想人有病天知否这句话,想通了
止痛药只是用来止痛的,病痛从来就是病痛
2017-1-26
 
 
《认命》
 
落日,落叶,微风中的鸟鸣,这些都深爱
还深究有洞口的石头,石头边
长着几棵竹子,竹叶朝东几片,朝西也几片
如此这般,这个人肯定已活到中老年
我被问:你招呀不招?
其实,我年少时就喜欢上了这种种
老天早就安排好由谁来害我,消沉我,让我
惊醒时已经来不及
现在好了,你们都如意了,我也只好认下这个命
这很不好。却又不知还有什么好。
2017-1-25
 
 
《天马》
 
世上再无天马,天马已死在我心里。
世上有未完成,路向东向西关乎每一条人命。
快甩我一鞭子,让我立地成佛。
快给我四只蹄,让我成为被你反对又无关的那头畜生。
2017-1-23
 
 
《修仙记》
 
早年我尝试过凡人修仙的问题
投靠一座山,一片树林,林下有
一直向上走的流水
我的师傅也是一只松鹤,白云
是每天必读的课本
为了占卦,我几乎砍掉了所有的青竹
竹签上总写着这几个字:来来去去
偶尔想起人间,清风便
又在耳语:要死要活的事
并不是一人得道,就能鸡犬升天
就能吃一次药一了百了
现在,我有一件很着急的心病
我的炼丹术日臻完善
我的失败却如此怪诞,当我吃下了
长生不老药
这长长的命,却要我把苦头再吃一遍
2017-1-22
 
 
《海明威删掉的一段心理描写》
 
海明威在《老人与海》里犹豫再三又删掉的
一段心理描写是:
鱼只剩下鱼骨架了。反正是一场失败
要不要连自己也跳下去喂鱼呢?
这样,肉身是彻底输掉了,但精神
会获得更宽广的胜利。
以后,大海全是血。一个渔汉子永不言败
却也是自以为是的血。
2017-1-19
 
 
《举目无亲》
 
肋间的每一条骨头都像一把刀
混在你们当中,我多像是一个杀手
天下有数不尽的圆滚滚的头颅
天下也有我摸不清底数的刀一样的错觉
2017-1-17
 
 
《拜石为师》
 
找一块石头,认它身藏万卷书
认它行过万里路,认它阅尽人间春色
可以做江山社稷的垫脚
也可以成为精神的胆结石,是病
天上的巫人间的药都拿它不知如何是好
但也有花纹,谁在上面磨刀
杀身取义或者对自己刀刀相逼
它是石,已全部裸露
又认下最后的死寂为结局,面目总是
结仇的模样,总有人在身上
一再地试刀,一再地问:你的前身在那里
你的徒弟又是哪一个
2017-1-13
 
 
《断章》
 
用尽所有的排除法,诗人与杀手唯一的
可比性,是杀手在最后
又补上两枪
这显示了他的专业。我写诗,也有不放心
当文字作出精确的出击,也有人
立即死过去。又故意
写下两句闲笔,像多出的旁批
说这两行,是让谁的心脏恢复心跳
那两枪
要让停下来的心脏再次停下
而最后那颗子弹,也类似于某句出彩的旁批
2017-1-11
 
 
《纸人》
 
吴姨一生无育,剪有无数纸人
你一定会理解
一些生出来的人是纸造的
你一定还会理解,造纸术
与造人术之间有一个神仙下凡的问题
她虚置,有凭空捏造术
纸张中有自作主张的鸟语花香
也有与谁一度再度的春风
签字画押,一张纸发出了最好听的尖叫
2017-1-7
 
 
《剃度》
 
一遍又一遍模拟地把自己的头发削下
举起金黄刀,落下娘生发
有声音在一旁响起:“反对不能理解的举动”
一尘不染,清理门户,为的是让一个囚徒
净身而出
而除草的人正在田地里骂骂咧咧
说大地就是一张皮,皮开见血肉,肉开再生皮
他有经验。他能从一说到零。
2017-1-5
 
 
《打水漂》
 
多像是手上的石片终有一颗会漂往天上
那两人,在河边争着打水漂
这一颗是李白,那一颗是苏东坡
更远的一颗是屈原
多像是,谁还要提头来见
一颗颗石片,箭矢般,射杀着水和空气
半途上,却是拂袖去,不问对岸
多像是两个神在演绎:才华
就是用来打水漂的
什么叫石沉江底,什么就是云水之王
2017-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