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春天新来的夜晚(十五首) (阅读578次)



春天新来的夜晚(十五首)
                          
                             
 
 
 
空中花枝
 
 
一大把年纪了,跑去看桃花
桃花此时正年轻
还是我五十岁时看过的样子
其枝老迈
其叶新鲜。好久没买火车票了
好久没从王孙游
看见桃花,也算是旧情难忘
也算是老友重逢
仰望长空,扶花枝
风景正在成熟,白云刚刚装修过别人的屋顶。
 
 
 
长风几万里
 
 
春天快要来的黄昏,开发区的大道仿
佛变成了幽幽径。从这里遁入混凝土厂房
你可以不
顾堆集成山的包装薄膜,在半成品间
漫步踏青。换气扇将在漫长长的夏日制
造长长风,慢悠悠地吹过头顶。
我有时抬头望向窗口,巨大的白云就
像无边的爱,在灵魂深处泛泛滥
但交给了空无。我在食品工厂走向大
自然
听到机器唰唰地轰响,常常觉得秋夜星
群悬挂挂空中,冒着寂静的热气。
 
 
 
就像,就好像


就像时间往回走,可以见到更多的蓝天
就好像蓝天下,又见到少年时代的恋人
她绚丽的裙裾正在进入一片小树林
就像站在桥上,望家乡的远云
发现自己内心正有一名小男孩,带着
父亲母亲的贫穷,进入正午时分。
就像时间终于告诉我们是谁
谁还记得我们的颤栗,欢笑,眼泪
从遗忘中返回的一个身影
被留下来:白杨树枝飒飒作响
就像要回答我为什么在故乡
无法谋生。
 
 
 
纪念我遥远的诗歌同道
 

看到阳光冲出云层,火车正经过往日
的皇都。
那么多白云乌云,各安其命。天底下
水田里,分布着几个弱小的百姓。

似曾相识的树与树林,连绵千里
好像这里那里,可以放置一段光阴,好像在那儿
可以呼喊她的姓名。
河水,浮萍涓涓东流,每一天都有变幻
大风和倒影。
如此广大的国土,狂飙的生命,热血
变得平静。

美,是永恒的,但极其短暂
小睡片刻,我发现我正从遗忘中缓慢归来
身上再无令人骄傲的光辉。
 
 
 
春日黄昏忆旧
 
 
曾有一次,在凝薰桥上站立
望向千灯镇不要钱的风景
我们永难忘记,感受到爱以古老的名义
还存在于它的中心
方泾桥头的木瓜树还叫木瓜
春风仍摇树枝,放学回家的小学生
依旧是桃李。
拜访顾亭林故居的人们
嗅到书香门第中的烟火味
发现明朝的摇晃
是名词,清朝的田野是动词
在人群中招手的姑娘,带着改朝
换代的爱情微笑
远去而明亮的灯火,为我们安置了春天
新来的夜晚。
 
 
 
雨后黄昏夕照像久睡醒来
 
 
傍晚,白鹭混乱的叫声代替了雁鸣
听信传言,湖面正在发抖。
几只灰背鹤凌空而起,像黄昏里长寿的汉奸
令人诅咒般地饱览旧中国画
之美景。
那稚子不世出,在芦苇荡中僭越
万死不辞的落日。
我挣扎着想起年代久远的祖国,脆弱的
妈妈们。
 
 
 
赠小葱
 
 
小葱,你自称与我青梅竹马,能骗多少人?
今早上海小雨,河南新乡是否也小雨?
小雨没有别的姓名,你不好呼叫着它
在它的姓名中奔跑,好像失恋一样。
你也不好沉默不语,好像失恋一样。
今早我给我的老父亲买药,
小雨陪伴我走了一段路程。显然没有蔚蓝的天空
也看不到花朵在草地盛开,没有一样东西
使时间看起来更美。
如果时间往前推,父亲会进入他人生的壮年
蔚蓝的天空会出现。树林中
甚至会出现甜蜜的约会。我们会轻轻地叫
对方的名字:小葱~,嗯。嗯~~
龚纯?呵呵。我们青梅竹马么?那时
没人这么叫我。那时我有另外一个被叫作
哥哥的名字。
 
 
 
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广种苎麻的那一年
 
 
据说那年西方麻料稀缺
外贸局来人像伟大领袖指导昔日的社员
在钟滚垱一带种下淹没村庄的苎麻。
我们兄弟姐妹七个,整个秋天,都在剥离麻皮
把它们浸入河水。
晚上做梦,我们已经长大了,还在重复那种劳作
河水散发恶臭,麻丝变成城里的衣物。
灰喜鹊大量死去,只有几只野鸽子
站在电线杆上咕哝
继续跟我们一起,在村子里生活。
我能感觉到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最好的夜晚
黑暗而平静。有时月亮清亮
好像可以让所有巡逻的树木,悚然站定。
好像可以教人亲吻。
仍然有鸡鸣,像古代中国那样。仍然有牛哞
留下牛屎。
仍然有农妇,喝下农药。仍然有伯劳消失
又归来,大约还认得
我们这些始终没有被生活解放的面孔。
 
 
 
平原上的冬天
 
 
极其寒冷的天气,每一阵风
都塞进了缝隙。
极其冷静的阳光,照在积雪上。
拆迁房顶的热水器,窗前的瓷猪一动不动地
收集热量。
我想起不想走路,父亲背我去码头
想起关了灯,仍能听见语音。
爱使我们看见平常看不见的东西,不爱
也是一样。
极其荒凉的丘陵,朝终结它的平原奔去。
极其天蓝,白云无声毁灭。
极其喜悦,拥有一副动人的双肩。
 
 
 
欢乐的火车


 
父亲下汉口,带回一辆火车。
最初它总能自行奔跑,转弯
后来,我弄断了塑料轨道,电池也消耗殆尽
只能由我推着它前进,嘴唇
发出路过药铺喘气的声音,下坡则是
一泻千里的哼声。
它没有站台,想停就停
它没有货物,只有背上我的一只手
改变它的行程。
陌生女性的歌声在田野上回荡,喇叭里说
有人在南方讲话。大人们说
一只猫,玩一黑一白两个老鼠。
火车穿过五保户家贞爹的堂屋时家贞爹
又是惊惶,又是哭泣——
我的火车带着春风,残酷地冲击了他的饭碗
来到小河边像牛一样喝水,太阳
沉了下来
洒下几片跟谁相好似的余辉。
 
 
 
春天的王朝
 
 
我几乎快要疯掉,东方的春风
吹开了桃李,却又在撕碎杏梅的裙裾
我朝轰轰烈烈的春天
危在旦夕。
 
我脑子里,装满古老的痛苦
已经两千年了,这世上这么多条路
都被无路可走的大臣无情地走着一一
我恨不能吃了他们,洋芋,山芋,土豆。
 
我恨不能不认识那些分裂后
远去宇宙的闪电。一座又一座山头
逐渐被忽大忽小的雨点
拿了去。
 
接着出现被抛弃的感觉,我的天啦
我真乃孤家寡人!我的灵魂里养着一颗
孤苦无告,左右不是的灵魂,它还强烈要我
去否定,去肯定
 
陈元秀、李煜那种满含热泪的平静。
 
 
 
女同学
 
 
她点亮煤油灯,移向我这边。
她低头,并未看向谁
拿着钢笔手掌支着脸,想她的作业。
她皮肤,是熟麦子的颜色
她笑起来,两颊荡漾出动人的
安静的酒窝。
那时,现在,古老的酒窝也极其少见。
许多年过去了,我好像忘了她的名字
只记得那笑靥。
煤油灯下滋生的无声喜悦。
我还记得我穿着破棉袄,和牛车上的书箱行李
一起回到高石碑中学。
记得台灯没有油,但不缺师长,风俗和
规矩,善良与贫穷。
我世间极其美丽的女同学,一毕业
就没了音讯。
几十年一晃而过,在极其短暂的春天
我想起她来了——她叫常英,董芬或罗振红
类似贝德丽亚采,格丽琴。
她一定在别的地方
微笑着
阳光照彻,像怀念尽头的小山。
 
 
明月书
 
 
如果你们,步入老年,大概我已经死去很久
明月还会无情地来到窗前,不会掉到地上
摔成碎片。
你们观察小区路面,抬头望天空除了它
一无所有。
我哪里还会以宇宙的荒凉感造访你们,造访
也没有脚步声。
走过布满石头,樟树阴影的晚间小径
让人生出人世间那种告老还乡般的
陌生灵魂。
明月下,一时间,诞生满地酒鬼!
久候的阳光少年抽身而去
头也不回
明月却反复来到窗前--
这个感情骗子没有燃烧的时刻
你们仍会好奇地望着它,想点儿什么,
直到天地的立法者到来
将它收走。
夜晚交替白昼。李白交替杜甫。
我完成我的命运。
中年后,我看明月越来越像只猛虎
不可骄纵,不可入怀,摸着它的头
哭泣或倾诉。
睡不着,可以整夜看它在湖中游泳。
当你们年老,它应已穿过千秋万代的人群
增加了一点点人性。
 
 
 
暮晚
 
 
初秋雨后,假装锻炼身体出宿舍
于泪眼桥下车。
阳光安宁地照亮巨大的乌云。
那么多光线,让人感到在这个伟大的孤寂社会里
财富充盈。
纬四路紫薇和菊花正在开放,繁复的花瓣上
暮色在下沉。
穿过外环线,碰到众多求婚的女贞。听鹩哥
在白杨树上发言。
日暮中,秋风初凉。仿佛为晤见中意的女子
经过漫长的孤独,遭遇拒绝。但
竟然,心生喜悦。
河流纵横而不知其名,养着无人照料的
夕照和波纹。
上小学五年级的月亮,也出现在旷野
这周遭,尽是童年时代学习
寂寞成长的选材。
而如此盛大的中年和即将到来的老年
我要等到烟消云散
才真正离开。
 
 
 
京口瓜州一水间
 
 
带着不知天高地远的疲倦
来到江边
瞭望失掉桅杆的客船,如此之多
漂在水里。
带着由它去的疲倦,看到远古的时代
太阳落山,舻舳相会
女子唱歌,倒尿盆。
在京口,在瓜州
世界这么大,穿着普通的衣裳
碰到一块
石头。
女子向江中扔下
她的宝贝。
泡桐花掉在地上,夕照爬上土丘
--天色变暗,好像是说,去吧
不要再回来。烧成灰烬
不要再回来。
这时候,我在想我的祖国和人民
建造了这样的废墟。
各式各样的头颅晃动,在阴道
在子宫。
在被激情和时光摧毁的脸上
疲倦,孤独,将陆续
回到它
漫游的家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