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青春文学月刊 80后诗人联展 | 李成恩  (阅读357次)






作者简介
李成恩,80后作家,纪录片导演。现居北京。著有诗集《汴河,汴河》《春风中有良知》《池塘》《高楼镇》《狐狸偷意象》《酥油灯》等,以及随笔集《文明的孩子》《写作是我灵魂的照相馆》等10多部,另有《李成恩文集》(多媒体12卷)出版。



      李成恩短诗选

       (2006——2011)



汴河,鱼

汴河,洗尽少年欢乐
所以我清澈见底,在异乡从不带悲伤
随遇而安

汴河,少年捉鱼
全是瘦瘦的小鱼,像古诗词一样柔弱
我只是捉在手里

汴河,你的鱼
太小,又活蹦乱跳,我的少年也是
太小,柔弱无骨

汴河,水流十八年来从不改变
我的口音早就改了,自己都不知道
汴河话里的鱼是否还像少年一样活蹦乱跳

汴河,小鱼跃出水面
在十五年后的梦里翻滚,都是瘦瘦的游子
所以你们看到的女诗人都是波光闪闪


汴河,明月考

汴河的月亮比北京的月亮要亮
凡是到过汴河的人都这么说

是的,我从汴河来
我深知月亮是有地域性的
北京的月亮要圆一点
而汴河的月亮有时偏,有时又湿漉漉的
好像可以揉搓,可以抱在怀里浪迹天涯的月亮

我小时候在汴河与月亮对话
我问她:你看惯了两岸投河的夫妻吗?
月亮说:我当然看不惯,因为他们投河时都向我发誓
我是厌弃了人世,我想到月亮上享受余生

天上人间,莫过于汴河上的月亮所述

汴河月又偏又湿漉漉的
照在身上有透彻的凉意,深夜里想起死去的人
他们都在汴河月上集合

汴河两岸升起的月亮
一直跟着我走了七八年,今夜我仰望星空
才发现北京的月亮就是汴河那个投河的月亮


孤山营,植物

这一生,我认定植物是最可信的
孤山营的生活平静,我时常深入到树林深处
一个人,加上身边的树影
我在孤山营的这些日子
都与植物有关,正直,保持野外独立的品格
他们默默地围在你身边
我喜欢他们这样的姿态,不像老板们那样媚俗
更不像学者们那样清高,其实他们都挤在一起
默不做声,这就够了

生活在孤山营,就要善于与植物交流
否则你就要孤独死。我现在学会了好几种植物的语言
我知道植物的内心里没有阴影
因为他们把阴影投射到了地上

我知道的孤山营,也只是这些
植物们,都保持沉默,我也会像你们
在孤山营,把阴影从内心里全部赶走
身外的事我就不管了


春风中有良知

春风中有良知,翻起层层细浪
我看见池塘深处多年前的淤泥,像一个人的内心
羞愧得如此清澈

春风中有良知,翻起枯枝败叶
我看见树木的脸上下翻飞,像一个人的内心
心绞痛绞杀了他的羞愧

春风中有良知,翻起故乡的炊烟
我看见人类的故乡死而复活,像一个人的内心
堆集在小小的黄土坟上

春风中有良知,翻起历史的旧账
我看见马匹掀翻了强盗,像一个人的内心
燃起细浪、炊烟与枯枝败叶   


瑜伽

冥想的力量驱赶了身体的黑暗
我学习一只幼鹅。她进入我体内是前年的事
她的柔软,她的弯曲
一直贴着我的身体,好像要把我从骨头里抽出来

我害怕我会折断,其实我已经获得了幼鹅的灵性
在我生活的光圈里,我摇晃着步子
掂起脚尖,拿头撞击冥想的水面
我想我会掉进湖里,我确实掉进去了
但我没有淹死,我获得了幼鹅的解救

她弯曲的脖子救了我,救我于焦虑的生活
就这样弯曲,就这样持久地置于宁静的湖面

我发现幼鹅扇动想像的翅膀,而我的想像也跟着
一张一合,今年我得了冥想症
我得了幼鹅病

在清晨幼鹅的第一次晨练中,我拍动水波
推开柳树与石桥。我快速整理我的羽毛
把头插入清凉的湖水,我看见整个世界都弯曲了


明末清初

土地因为一场杀戮而重新分配
夜晚因为朝代的更替,而更加漆黑
我回忆明末清初的高楼镇
黑灯瞎火的乡间与明镜高悬的官府
都写着小王国。我还得在强盗们的脸上
写上囚徒,写上英雄与草莽
流氓与贵族则分得更清楚,就像饥饿与绸缎
瓷器与瓦罐,摆在统治者的心里
他明镜似的清楚,但视而不见

土地上写满了皇帝的姓氏
这是最保守的做法,子民在夜里唱歌
荷叶上端坐一个和尚,端坐一个腐朽的朝代
阵阵晚风吹拂虚无的和尚
他是清醒的,怀揣高楼镇
逃向荒凉的内心,隐居的不是知识分子
就是目不识丁的苦命人

我回忆绸缎的历史,我更要回忆土地上的马蹄
绸缎的脖子缠住了美人,美人是可怜的
马蹄踩住了统治者的衣袍,你休想卷走金银财宝
我回忆难产的妇人一声声的哭叫,在明末清初的
高楼镇,在黑暗的朝代,紧紧捂住了嘴
她嘴里咬着一块破布,抓着统治者的手腕

我回忆中的帝王来过,他趾高气扬,说一口难听的
方言,他额头上的汗珠滴在禾苗上,禾苗枯萎
土地上写着他的名字,江湖上写着他的名字
但墓碑上写着咒语,仙人的布袋上写着咒语
弯曲的白鹅,笔直的柏桦,都是虚无主义的隐士
造反的人骑在高楼镇的墙头,兵器落后
脑袋像榆木疙瘩,智商却像白鹅:高贵中透着灵性
身材普遍偏瘦,但柏桦站立在通往后院的小路旁

明末清初的一场细雨,淋湿了哥哥的马匹
他在赶考的路上得到通知,要改朝换代了
强盗做了考官,江湖恩怨成了新的逻辑
学问再好也得洗心革面,先割下舌头
在城门上晾一晾,与游学的外省青年碰面
辩论赛上妖术占了上风,而底下的小动作
却赢得了持久的掌声

高楼镇呀我的回忆加深了妖术的流行
有人死于一声叹息,有人死于一堆路边的野火
更有人穿蓑衣,腰身系一根红绸躺在明朝的棺椁里
他口含夜明珠,脸上描得像个小人儿
这样的回忆已经要了他的命,他的命抵不了猫的九条命
我拿刀在明末清初的门后捅他,他只是一个劲地叫
但气息尚存,还回头咬我,咬那根捅死他的小铁棒


暴雨传

一吨乌云,一吨乌云到底有多重?

打鸣的公鸡扑闪着金色的翅膀
它的鸡冠亦竖起来,在夏日它内心
藏着不灭的激情――暴雨的激情

一吨激情,一吨激情到底有多重?

我在树冠下等待乌云的晚餐
天空布下刀叉、碗碟,还有狂风――
这暴君的餐巾纸,擦了又擦

欢迎暴君下凡,欢迎公鸡乱窜
欢迎在我晚餐前致辞――今天
一个狂风吹起硕大雨水的日子
我认识了在风中急火攻心的老人
而儿童躲在围墙下拉尿,他们
奔跑起来像公鸡,踩着了蜈蚣

一吨蜈蚣,一吨蜈蚣有多少毒汁?

淋一场夏天的雨水,喂饱暴君
喂饱了皮肤病患者无端的渴望

毒液有毒液的方向,先从东向西
再低下蜈蚣的头,踢翻了晚餐的
昏暗的烛光,在黑暗中吃下蜈蚣

现在,我停下了刀叉
我切下的树冠,在盘子里站起来了
公鸡也在盘子里站起来了
乌云也从盘子里站起来了

惟有蜈蚣才知道暴雨来敲门
我起身开门,一吨暴雨砸下
闪电照亮这个人的脸
一张蜈蚣的脸,羞涩如暴君

请坐,蜈蚣脸呆立一边
请容许他先脱下雨披
给你刀叉,请坐先生
请容许他先擦掉脸上的暴雨
现在,你可以吃了
先吃掉蜈蚣的头
再吃掉它的,也就是这位先生自已的
众多乱晃动的细小的腿

虚无传

我到过虚无的家里
虚无的家呀又大又明亮

绿色植物吐着肥硕的嘴唇
这是早熟的特征,我不便指出
其中暗藏的危险,我到虚无家里
做客,我喝下虚无大妈倒的热茶
我与她聊天,虚无大妈对我心存疑虑
这个年纪的姑娘,与我谈人生尚可
但谈尼采就为时过早了吧

我侧耳倾听
虚无大妈阅读量真大
天文地理,马恩列斯毛
大妈都有涉猎,她体态稳重
不像一个虚无的人
她目光温和,仿佛能看见她的内心
她手指洁净,牙齿光滑
虚无大妈虽然老了,但身上的气息
一点都不显老,甚至有年轻女人
甜甜的,盛在盘子里的水果的气息

这完全是区别于夸夸其谈的气息
她是有教养的虚无大妈
她养育了两个虚无的儿子
她是虚无的好妈妈
她是虚无的统治者
与我谈了一下午
直到他虚无的儿子进门
虚无大妈还握着我的手
就像我的亲妈,她老人家温暖的话语
差点让我热泪盈眶

我试着从虚无大妈手里抽回我的手
我发现我根本不是虚无大妈的对手
她握得太紧了,就像握着天使的手
她舍不得放手啊,虚无大妈
她老人家至少六十好几了,但心地善良
脸上皱纹少之又少,笑起来像一个孩子

我的手开始麻木了,我的脑子也隐隐作痛
但虚无大妈还没有停止的意思,她的嘴还在动
我眼冒金星,慢慢地我出现了幻觉
我要崩溃了,我要呕吐了
我挪动椅子,努力稳住摇晃的身体
虚无大妈家的光线渐渐暗了下来
我看见她两个虚无的儿子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像两个虚无的凶手,突然站到了她的身后
我大叫一声,虚无大妈轰然倒下了



      李成恩短诗选

       (2011——2016)


招魂歌咒

我在旅馆的梦里
隐隐听到了招魂歌咒――

“我把肉体寄存给泥土
要的时候你可得还啊

我把骨头寄存给石头
要的时候你可得还啊

我把鲜血寄存给江水
要的时候你可得还啊

我把脑浆寄存给雪山
要的时候你可得还啊

我把眼睛寄存给日月
要的时候你可得还啊

我把体温寄存给炉火
要的时候你可得还啊

只有心我得自己带走……”

――我醒来后
推开窗户
看见雪山缓缓移动
一条薄薄的河流
像是从我的梦里流出

我的魂魄
游走了?
还是回来了?

我守住了
一颗沾满灰尘的心
但我的魂魄
寄存在哪里?
谁又能还我?


草与乌云

一草原的草,一草原的乌云

乌云是天空的全部财产
草是草原肝肠寸断的情人

情人抱着乌云
一个贫困的情人
在灾难的天边散步

灾难破衣烂衫
怎配得上贫困的情人?

乌云配得上天空
因为天空空得只有乌云


寒冷的礼物

草原平坦
小溪反射太阳
我像个外星人
手脚笨拙
不懂人世

寒冷是高原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
我收下
我把寒冷穿在身上
心里
却暖和了起来

我收下过美酒
我收下过石头
我收下过诗集
我收下过子弹

但我还从没收到过
寒冷
的礼物


黑暗点灯

世上有多少黑暗
我就要点多少灯

高原有多少寺院
我就要磕多少头

人呀
总要学会
向高原跪下
总要学会
把油水浸泡过的心
拿出来
点灯



致草原先生

先生,你的脸是太阳切割的
你的脸收集阳光,阳光的意义
正在改变,变得充满了人性

先生,你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笑容
笑容过多的人,让我恐惧
我曾经相信了带笑容的人
但现在,我相信携带鞭子
抽打阳光的人,先生,你在黑暗里
抽打一个躲在媚笑里的人

先生,高原稀薄的空气正合你意
你倔强的嘴角涌出了笨重的爱
你的爱是一整块牧场的爱
在没有成为牧场之前
所有的青草都是没有意义的
在没有见到你之前
所有的诗篇都与你无关

先生,怀抱雪山入睡的那个人是我
我只爱雪山,只爱冰冷的山峰上
那一缕淡蓝色的阳光
在没见到你之前
我认为阳光是金色的
现在,先生,沉默的先生
我才明白阳光是淡蓝色的

先生,你叫什么名字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是草原先生
你是一群牦牛的仁爱的先生
你是我翻过一座雪山又翻过一座雪山
遇到的一片牧场一样辽阔的草原先生



你怎样获得我的爱

我是新寨村石经城的一块石头
我的肉身上
雕凿了美丽的
嘛呢石经

我是20亿块石头中的一块
我是沉默者中
唱歌的那一块
我是挣脱黑暗发光的那一块

如果你来看我
我会流泪
如果你跪在我面前忏悔
我一样会忏悔

泪流满面的石头是我
我压在20亿块石头中
我的肉身
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了

你伸手抚摸我时
我会颤栗
你干枯的嘴唇
说出你的痛苦时
我会说出我更多的痛苦

我终会飞翔
你终会从长跪中获得我的爱


称多县

我进入称多县境内
我进入了神与鹰的故乡
我的心跳每一秒都在加快
好像要跳出我的心脏

当我的镜头里出现她
还有她与她的小伙伴
身披绛红的火焰
向我飘来
与世无争的美呀
让我顿悟

如果我生在称多县
我一定会与她一样
在高山上
白云下,经幡围绕的寺院
做一个80后尼姑

寺院里的云朵
有着粉红的脸
她的羞怯
属于称多县
她鲜红的嘴唇
属于称多县

而我的羞怯
留在了故乡
我挣扎的灵魂
大部分丢在了北京城
只有一小部分
跟随我来到了称多县

我小部分的灵魂啊
在称多县的山上
飘浮
像失去了重量的白云
也就不需要
再苦苦地挣扎了


我的寺院

白天我进入的寺院
到了夜里
它随我进入了我的体内

白天我不曾下跪
夜里我大胆地跪下来了
我终于跪下来了
对着神灵
我干枯的眼睛里涌出了
泉水一样清澈的泪水

我向神灵说出我的罪过
我身为人的罪过
人啊
有多少罪过就有多少泪水
我的泪水盛满了一个银碗

早晨起床
我端着一银碗的泪水
一饮而尽
我沉重的肉身
好像脱掉了多余的部分

从窗口望出去
一条河静静流淌
我怀疑是从我体内流淌出去的

而不远处的蓝天白云下
一座寺院
我确认它是那座
从我的体内
又回到了山上的寺院


我的名字

我的名字,说起我的名字
总有一些典故

其实每个人的名字
都有一段与生俱来或后来的故事

远方来信,上书承恩
我照此收下,从不打回
因为这个人也是我

印在纸上的名字
也偶有承恩之误
莫非我前生就是那个男人
写尽西游事,不知后来人

吴承恩与我常常有穿越
就如唐僧突然叫我徒弟
我下意识答应了一声

这一天,终于来了
我跪下叫师父
拙火的成就者――都穆曲杰仁波切
赐我皈依法名――噶玛西然措

外公赐我成恩之名
我把我的凡俗交付
挣扎、奋斗与疼痛
都与这个名字有关

师父赐我噶玛西然措
那是智慧海的美名
挣脱、感恩与寂静
都与这个名字有关

那一天,我到国家画院
面相如佛陀的卢大画家
他笑言――朝鲜有个人叫金正恩
那你莫不是韩国人?

噶玛西然措是我
是唐朝的我
是西域的我
是我灵魂里的另一个我

经典与舍利塔
伴我智慧海之名
顺境与逆境
都是我成恩之境
我归依上师
我归依佛陀
我归依圣法
我归依僧宝
我是噶玛西然措
我是智慧海的化身

外公赐我成恩
众生赐我承恩
师父赐我噶玛西然措
都是我的名字
都是我的诚心与信心

名字的衣钵
活着时像一只饭碗
端在手上,食物与水
仁爱与悲伤,都盛在这只碗里
死了刻在墓碑上
如果还有一丝灵魂留存
那全在这浅浅的姓氏里
在另一个世界也是我智慧海的化身


 
十位80后诗人评论李成恩诗歌(节选)
 
回到李成恩的具体的诗歌作品上,我们不得不惊讶于她出色的自我建构的能力。一个多样的自我因此浮现在李成恩的诗歌中,这是值得赞许的,因为自我的多样性不仅意味着诗人想象力和修辞技巧上的多样探索,更重要的是,它也许意味着诗歌与现实生活发生着多重的联系,诗歌最终不是要构建一个超越我们自我的“独立世界”,而是使我们更清晰地发现和理解我们和这个世界的关系,我们可以成为什么以及是如何成为的。
——杨庆祥(80后诗人,文学博士,青年批评家)

在80后诗人当中,李成恩的写作既不着意凸显女性特质、又在相当程度上与青年写作所难以完全免疫的稚嫩、偏执、和褊狭分道扬镳泾渭有别。《高楼镇》系列诗歌对乡土中国的审美洞察飞光沉彩闳中肆外,有效地避开了乡土书写当中那些廉价意象、热门情绪、和抢手题材堆积起来的浩荡雷区,大大激活了乡土书写的探索品质和现代官能。
     ——彭敏(80后诗人,北京大学文学硕士)
 
李成恩不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这一点在我与她于西安初遇的第一天我就知道。第二届中国诗歌节似乎有意让诗人们成为观众,而不是主角,于是我们就安贫乐道、自得其乐,在剧场和景区之间游荡。在这样游荡的大部队或者小团伙里,却时常缺少李成恩的身影。她以各种理由缺席,或者拖延到我们在回民街的夜夜笙歌已经散场,她回复的信息大概还会重复“过一会就出来了”。她把自己关在酒店里,只做一件事情:写诗。 她对诗歌的热爱从诗歌产量中得到了明证。与此同时,她的诗歌的质量也一直保持着令人警惕的高度。在西安,她和我说要写十首诗送给这座古都,我微微一笑,而事实上她五天内超额完成了任务,收在这本厚厚的诗集里的《大慈恩寺》、《曲江流饮》等十一首不出意外就是那时的作品。记得读到《大慈恩寺》里这样的句子——我踏进大慈恩寺的庭院/一头撞进了晨钟暮鼓的教诲里/唐代的教诲穿着袈纱/我抱着玄奘一样的铁钟/敲打曲江新区的湖面/我看见大雁塔站起来,摇摇晃晃/抱着我叫太子李治——我心头一惊。这种惊讶不是此刻作文时故意泼溅开的矫情,而是对这首诗歌进入历史意境的顺畅与深入的惊叹。作者从旅居的长安古城的废墟出发,挣脱现实,一路穿过大慈恩寺的庭院,穿过市街和城门,到达了叫李治的太子和帝王。接着,她将作为“李家的女儿”,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在虚构的家谱与矛盾的个体之间,展开想象与思索。最后,“一个穿袈裟的女子”的形象的营造让人觉得只要悲慈之人,无论男女,皆可成佛。而这位“女佛”似乎又有些忏悔镶嵌在诗句里,只是这些忏悔已经不再面对作为叙述起点的虚幻的长安,而是面对让她拥有生命的亲人,或者是除己之外的整个世界。
   ——肖水(80后诗人,复旦大学法学硕士
 
“高原”在李成恩笔下既指地理学意义的“高原”,又指诗歌艺术和精神、心灵世界的高原,象征着诗人的精神高地,而向高原攀登的过程则象征着诗人追寻自我、精神救赎的努力和对自由的追求与对世俗的超越,地理学意义上的“高原”与艺术、生活的高峰形成对应和隐喻。在地理学意义上的“高原”上,人的视野更开阔,灵魂能得到洗礼,心灵可以挣脱世俗的羁绊,实现真正的自由。因而,“在高处”的人生姿态则既象征着登高望远的视野,又象征着灵魂的超脱、精神的自由。
 
——罗小凤80后诗人、青年批评家、文学博士、教授、硕士生导师) 
 
 李成恩的诗有着我们这一代少有的历史意识和文化自觉。读她的代表性诗作,我看到的是语言之外的诗人的开阔情怀。还有爱,生而为人对世界的自然的爱,和好奇,对时间的好奇。爱与好奇,源于单纯。越单纯的诗人,越易理想化。这样的诗人,不会很多。她无疑是我们这辈诗人里的第一梯队成员。
 
 ——阿斐(80后诗人
 
从“汴河”开始,李成恩就是一个旗帜鲜明,气质硬朗的“闯入者”,随后就是“塔尔可夫斯基”系列,然后是“孤山营”,这一个个耀眼的符号,使李成恩的闯入越发虎虎生风起来。我不知道今天的中国诗歌对年轻的一代,对新世纪的一代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在李成恩身上,我看到了信仰的力量。坚硬、笃定、勇往直前。可以说,李成恩和她一系列立场鲜明的写作,成为80后诗歌对中国诗歌的有效代偿。有人说她是一个“电影镜头语言诗人”,而我,更愿意把她看着是“灵魂镜头语言诗人”!
 
     ——丁成 (80后诗人,青年批评家)
 
李成恩所提出的胭脂主义,有对男权文化消费的批判,有对时间的思考,也有对空间的重视,在当下男权为主的语境和文化消费霸权中,她试图建立的一种新的透明度和可视性,用审美的“照妖镜”来照这个纷繁的世界和自己。我想,她是想通过“个体”的在场来“看”与“被看”。并通过女性的、古典的、传统的诗歌来建设和修正当下的人文环境和诗歌写作。
当然,在新世纪里,这样的举动已经算不上离经叛道,虽然承担着一定的写作的风险。可贵的是,她的姿态是在为摆脱女性诗歌的尴尬语境而努力,这种“主义”的出现,相对那些粗鄙怪异的“主义”和黯淡狡黠的心理,让我感到有一种“流水般的轻柔与感动”。
    ——罗铖(80后诗人,成都市优秀青年教师)
 
 所谓的灵性,就是灵性真我与个性自我连接时的艺术的显现。我说的是她精神中大气的、可以落实显化并被传递出去的来源和基底,并非说她所有的诗中都在显现真我。李成恩在许多诗中,也展示、经验着人性的困惑、不解、愤怒、批判,那是必经之路。她并没有掩藏自己的情绪——除了绝望。这不代表她没有这种经验,而是她看见了,注视了,她拥有“转化”的强大的武器,听从内在的光的指引——绝望是岩壁,是用来面对与被破壁的。当她的目光穿越绝望,聚焦于绝望背后的神性的光与爱的存有,这样的目光就足以刺破绝望的岩石,爱和光才能从绝望的漏洞中,自背景里渗透出来,溢满人心。此时绝望才得以退出焦点,成为背景。她深知:唯有希望才是用来传递的。
 
     ——巫小茶(80后诗人,影评人)
 
如果说新颖性是在破坏传统中获得的,那么李成恩属于是在潜入、梳理和重构传统的过程中,获取了她的诗歌的“新颖性”,不提及现实,而是力图——有时做到——重新创造现实,这使得诗人李成恩的现代性的先锋面孔,得以清晰而具体起来。
      ——纳兰80后诗人,青年批评家
 
2011年,由我策划发起的银川国际青年诗会上,李成恩从众多的青年诗人中脱颖而出,荣获金奖,当时写给她的授奖辞是:李成恩被称为电影镜头语言诗人,她的诗歌充满了故事性,语言猛力而沉着,抒情却又暴烈,她在诗歌精神上的独立性,完全体现了她个人化的探索活力,她的写作是闪烁着80后女性光芒与精神高度的写作。如今6年过去了,用这段话再次褒奖她,愈加精准,甚至显示出了历久弥新的价值。
                     
       ——王西平(80后诗人,美食作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